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国际资讯

仲裁裁决俄政府赔尤科斯三股东500亿美元

2014-08-06 10:21:20 浏览次数:1550

 

来源:和讯网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崔铮

7月28日,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发布最新裁决,在历经9年的漫长审理后,“尤科斯公司诉俄罗斯案”的最终裁决出炉:俄罗斯政府要在2015年1月15日前向已破产的尤科斯石油公司的前股东支付超过500亿美元的赔偿金,判决立刻生效,赔偿需在半年内执行。

俄政府恶意使尤科斯破产被诉

尤科斯石油公司曾是俄罗斯最大的石油企业,市值一度高达400亿美元,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曾担任该公司的总裁。他被称为当时最有名的“七大寡头”之一。但霍多尔科夫斯基旗下的尤科斯公司在外交事务、能源分布问题上屡屡与普京政府背道而驰,严重影响了政府政策的效果,危害国家经济的发展。

2003年10月,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入狱。2005年,他因窃取国家财产、欺诈、恶意违背法院裁决及偷逃税款四项罪名获刑8年。5年后,又因“偷窃290亿美元原油以及通过犯罪渠道洗钱”的罪名被追加刑期。然而在2013年12月霍多尔科夫斯基却获普京特赦出狱。

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期间,被称为普京密友的谢钦参与了对其全部的法律诉讼,他不仅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局主席,用270亿美元买下了尤科斯公司全部的股权,还创办了贝加尔财务集团公司,用这个公司主持了尤科斯公司最大子公司的拍卖会。

“尤科斯公司诉俄罗斯案”仅系为表述便利而使用的统称。本案实际是三起案件,申请人分别是尤科斯公司的三个股东:胡勒公司(Hulley Enterprises Ltd.)、尤科斯环球公司(Yukos Universal Ltd.)和石油老兵公司(Veteran Petroleum Ltd.)。被申请人均为俄罗斯政府。

2005年2月,三个申请人分别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俄罗斯政府赔偿至少1142亿美元。三起案件由同一仲裁庭审理。仲裁庭主席由加拿大律师Yves Fortier担任(由国际常设仲裁院秘书长指定),另两名成员分别是瑞士人Charles Poncet博士(由申请人指定)和来自美国的Stephen M.Schwebel法官(由被申请人指定)。

仲裁庭组成之后,首先就程序问题举行了5次听证会,作出了18个程序性命令。2008年秋天,仲裁庭就管辖权问题在海牙举行了长达10天的听证会。

2009年11月,仲裁庭就管辖权作出了长达200多页的临时裁定。2012年10月至11月,仲裁庭在海牙就案件实体问题举行了为期21天的听证会。

据统计,当事方在仲裁中提交的书面陈述超过4000页,听证会的记录超过2700页,同时当事方还提交了8800份证据材料。

俄罗斯管辖异议被仲裁庭驳回

海牙仲裁法庭所作出裁决以及所引述的理由与2012年7月斯德哥尔摩国际仲裁法院作出裁决的理由相一致。后者认为当年俄政府对尤科斯公司施以重税的行为是为掌控该公司的资产及将其转移给俄石油公司的“序曲”。海牙仲裁法庭认为,俄政府用强制的手段征用了尤科斯公司股东的投资,违反了《能源宪章条约》。

申请人一方聘请了号称“全球仲裁第一人”的盖拉德和法籍伊朗裔女律师巴尼法塔米,提出了一长串证人名单,声讨俄罗斯构陷尤科斯。其中最有力的证人当属普京前首席经济顾问伊拉里奥诺夫。他在法庭作证,俄最高检察院组织了由50人组成的特侦组,列出十大毁灭尤科斯的理由。相比之下,俄政府方未派出一名本方证人出庭宣誓作证,并且所宣称的证人不能出庭的理由较为牵强,未能得到仲裁庭主席的采信。

