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机动车保险合同争议案

2013-12-20 10:44:17 浏览次数:5248

 

案例名称:机动车保险合同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30509cietac2012

案例类型:保险合同

裁决机构/年份:贸仲/2012

关键词:机动车保险 交通事故 维修费 施救费 理赔 证据不予采信

案例摘要:

投保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了《机动车保险单》,在保险期间,投保人驾驶该机动车发生了交通事故,经公安局交通大队认定,投保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投保人向保险公司报案后,经其同意将受损车辆进行维修并垫付了本次交通事故全部维修费及其他费用,但保险公司未依法理赔。因此投保人提起仲裁要求对方支付车辆修理费、施救费、差旅费并承担本案仲裁费。保险公司主张,车辆并非必须施救,且施救费发票并非正规救援公司开具,更无价格依据因而拒绝承担;且修理费用明显过高,部分修理项目是虚列的,保险公司仅同意赔付部分款项。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申 请 人:龙英

被申请人:保险公司

一、案    情

(一)申请人诉称:

申请人向被申请人为其所有的金怀京123小型轿车投保机动车辆保险。2009年6月11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签发了保险单号为12345678的保险单,载明承保险种有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率特约、车上人员责任险等险种。保险期限自2009年6月12日至2010年6月11日。当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交纳了保险费人民币2,887.25元。

2009年11月10日,申请人驾驶保险车辆行驶至密云县冯家峪镇石佛村路段时与林雨驾驶的夏利牌小轿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申请人车辆和林雨车辆都损坏及林雨身体受伤。经密云县公安局交通大队认定,申请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报案后,经被申请人同意受损车辆进行维修,维修费用为人民币17,385元。申请人垫付了本次交通事故全部维修费及其他费用。被申请人至今未能依法理赔。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如下: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车辆修理费人民币17,385元;

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施救费人民币1,500元;

3、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偿付为办理本案支出的差旅费人民币500元;

4、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费。

(二)被申请人答辩意见如下:

被申请人对于申请人所有的京123号车在被申请人处投保,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这一事实没有异议。

1、申请人在出险后被申请人及时对承保车辆进行定损,确定损失为人民币5,884元,申请人提出的修理费用明显过高,故被申请人同意向申请人支付保险赔偿金人民币5,884元。

2、根据车辆的损坏程度,被申请人可以确定该事故车辆并非必须进行施救,且申请人提供的施救费发票并非正规救援公司所开具的,更无价格依据,被申请人不同意承担。

3、申请人的差旅费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缺乏相应的证据支持,被申请人不同意承担。

4、被申请人从未拒绝对申请人进行赔偿,并一直积极努力与申请人联系赔偿事宜,被申请人不同意承担仲裁费用。

(三)申请人补充意见如下:

1、事故发生后,被申请人未依法及时定损理赔,定损单没有申请人的签字确认或第三方的评估,以此抗辩修理费数额高于实际损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2、被申请人提供的事故车照片没有申请人的签字确认,被申请人依据照片确认修理项目并未实际损失不科学,也与事实相违背。

3、根据《保险法》第66条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费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因此被申请人未及时履行赔付义务,由此造成的申请人的差旅费和仲裁费应由被申请人承担。

二、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本案保险单

仲裁庭注意到,本案保险单是2009年6月11日,申请人作为被保险人、并经保险公司北京市朝阳支公司盖章确认后订立的,保险单号为1234567。申请人为其名下的京123号金杯小型普通客车购买了保险,保险费共计人民币2,887.25元。双方对保险单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均予以认可,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该保险单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仲裁庭认定,本案保险单真实有效,可以作为判定本案的依据。

(二)关于本案争议焦点

1、关于本案事实

仲裁庭经审理后对以下事实予以认定:申请人的被保险车辆于2009年11月10日在密云发生交通事故,申请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随后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报案。之后,申请人对被保险车辆进行了修理。

仲裁庭注意到,被申请人对本案事故发生的事实,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以及申请人在事故发生后向被申请人报案等事实并无异议。

