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研究

王利明:天外飞石归谁所有

2015-11-06 09:33:18 浏览次数:1681

v来源:中国民商法律网

作者: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现代社会,随着人类探索自然能力的进步,万物皆有其主,几乎很少有物需要借助古老的先占规则确定权利归属。但对于天外飞石,在其落地前,人们无法对其进行实际占有,而落地之后,是否适用先占规则,成为法律上的一道难题。

2011年7月,新疆阿勒泰地区发现了中国第二、世界第四的铁陨石。当地政府发现后,认为陨石应归国家所有,便将该陨石拉走。时隔一年半后,当初向科研单位报告了陨石具体位置的两位哈萨克族向导海拉提·阿依萨和加尔恒·哈布德海,委托律师状告政府,索要陨石。其理由是,陨石由其最先发现,依据先占规则,陨石所有权应当归其所有。

据媒体报道,新疆曾多次发生陨石坠落事件,并因陨石的归属问题引发了多次争议。天上的星星掉下来,究竟应当归发现者所有,还是归国家所有,抑或归二者共有?由于现行的法律对此缺乏明确规定,因此,在两会上,曾有一些人大代表为此提交议案,呼吁制定专门立法,规定陨石归国家所有。

在法律上能否一刀切地宣布所有陨石都归国家所有?依据《宪法》第9条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依据《宪法》的规定,《物权法》第48条进一步规定:“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但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除外。”不少人认为,陨石源自大自然,是自然形成的,本质上属于一种自然资源,当然应属于《物权法》第48条所规定的“等自然资源”范围。在现有其他法律条文没有明确规定陨石性质、归属的情况下,应将陨石视为《物权法》第48条所规定的“等自然资源”范围。

我认为,这一看法不无道理,但并不能据此认为,所有的陨石都归国家所有,只有那些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才有必要归国家所有。虽然《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使用了“等”字,但这两条列举的典型形态是矿藏、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形态,按照“明示其一,排斥其他”(expressio unius exclusion alterius)的规则,只有与列举事项具有相同性质的物才能适用该规则。如果不属于法律文本中明确提及特定种类的一种或者多种事项,可以视为以默示的方法排除了该种类以外的其他事项。虽然《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使用了“等”字,但这两条列举的典型形态是矿藏、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它们都是重要的自然资源,而非价值较小的自然资源。陨石虽然属于自然资源,但要归属到《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所规定的“自然资源”范畴,其必须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

从目的解释和体系解释来看,法律没有必要将没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都规定为国家所有。从《物权法》第48条、第49条的规定来看,其规定某些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要么是因为此类自然资源具有重要的价值,要么是出于保护特定的野生动植物资源的需要,并非所有的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例如,《物权法》第49条规定了“野生动植物资源”归于国家所有,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将路边的野花、野草都归属于国家所有,只有列入国家相关法律保护范围的动植物资源,才归属于国家所有。陨石也属于一种自然资源,在确定陨石的法律归属时,原则上也应当按照《物权法》上述规则的目的进行。从实际情况来看,陨石的类型多种多样,并非所有的陨石都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小块的陨石可能不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和其他价值,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出现了陨石市场,从而为这些小块陨石的交易提供场所。因此,对于那些没有科研价值的陨石,从《物权法》保护私权的理念角度出发,也没有必要将其归属于国家所有。

但是对于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还是应当依据《物权法》第48条的规定,认定其属于国家所有:一方面,陨石在性质上确实属于自然资源,凡是具有重要价值的陨石,应当归属到《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所规定的“自然资源”范畴,此处所说的“重要价值”,主要应当是指科研价值,而非经济价值。对于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将其归属于国家所有,有利于国家的科研活动,有利于探索未知的世界,实现人类的福祉。如果适用先占规则将其归属于个人所有,则可能影响相关科研活动的进行。我们说陨石应当作为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并不是说要过度扩张国有的范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考虑到了对陨石充分和有效率的利用。通常,陨石属于高度稀有的自然资源,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针对陨石的科研成果很可能带来重要的公共福利。如果将坠落的陨石都规定为属于发现者所有,则发现人可能在向国家科研机构转让过程中要价过高,进而影响相关科研活动的开展。另一方面,从经济学上看,法律之所以确认和保护财产权,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激励财产权人去创造社会财富。但对于陨石这样的自然资源,其通常是因为偶发因素产生并被人们所发现的。换句话说,这类自然资源并不需要人们付出巨大的成本去创造和发掘。因此,法律就没有必要通过赋予发现人所有权来激励陨石财富的创造。当然,依法给予陨石发现人一定的奖励是妥当的,这有利于鼓励发现者积极向国家报告这样的自然资源,也有利于国家及时保护和利用这样的财富。[1]对于陨石这样的偶发自然资源,其出现和利用并不在人们对财产的通常预期和规划之中。因此,将其确认为国家所有,并不会影响人们正常的生产活动和生活安排。

