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资产转让协议争议案

2013-09-23 02:37:30 浏览次数:5658

 

案例名称:资产转让协议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30429cietac2012

案例类型:资产转让

裁决机构/年份:贸仲/2012

关键词:资产转让 协议 律师费 差旅费 公证费  一直不在理

案例摘要:

昆明新兴影视公司(申请人)、红太阳文化传播公司(被申请人)和案外人吕方、吕力宏签订了出售资产转让协议,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昆明新兴影视公司提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交易对价、滞纳金、违约金、律师费、赔偿解决争议费用和承担仲裁费等请求。仲裁庭作出了裁决,支持了申请人绝大部分请求,但就协议约定的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的请求未给予支持,理由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

申请人在上述案件中曾委托律师事务所代理全权处理争议解决和债权主张工作并就案件代理费协商一致。但当时无力支付代理费,仅支付了承办律师工作杂费。后律师事务所提起仲裁,要求昆明新兴影视公司支付委托合同约定的律师费。仲裁裁决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承担仲裁费。仲裁后,申请人已经履行了该的裁决,律师事务所也向申请人出具了律师费发票。

其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与红太阳文化传播公司关于律师费承担的协商未果,申请人再次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对方支付上述律师费、本案差旅费、公证费、仲裁受理费及处理费。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申请人:昆明新兴影视公司

被申请人:红太阳文化传播公司

一、       案  情

2009年11月5日昆明新兴影视公司、红太阳文化传播公司和案外人吕方、吕力宏签订了《关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出售资产转让协议》,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发生争议,昆明新兴影视公司提起仲裁。2010年6月2日,仲裁委员会受理了本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资产转让协议争议仲裁案,案件编号为0302号(以下称“第0302号案”)。在该案中,昆明新兴影视公司提出的仲裁请求为:

1、被申请人按《资产转让协议》第2.2(C)款约定,向申请人支付第三期价款人民币450.8万元;

2、被申请人按《资产转让协议》第15.4款向申请人支付滞纳金,在仲裁申请书中此项请求金额暂算为人民币67,620元(按每日万分之五,自2010年5月6日至2010年6月4日,计30日),在本案开庭审理过程中,申请人进一步请求按每日万分之五计算到被申请人全部履行债务完毕之日;

3、被申请人按《资产转让协议》第15.4款向申请人支付违约金人民币30万元;

4、被申请人按《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赔偿申请人本案律师费支出人民币48万元;

5、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本案差旅费人民币3万元,公证费人民币0.4万元,鉴定费人民币1万元;

6、被申请人按《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承担本案仲裁受理费及处理费。

2011年1月24日,第0302号案在北京进行了开庭审理。2011年4月6日,第0302号案仲裁庭下达了该案裁决: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第三期交易价款人民币450.8万元;

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滞纳金人民币67,620元;

3、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约金人民币30万元;

4、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公证费支出人民币2,400元;

5、本案仲裁费用为人民币79,847元,其中,由被申请人承担90%的仲裁费,即人民币71,861.40元,申请人承担10%的仲裁费,即人民币7,984.60元。上述费用与申请人已经预缴的仲裁费相冲抵后,被申请人还应向申请人支付仲裁费人民币71,861.40元以补偿申请人为其垫付的仲裁费;

6、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在第0302号案裁决的仲裁庭意见的第(六)条第4项中,该案仲裁庭就申请人的律师费请求发表了如下意见:申请人主张,其为本案支出律师费人民币48万元,要求被申请人按照《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的约定予以赔偿。《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约定:“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和由该诉讼和程序产生的所有费用,以及所有因为强制执行判决而产生的相关费用。”就本案律师费支出,申请人仅提供了其与代理律师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作为证据,但未提供相应付款凭证及发票。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因此仲裁庭不予支持。

2011年4月9日,申请人与在上述的第0302号案中申请人的代理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以下称“《委托合同》”)的补充合同(以下称“《补充合同》”)。双方在《补充合同》中约定,双方确认,《委托合同》第三条约定的委托授权事项及委托授权范围仅包括《委托合同》第三条第1-9项内容,不包括10-13项,即不包括案件的代理执行、代收执行款及申请撤销裁决或对撤销裁决的应诉。《委托合同》第十九条约定的本合同履行完毕指自本合同签订之日起至代理事务终结,只包括仲裁机关下达裁决书、决定书,裁前或裁中双方达成和解、一方撤回仲裁,不包括第十九条约定的其他内容。如本案申请人委托律师事务所代理执行阶段的法律事务需另行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并对律师费的收取另行议定。双方约定,关于支付费用方式,因本案申请人未按委托合同的约定及时支付合同约定的律师代理费,经双方友好协商,将合同第八条及第十一条约定的“预先交纳”变更为“案后收费”。对于本案申请人已向律师事务所支付的案件办理费,双方确认已进行了结箅。本案申请人应于《补充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向律师事务所支付48万元律师代理费,否则律师事务所有权按照《委托合同》第十五条的约定,要求本案申请人双倍支付。双方还约定,除上述内容外,原《委托合同》条款不变,本案申请人和律师事务所仍应遵照执行。

2011年5月17日,律师事务所就上述第0302号案而与本案申请人发生的律师费纠纷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律师事务所的仲裁请求为:

1、裁决本案申请人支付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费48万元;