2、关于双方之间的争议

申请人主张,在事故发生后,申请人为了对车辆进行施救,花费了施救费人民币1,500元。并且,在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报案后,经被申请人同意对车辆进行了维修,所花费的车辆维修费为人民币17,385元。申请人认为上述费用应根据本案保险单由被申请人承担。

而被申请人则主张,车辆并非必须施救,且施救费发票并非正规救援公司开具,且修理费用明显过高,被申请人同意仅赔付人民币5,884元。

申请人为证明施救费用,提交了一张北京汽车维修公司开具的金额为人民币1,500元的发票。仲裁庭注意到,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为2009年11月10日,而该发票日期为2011年9月26日,与事故发生时间间隔近两年之久。另外,发票项目内容仅为“施救费”,并未详细说明施救的内容、地点等,不能证明与本案所涉交通事故有关。因此,仲裁庭认为,该发票无论从时间还是内容均不能证明是因为本案所涉交通事故而发生的费用,仲裁庭对于此份证据不予采信。

申请人为证明修理费用,提交了北京汽车维修公司开具的金额分别为人民币9,900元和人民币7,485元的发票两张,以及维修车辆材料明细表统一结算<凭证附件>两张和汽车维修施工单< 代结算单>一张。其中,材料费为人民币12,185元,工费为人民币5,200元。被申请人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并列出了对20项材料、4项施工共计24个维修项目的异议,提出上述项目是申请人虚列的,另,被申请人同时认为其他实际损坏项目价格明显过高。

仲裁庭注意到,申请人提供的上述证据中,发票的开具日期是2011年9月26日,距本案所涉交通事故的发生时间2009年11月10日将近两年。另,庭审时,申请人出示了维修车辆材料明细表统一结算<凭证附件>和汽车维修施工单< 代结算单>的原件,仲裁庭注意到,首先,三张单据的日期2009年12月22日都有明显改动,其次,三张单据均注明有颜色不同的四联,其中用户联是白色的,而申请人出具的原件颜色均不同,且没有一份是白色的用户联。对于上述现象,申请人均未作出合理的解释,亦未提供新的证据予以补证。因此,仲裁庭对申请人的上述几份证据均不予采信。

仲裁庭同时注意到,被申请人提供了定损时的“机动车辆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但是仅有被申请人盖章,并无申请人签字确认,也无修理厂的签章,因此仲裁庭对被申请人的此份证据亦不予采信。

(三)关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1、申请人的第一项仲裁请求

申请人的第一项仲裁请求是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车辆修理费人民币17,385元。如上所述,鉴于仲裁庭对申请人提交的修理费证据不予采信,仲裁庭无法支持申请人的请求金额。但是,被申请人表示愿意赔付人民币5,884元。同时,申请人在庭审时提出虽然保险公司在事故发生后进行了定损,但是修理车辆时有可能会发现在定损时未能发现的损坏的主张,仲裁庭认为也是合理的。因此,经综合考虑本案情况,仲裁庭认为,由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7,500元是较为合理的。

2、申请人的第二项仲裁请求

申请人的第二项仲裁请求是要求被申请人支付施救费人民币1,500元。如上所述,仲裁庭对于申请人提交的施救费证据不予采信,因此,仲裁庭对于申请人的此项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3、申请人的第三项仲裁请求

申请人的第三项仲裁请求是要求被申请人偿付差旅费人民币500元。鉴于申请人并未就此项请求提交任何证据,因此,仲裁庭对申请人的此项仲裁请求无法予以支持。

4、关于本案仲裁费

根据仲裁庭对申请人的仲裁请求的支持程度,本案仲裁费由申请人承担60%,由被申请人承担40%。

三、 裁  决

基于以上意见和理由,仲裁庭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7,500元;

(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三)本案的仲裁费共计人民币 2,269元,应由申请人承担60%,即人民币1,361元,由被申请人承担40%,即人民币908元;上述仲裁费已与申请人预缴的等额仲裁预付金相冲抵,故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908元以偿付申请人代其垫付的仲裁费用。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裁决完)

 

 

(作者:仲裁网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