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技术开发采购合同争议案

2013-11-10 12:41:05 浏览次数:5752

 

案例名称:技术开发采购合同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30508cietac2012

案例类型:合同

裁决机构/年份:贸仲/2012

关键词:技术开发 采购合同 技术使用费 子公司 主体适格 连带责任

案例摘要: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子公司技术开发公司签订了技术开发合同,技术开发公司承诺在签订第一批采购合同起一年内向申请人采购数量达五万台,否则向申请人赔偿技术使用费。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第一批主板订单,至该合同履行完毕,被申请人没有向申请人采购该项目产品。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没有在指定的期限内达到采购数量,要求其赔偿并承担本案仲裁费、律师代理费。对方答辩称,与申请人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的是技术开发公司,自身并非本案适格被申请人。申请人认为技术开发公司是被申请人的全资子公司,办公地址、法定代表人相同,技术开发公司受被申请人管控;且被申请人明确表明技术开发公司是其代理人,权利、义务由其享有和承担。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申请人:北京加易科技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郑州科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一、案 情

2009年12月25日申请人北京加易科技有限公司与郑州科维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技术开发公司”)签订了《技术开发合同》。在该《技术开发合同》的附件中约定了日后双方采购事项,技术开发公司承诺在签订第一批采购合同起一年内向北京加易科技有限公司采购数量达五万台,如果未达到5万台将按未采购的数量乘以每台提成费(即:技术使用费)8美金赔偿给申请人。

2010年1月28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郑州科维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主板销售协议书》。双方签订了第一批2160片主板订单,至该合同履行完毕,被申请人没有再给北京加易科技有限公司下订单采购该项目产品。

申请人着眼于跟被申请人长期合作的目的,王格按照合同履行自己的义务,而被申请人方面没有按照双方事先的约定在指定的期限内达到采购数量。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进行赔偿,承担此次仲裁产生的相关费用(仲裁费、律师代理费)。

   (一)双方当事人的意见

申请人诉称:

2009年被申请人进入当地的“汪汪通”市场,在调研多家技术公司后,最终于当年12月选定申请人作为“汪汪通”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于12月25日签订《技术开发合同》。在该《技术开发合同》的附件中约定了日后双方采购事项,科维方面承诺在签订第一批采购合同起一年内向申请人采购数量达五万台,如果未达到5万台将按未采购的数量乘以每台提成费(即:技术使用费)8美金赔偿给申请人。2010年1月28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第一批2160片主板订单。在该批订购合同履行中,被申请人方面提出产品改版需求(如增加接插件等)导致本批次发货计划一推再推。至该合同履行完毕,被申请人没有再给申请人下订单采购该项目产品。由此给申请人方面造成了极大的经济利益损失。

在参与“汪汪通”项目合作过程中,申请人着眼于跟被申请人长期合作的目的,王格按照合同执行。无论从产品设计、产品质量、产品交付等合同履行环节申请人都在重视履行自己的义务,尽全力为被申请人开拓该项目市场提供支持,而被申请人方面作为“汪汪通”项目的中标企业没有按照双方事先的约定在指定的期限内达到采购数量。按照我国《合同法》相关规定,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进行赔偿。此次仲裁产生的相关费用(仲裁费、律师代理费)一并要求被申请人承担。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如下: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因未按合同履行产生的技术提成费382,952美元;

2、被申请人承担本案的仲裁费用。

3、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因仲裁聘请律师代理费:人民币52,000元。

被申请人提出答辩如下:

申请人仲裁申请内容不实,答辩人并非本案适格被申请人,申请人申请仲裁主体错误。原因如下:

根据仲裁申请书:“2009年被申请人进入当地的‘汪汪通’市场,在调研多家技术公司后,最终于当年12月选定申请人作为‘汪汪通’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与12月25日签订《技术开发合同》。”但根据申请人出示的证据,与申请人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的为郑州科维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技术开发公司”),并非被申请人,被申请人从未与申请人签订过任何《技术开发合同》。

被申请人从未做出任何书面或口头承诺“签订第一批采购合同起一年内向申请人采购数量达五万台,如果未达到5万台将按未采购的数量乘以每台提成费(即:技术使用费)8美金赔偿给申请人。”根据双方签订的《主板销售协议书》,并未有任何此举显示被申请人曾做出上述承诺。出现以上承诺的为2009年12月28日技术开发公司与申请人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申请人擅自将委托开发一方的承诺强加到被申请人身上,被申请人仅是采购方,并非委托开发方,不应就委托开发方的承诺承担责任。