还应当看到,从比较法上来看,对于重要的陨石,各国也一般将其纳入国家保护的范围。例如,对于具有科研价值的陨石,澳大利亚等国将其视为文化遗产,严禁其运出国门。我国1995年颁行的《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作为部门规章提到,陨石作为奇特地质景观应予以保护。我认为,应当将陨石解释为《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所规定的“自然资源”,在这些规定中都用了一个“等”字,表明立法者已经预料到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些新的自然资源。具有重要价值的陨石符合《宪法》第9条和《物权法》第48条的规定,在该条“等”字所保护的范围之内。关键问题在于,将陨石收归国有,有其法政策上的必要性。因为陨石属于稀缺资源,具有极大的科研价值。国家虽然已经开始外太空探索和探月计划,但要从月球和其他星球取回岩样,不仅耗资巨大,而且还遥遥无期。

在陨石争议发生之后,曾经有不少人建议,应当通过立法的方式确定陨石的归属。是否需要专门立法对陨石的归属专门作出规定,值得探讨。我们认为,并不需要通过立法的方式解决陨石的法律归属问题,而可以尽量通过解释现行法律规则的方式,确定其法律归属。我们必须看到,制定法律是有成本的,而且成本较高。一部法律不仅仅是立法的成本,还有适用法律的成本。法律太多,则显得杂乱无章。试想就解决自然资源归属问题,相关立法已经很多,如果每一种自然资源都要单独立法,则不仅导致重复,而且引发混乱。如果每一种自然资源都要单独立法,则将来势必出现诸如黄金法、白银法、青铜法、稀土法、钻石法、乌木法、陨石法等多如牛毛的立法。立法并非多多益善的,繁杂但又不实用的法律,不仅将耗费大量的立法成本,也使得有些法律会形同虚设,影响法律的权威和对法律的信仰。《法国民法典》之父波塔利斯在两个世纪前就曾告诫后世的立法者:“不可制定无用的法律,它们会损害那些真正有用的法律”。这句话在今天仍然有相当的启示意义。

其实,在立法者已经在法律中作出设计的情况下,只要法律能够涵盖,就不必制定新的法律。立法应当重点解决社会生活的主要矛盾,但显然不是要去规范社会生活中的一切问题。在社会生活的基本法律确定之后,再通过一定的法律进行必要的配套,再辅之以法律的解释。如此,就可以解决社会生活的规范问题。立法机关的法律解释也是一种立法活动,但多年来,我们只重视立法,而忽略了法律解释,其实,法律解释的成本低廉,但功能巨大,法律解释活动越发达,科学性越强,成文法的生命力就越长久,其在社会生活中的规范效果就越明显。法律解释活动还可以有效地克服成文法的漏洞,弥补其不足,成为克服成文法刚性和僵化缺点的”润滑剂”。所以,我认为,从陨石的归属争议可以看出,今后不仅要强化立法,更要注重对现有立法的解释,如此才能实现立法资源的节约。

通过法律解释,我们认为,对于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依据《宪法》和《物权法》的有关规定,其应当属于国家所有,对于并不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陨石,则不应当归属于国家所有,而可以确认为发现者所有。当然,即便确认部分陨石归属于国家所有,对于发现者的利益也应当给予必要保护,国家应当按照陨石的价值给予相应比例的奖励。一是如果发现者进行了勘察、定位等劳动,应当奖励。二是对发现者的奖励有助于鼓励人们保护陨石,这也是社会生活经验的总结。

 

(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