俄政府代表就管辖权问题当庭提出了异议。他们指出,俄政府早在2009年8月6日就由时任政府总理的普京签署命令,宣布俄拒绝加入《能源宪章条约》。因此,该条约并未对俄生效,仲裁法庭无权受理,更不能以违反该条约作为宣判的理由。该案应转交具有管辖权的英国(俄石油公司在伦敦上市)或俄罗斯的税务部门审理。仲裁法庭认为,虽然俄政府正式拒绝加入能源宪章条约组织,但在1994年的时候,俄罗斯曾签署过该文件。签字国不能以其国内法为理由,让《能源宪章条约》沦为一纸空文。

俄政府代表在法庭上指出,申请人一方曾就该案向俄罗斯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提起过控告,并且欧洲人权法院已给出了结论,认为当年俄政府对尤科斯公司的征税行为是合乎法律规定和公正的。因此,申请方再就此案向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提出仲裁,违反了《能源宪章条约》中的“岔路口条款”(对于国际仲裁机制,外国投资者有权进行选择。但一旦选定了其中的一种方式,就不能再使用另外一种)。申请人一方的律师对此进行了驳斥,并得到了仲裁庭的采纳。

有关法律专家表示,俄罗斯政府只有有限的理由向仲裁法庭提出复审要求,而其上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仲裁法庭“一旦裁决后当事双方必须接受裁定”。在裁决下达的当天,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明:“俄罗斯将通过所有的司法渠道来捍卫自己的立场。”

三股东何时拿到赔偿尚存悬念

虽然海牙国际仲裁法庭给出的裁决金额仅为申请人要求的一半,但申请人仍对此表示满意,他们认为,俄罗斯当年非法没收尤科斯之后,大多数股东的投资损失完全得不到赔偿。判决对已努力争取10年的股东而言,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霍多尔科夫斯基同样满意仲裁结果。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尤科斯股东有机会挽回损失,实在“美妙”。他本人并不涉及这桩官司,不会寻求从仲裁结果中获取经济利益。

俄罗斯政论家韦罗尼卡·卡拉什尼科娃认为,尤科斯案的裁决结果在西方对俄罗斯制裁施压的精确时间节点出台,这显然是西方的一种制裁形式。但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奥列格·马特维切夫认为,常设仲裁法院此时公布裁决结果只是巧合,尤科斯案拖了很久,舆论注意力有所降低,裁决结果在马航空难和制裁升级的阶段公布,让俄方有些措手不及。

俄罗斯财政部在官方网站上表示,将对这一结果提出“上诉”,认为仲裁法庭的裁决存在政治偏见。这意味着,尤科斯公司的股东们还要面临着长时间的等待和海外追债行动。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为之努力了将近10年。

俄罗斯的分析人士提醒大家不要忘记1991年俄政府与瑞士NOGA公司的合同纠纷。1991年,在俄罗斯经济困难时期,瑞士的NOGA进出口贸易公司与俄签署了一项易货贸易合同。后来俄罗斯单方面中止执行合同,致使NOGA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濒临破产。斯德哥尔摩国际法庭于1997年作出裁决,俄罗斯政府向NOGA公司赔偿6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一法律程序由法国司法部门协助执行。

自裁决下达后,俄罗斯拒绝偿还所欠债务。法国司法部门大动干戈,将俄罗斯驻法国大使馆、商务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俄驻法官方机构的账户全部冻结,这令俄政府大为恼火。该纠纷以俄政府对瑞士公司进行了部分赔偿而了结。

时至今日,面临欧美国家因乌克兰问题导致的新一轮更加严厉的制裁,在俄政府因为尤科斯案有可能遭到海外资产被冻结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很有可能会仿效上述合同纠纷的解决方式。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解决的过程会是波折的,时间也将是冗长的。

无论未来结果如何,该裁决都会对俄罗斯带来负面影响。在马航飞机在乌克兰东部坠毁、欧美国家宣布对俄将进行新一轮严厉制裁及国际仲裁法院对俄作出不利裁决的背景下,俄罗斯的投资环境和资金外流的情况令人感到担忧。

(作者系莫斯科国立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博士研究生)

(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