与申请人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的为技术开发公司,技术开发公司作为一人有限公司是独立的民事主体,以自己的名义进行各种经营活动,并对外独立承担责任,而合同关系具有相对性,存在相对独立的合同双方,因此技术开发公司签署的合同与被申请人并无任何关系,但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直接将与其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的主体写为被申请人,显然是在混淆视听。

 申请人就被申请人的答辩提出了反驳意见:

 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存在《技术开发合同》权利、义务关系,双方达成了仲裁协议,被申请人是本案适格当事人。

1.实体上,被申请人应当承担《技术开发合同》约定的义务。首先,由于技术开发公司是被申请人的全资子公司,办公地址、法定代表人相同,技术开发公司受被申请人管控;其次,《技术开发合同》并不体现技术开发公司的利益,被申请人对该合同享有直接利益;再次,《技术开发合同》订立前的商务洽商,订立后的技术变更指令、产品测试等行为均由被申请人进行;此外,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的《主板销售协议书》:“第一条:下列词汇在本协议所使用的含义如下,1.合同产品指甲方向乙方采购的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具体规格参见已签署的《技术开发合同》;第二条商务模式:乙方根据甲乙双方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设计合同产品,即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并按照甲方订单组织生产并销售产品给甲方”。双方2010年1月19日王克同刘基的来往邮件也提到了《技术开发合同》是被申请人同申请人签订。由于本案仅存在一份《技术开发合同》,加之《技术开发合同》与《主板销售协议书》的经办人、签字代表相同且内容密切关联,申请人主张《技术开发合同》是由被申请人委托技术开发公司同申请人签订的。

另外,申请人主张《技术开发合同》签订时,被申请人明确表明技术开发公司是其代理人,合同由其履行,权利、义务由其享有和承担。由此申请人在签订《主板销售协议书》提出书面固定被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间的委托代理关系。 

综上,涉案《技术开发合同》虽然不是被申请人同申请人签订的,被申请人为委托人,技术开发公司是其代理人,申请人在订立合同时即知悉对双方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依合同法402条关于隐名代理的规定被申请人受该合同约束。

 2. 程序上,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达成了《仲裁协议》。首先,《技术开发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应视为技术开发公司取得被申请人授权与申请人达成仲裁协议,被申请人受该仲裁条款约束。其次,《主板销售协议书》中的仲裁条款(因执行本协议所发生的及与本协议有关的一切争议)约定的仲裁事项能够涵盖本案所涉争议。

被申请人对于申请人的反驳意见又发表了如下意见:

由于被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是独立的民事主体,且两份合同相互独立,申请人出示的证据无法证明被申请人委托技术开发公司代为签署了《技术开发合同》,不能要求被申请人就所谓的承诺承担责任。 

二、事实认定

(一)本案的争议焦点

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及文件,仲裁庭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

《技术开发合同》附件二中关于提成费的相关约定是否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具备约束力,以及仲裁庭的审理范围是否包括前述关于提成费的约定。

(二)事实认定

经过审理,仲裁庭认定的案件主要事实如下:

2009年12月26日及2009年12月28日,申请人及郑州科维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先后在《技术开发合同》上加盖了合同专用章。

申请人方的签字人为刘基,申请人称技术开发公司方的签字人为王陶。

技术开发公司列明的联系人为王克,所留的邮件地址为wangke@00com.com。

该合同的附件二“价格条款和支付方式”上亦分别加盖了申请人及技术开发公司的合同专用章。该附件中申请人方的签字人为刘基,技术开发公司方的签字人之一为王克,另一个签字与合同正文中的签字非常相似。

技术开发公司系被申请人设立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技术开发公司与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何波。经营场所均为郑州高新区翠竹街A号。

被申请人认为,其与技术开发公司并非同一主体,因此其对《技术开发合同》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仲裁庭认为,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不设股东会。因此,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即是该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权力机构及意思机关。虽然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与其股东仍是两个独立的法律主体,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有权利也有能力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行为及相关文件进行查阅。具体到本案,技术开发公司的权力机构及意思机关即为被申请人,且技术开发公司与被申请人在同一场所经营,对合同的真实性进行核查不存在地理上的障碍。鉴于被申请人有对《技术开发合同》的真实性进行核查的能力而未提供核查的结果,亦未否认《技术开发合同》的真实性。因此,仲裁庭对《技术开发合同》及附件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该《技术开发合同》依法成立,不存在违法情形,合法有效。

仲裁庭注意到《技术开发合同》及附件中的下列与本案相关的条款:

鉴于条款中委托开发的产品为“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

第10.6条规定:“未尽事宜以双方签订的《保密协议》为准。”

第16.2条规定:“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第17.6条规定:“本合同乃为双方及其各自的合法继任者及受让人的利益而制定,并对双方及其各自之合法继任者及受让人具有同等约束力。”

附件2第3.3条“数量保证”:甲方保证在采购第一批合同产品起1年内从乙方采购的合同产品的数量不少于50000台。如果小于50000台,则甲方向乙方支付部分提成费,支付金额(单位:美金)=(50000台-合同签订之日起1年内从乙方采购或生产的合同产品的实际数量)×8美金。

2010年1月30日下午,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传真了《主板销售协议书》及《主板销售协议书》的附件“采购订单”。双方对《主板销售协议书》及“采购订单”的真实性无异议。

《主板销售协议书》的相关条款如下:

“定义”:1. “合同产品”指甲方(仲裁庭注:本案被申请人)向乙方(仲裁庭注:本案申请人)采购的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具体规格参见已签署的《技术开发合同》。

二、“商务模式”:乙方根据甲乙双方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设计合同产品,即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

十、“保密”:2. 甲乙双方签署附件二的《保密协议》,……。

《主板销售协议书》及采购订单中被申请人方的签名与《技术开发合同》中技术开发公司方的一个签名相似,该签名的姓氏为“王”。

“采购订单”列明的物料为“多媒体教学计算机主板”,采购数量为2160片,总金额为人民币1864080元。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再未向申请人订购过产品,被申请人未予否认。

申请人提交了一份2010年1月29日的传真,主张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达成一份《保密协议》。

被申请人认为该证据不是原件,但认可传真件上的传真号系被申请人使用。

根据《合同法》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仲裁庭认为,该保密协议依法成立。

《保密协议》上被申请人方的签名与《技术开发合同》中技术开发公司方的一个签名相似,该签名的姓氏为“王”。

申请人提供了一组名片,其中有一张名片上列“王陶”为被申请人的研究院副院长,所列的邮件地址为:wangtao@00com.com。另有三张名片上的姓名分别为王克、李、邱,邮件地址的后缀均为00com.com。

被申请人对该组名片的真实性无法确定,同时提出在签订《主板销售协议书》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互换名片的情况。

被申请人否认王陶系其员工,但同时被申请人亦未举证说明《主板销售协议书》、《采购订单》及《保密协议》中代表被申请人签字的王姓人士另有他人或是何人。

综合后文中对电子邮件的证据真实性及证明力的分析和对全案证据总体性的考虑,仲裁庭认为,王陶的名片具备一定的证明力,可以和其他证据互相参照说明事实情况。

申请人提交了大量的电子邮件,部分有本机打印件的公证,部分只是打印件。

仲裁庭注意到,被申请人对公证书的本身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未进行联网检测,不符合公证程序。

仲裁庭认为,该公证书中明确是对自带笔记本电脑浏览资料的过程及内容进行保全,并非保全互联网上实时数据证据。当然,实时网页上的电子邮件的真实可能性更大,但网络存储空间的限制不能要求商事交易主体在网络空间中保存每一封邮件。在互联网时代,电子邮件成为交易各方往来和沟通的重要方式,从证据力的角度来说,对于日常往来邮件下载到本地保存不失为一种保全各方意思的有效方式,对证据形式要求过分王格既不符合商业惯例,也会给交易各方增加很多成本。

被申请人对其拥有00com.com这一域名及相关邮件系统予以认可。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有能力根据系统日志等记录来证明wangtao@00com.com是否是被申请人邮件系统中的邮件地址,以及该地址及其他以00com.com为结尾的邮件在特定时间是否收到及发出过电子邮件。被申请人未能提供任何证据。

申请人提交的邮件是从outlook程序中保存并打印出来的,外观上具备电子邮件的通常形式。多封邮件中包含有原始邮件或者邮件原件。从邮件涉及的事项和回复情况来看,前后具有一定的关联性。

仲裁庭认为,相关邮件中收件人、发件人或抄送方中含有00com.com的有一定证明力。仲裁庭根据全案情况对这些邮件的证明力和证明内容进行综合判断。

三、仲裁庭意见

(一)本案的审理范围

《主板销售协议书》中规定:双方有关《主板销售合同协议书》引起的争议提交仲裁委员会仲裁。申请人提起仲裁的仲裁依据亦为该仲裁协议。第二次开庭时,申请人同时援引了《技术开发合同》中的仲裁协议。

鉴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的直接依据为《技术开发合同》附件二第3.3条中关于提成费的约定,因此,仲裁庭必须回答,该约定是否进入到仲裁庭的审理范围,如是,则以何种方式进入审理范围,即该约定是否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

1.隐名代理

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存在委托代理关系,申请人在订立合同时便知悉双方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依《合同法》第402条关于隐名代理的规定,被申请人受包括仲裁协议在内的该合同的直接约束。

被申请人主张,与申请人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的是技术开发公司,其在《主板销售协议书》中未曾做出过至少采购5万台否则支付每台8美金技术使用费的承诺。而被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民事主体,被申请人并不在《技术开发合同》下享有权利、承担义务。

仲裁庭认为,根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符合隐名代理需要满足两个要件:(1)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合同,(2)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在上述条件符合的情况下,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

本案中,申请人提交了技术开发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被申请人公开的宣传册以及“汪汪通”项目中标公告证明技术开发公司与被申请人具备开展委托代理的客观条件;又提供了被申请人方“汪汪通”项目联系人员的名片、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缔约、履约过程往来邮件,证明申请人在订立合同时即知悉双方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

仲裁庭认为,开展委托代理的客观条件不代表委托代理的客观事实。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也并非当然成为其股东的法定或者意定代理。相关名片上只有相关人员在被申请人方的职务,并不能直接证明技术开发公司在签订《技术开发合同》时是代理被申请人的。

相关的电子邮件,即便认可其全部内容,亦不足以说明代理关系的存在。

在欠缺明示的授权、披露和介入的情况下,仲裁庭无法认定技术开发公司就《技术开发合同》而言是被申请人的隐名代理。

2.合同权利义务的承受

仲裁庭注意到以下事实:

1) 《技术开发合同》中双方当事人预计到了合同转让的可能性。

2) 《主板销售协议书》中多处提及了“《技术开发合同》”,且《主板销售协议书》中提及了“《技术开发合同》”是由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签订的。

在第二次开庭时,被申请人对该“《技术开发合同》”是否为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这一问题放弃回答,而被申请人未提交证据表明双方合作过程中除申请人提交的《技术开发合同》外,其还与申请人签订过任何其他的《技术开发合同》。

仲裁庭认为,《主板销售协议书》中的“《技术开发合同》”就是申请人与技术开发公司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

3) 《技术开发合同》与《主板销售协议书》中的产品均为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

4)《技术开发合同》、《主板销售协议书》、《采购订单》及《保密协议》中被申请人和技术开发公司均有一王姓人士签字,且签字在外观上非常相似。综合电子邮件往来看,仲裁庭有理由相信这是王陶的签字。

技术开发合同附件二上同时有王克的签字,且《采购订单》上被申请人的联系人即为王克。

被申请人否认王克及王陶是被申请人的员工,但综合名片、合同文本及电子邮件的往来看,仲裁庭有理由认为王克及王陶有代表被申请人的一定的权限。

5)从履行过程看,除了支付开发费之外,未显示技术开发公司以其独立地位就《技术开发合同》进行了任何履行。

仲裁庭因此认为:

从被申请人这方来看,被申请人对技术开发公司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其有理由知道技术开发公司签订了《技术开发合同》。如果被申请人愿意,被申请人完全可以使技术开发公司以技术开发公司自己的名义对《技术开发合同》进行履行。而事实上,被申请人并未予以区分。

在《主板销售协议书》签订之后,申请人显然所理解的是就多媒体教学终端主板的开发和销售均由被申请人进行一体地履行。被申请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申请人的这种想法,即便被申请人不持同一态度,被申请人都更能够且有义务消除申请人可能存在的错误认识。而被申请人并未采取任何行动消除这种可能的误解。

鉴于被申请人:

1) 在《主板销售协议书》中明确了被申请人签订了本案的《技术开发合同》;

2) 在《主板销售协议书》达成的同时,与申请人签订了《技术开发合同》与《主板销售协议书》均提及的《保密协议》,从而使申请人更加确信《技术开发合同》将由被申请人承受和履行;

3) 使用与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相同的人员签订了《主板销售协议书》、《采购订单》;

4) 此后的履行一直未区分两份合同,而是由相同人员与申请人进行邮件往来和交涉,而且这些交涉无法区分是履行《技术开发合同》还是《主板销售协议书》。

因此,仲裁庭认为:在申请人预见到《技术开发合同》将可能被转让给技术开发公司的关联方的情况下,被申请人通过其明示的签约行为和事实履行行为,在《主板销售协议书》签订后,事实上受让了《技术开发合同》并将其包含于《主板销售协议书》之中,《技术开发合同》的全部权利义务均被《主板销售协议书》所吸收。被申请人亦从未反对受《技术开发合同》中仲裁协议的约束。

仲裁庭的结论是:

1)《技术开发合同》和《主板销售协议书》均合法有效,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受到《技术开发合同》和《主板销售协议书》的约束;

2)《技术开发合同》已被《主板销售协议书》所吸收;

3)仲裁庭基于《技术开发合同》和《主板销售协议书》中的仲裁条款,对本案当事人有管辖权;

4)申请人的仲裁请求来源于《技术开发合同》中的约定,基于上述理由,该约定属于本案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庭有权进行审理。

(二)提成费的约定是否对被申请人有约束力

基于此前的分析,被申请人受到吸收于《主板销售协议书》中的《技术开发合同》的附件二第3.3条中关于提成费的约定的约束。

《主板销售协议书》中没有任何条款废止或变更或实质上取代了上述约定。

关于提成费的约定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继续有效。

(三)被申请人应当根据数量保证条款支付提成费

《技术开发合同》附件二价格条款和支付方式第3.3条“数量保证”规定:

“甲方保证在采购第一批合同产品起1年内从乙方采购的合同产品的数量不少于50000台。如果小于50000台,则甲方向乙方支付部分提成费,支付金额(单位:美金)=(50000台-合同签订之日起1年内从乙方采购或生产的合同产品的实际数量)×8美金。”(仲裁庭注:甲方指技术开发公司,其权利义务已被被申请人受让)

2010年1月28日双方根据《主板销售协议书》签订了第一批2160片主板订单后,被申请人未再向申请人下订单采购该项目产品。因此,被申请人应当根据合同的约定支付申请人提成费,即(50000台-2160台)×8美元= 382,720美元。

(四)被申请人应当根据《公司法》关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特别约定承担《技术开发合同》项下的责任

《公司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法》第二十条同时规定,股东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无论《技术开发合同》是否明示或者以行为被转让给了被申请人,由于被申请人是技术开发公司唯一的股东且并未证明其财产独立于技术开发公司的财产,更由于被申请人在有能力明确合同履行主体的情况下故意使被申请人与其设立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之间主体混同或者放任混淆情形的发生和继续,即便技术开发公司仍是承担《技术开发合同》项下权利义务的主体,被申请人亦应当承担实体上的连带责任。

(五)合同的存续及后续处理

鉴于双方均未对《技术开发合同》和/或《主板销售协议书》是否解除、终止或继续履行提出请求,仲裁庭不作评判。如《技术开发合同》和/或《主板销售协议书》仍有未行使或履行的权利或义务,双方可另行解决。

但仲裁庭明确认为,申请人没有权利再向技术开发公司提起仲裁请求支付提成费。

(六)申请人的费用请求

申请人在仲裁请求中要求由被申请人承担仲裁聘请律师代理费人民币52,000元,仲裁庭予以支持。

(七)关于本案仲裁费

根据本案仲裁裁决的结果,仲裁庭认为本案仲裁费应由被申请人全部承担。被申请人指定的张勇仲裁员因办理本案而发生的实际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四、 裁  决

根据上述理由,仲裁庭现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申请人支付提成费382,720美元;

(二)被申请人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15日内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52,000元,补偿申请人因聘请律师支出的代理费。

(三)本案仲裁费人民币54,377元,全部由被申请人承担;全部仲裁费已由申请人预缴,因此被申请人还应向申请人支付代其垫付的仲裁费人民币54,377元。

张勇仲裁员办理本案发生的实际费用为人民币1,668元,全部由被申请人承担,该款与被申请人预缴的实际费用人民币2,000元冲抵后,余款人民币332元由仲裁委员会退还被申请人。

上述被申请人应支付给申请人的款项,被申请人应于本裁决作出之日起15日内支付完毕。

(裁决完)

(作者:仲裁网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