2、裁决由本案申请人承担仲裁费用。

2011年7月27日,昆明仲裁委员会下达了裁决书(以下称“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该裁决书对案件事实进行了如下认定:根据双方当事人的所举证据、质证和辩论意见,仲裁庭确认以下案件事实:2010年5月5日,本案申请人因与本案被申请人就其资产出售事宜发生法律纠纷,以合同形式委托律师事务所向本案被申请人提出仲裁申请并代理其参加全部仲裁活动,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对委托代理的主要内容、代理费等作了具体约定,因案件涉及标的较大,且案情复杂,双方约定由本案申请人在合同签订的当日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48万元,并由本案申请人另行支付办案费及差旅费4.4万元,律师事务所的代理工作至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下达仲裁裁决书止。合同签订后,本案申请人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办案费及差旅费4.4万元,并提出因资金困难暂缓支付律师代理费,经双方协商,律师事务所同意了本案申请人的请求。之后,律师事务所指派吕飞律师负责向本案申请人提供案件代理服务工作。在仲裁准备期间,吕飞代表本案申请人起草了提出仲裁申请所需的全部程序文件;案件受理后,又针对对方提出的答辩意见作出了详尽回复;在此期间,吕飞曾先后四次前往北京代表本案申请人与对方处理仲裁事宜;庭审后,其在已起草的代理意见的基础上作了补充完善。2011年4月6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律师事务所代表本案申请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全部获得了支持,裁决对方应支付的对第三期交易价、滞纳金、违约金、公证费、仲裁费近500万元。在仲裁代理工作完成并收到仲裁裁书后,律师事务所再次向本案申请人提出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的要求,双方并为此而签订了《补充合同》,该补充合同约定,将合同第八条及第十一条约定的预先收费变更为案后收费,本案申请人应于《补充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向律师事务所支付48万元代理费用,否则,律师事务所有权按照《委托合同》第十五条的约定,要求本案申请人双倍支付。4月16日,双方再次协商一致,将原合同约定的仲裁条款变更为因合同履行发生争议,双方约定将争议提交昆明仲裁委员会仲裁。仲裁采取简易程序及独任仲裁员审理、裁决,独任仲裁员由双方共同指定。仲裁需经开庭审理。但本案申请人直至律师事务所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时,仍未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代理费,故律师事务所依据《补充合同》及《协商变更仲裁管辖及确定仲裁程序的协议》的约定,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就双方的争议发表了如下仲裁庭意见:1、律师事务所与本案申请人于2010年5月5日签订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和2011年4月9日签订的《补充合同》是双方当事人在自愿基础上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律师事务所已按约定为本案申请人提供了符合合同约定要求的法律服务,完成了全部仲裁代理工作,实现了合同约定目的,本案申请人应在合同约定的支付款期限内将合同约定支付的款项支付给律师事务所,但本案申请人却未能按照约定支付,已经违反了双方约定,本案争议由此而起。律师事务所要求本案申请人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的请求符合国家法律的有关规定,仲裁庭予以支持。2、基于本案申请人的违约事实,律师事务所为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而进行仲裁所产生的仲裁费由本案申请人承担的请求,仲裁庭同样予以支持。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裁决如下:1、由本案申请人自本裁决书下达之日起15日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所欠代理服务费人民币48万元。2、该案仲裁费人民币16,500元由本案申请人承担。

2011年8月8日,申请人致函被申请人,申请人指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0年6月份因履行《关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出售资产转让协议》出现纠纷,依照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3.2条款,该纠纷经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已于2011年4月6日作出了裁决,该裁决结果支持了申请人绝大部分裁决请求,但就《资产转让协议》16.4条款约定的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的请求未给予支持,理由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至此,本案申请人原仲裁代理人云南律师事务所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请求,经昆明仲裁委员会裁决,本案申请人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48万元,仲裁费1.65万元并裁决申请人在15日内付清。此全部48万元律师费及1.65万元仲裁费系被申请人拒绝履行《资产转让协议》所导致在北京仲裁而给律师事务所造成的直接损失,根据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4条款约定,该费用应当由被申请人承担。根据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3.2条款约定,望被申请人自收到该函件20个工作日内对申请人的支付要求给予明确答复,否则视为拒绝协商解决,申请人将再次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必将导致被申请人相关费用的增加,因此,望被申请人能够主动解决该纠纷。

2011年11月17日和12月5日,申请人分两次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0万元和96,500元,合计支付了496,500元,其中包括在昆明仲裁委员会发生的仲裁费用。

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关于律师费承担的协商并没有结果,因此,申请人再次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为:

1、被申请人按协议第16.4条的约定向申请人支付为解决争议、主张债权所产生的律师费人民币48万元;

2、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因主张本案债权所支出的差旅费人民币1万元、公证费人民币621元;(上述两项要求给付的货币为人民币,合计人民币490,621元)

3、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受理费及处理费。

二、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资产转让协议》的效力

在第0302号案件仲裁庭所作的裁决中,仲裁庭认定:“本案双方于2009年11月5日经协商一致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依据上述仲裁庭的认定,本案仲裁庭确认,双方签订的《资产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可以作为判定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依据。

(二)关于《委托合同》和《补充合同》的效力

在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中,仲裁庭认定,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于2010年5月5日签订的《委托合同》和2011年4月9日签订的《补充合同》是双方在自愿的基础上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据上述仲裁庭的认定,本案仲裁庭确认,双方签订的《委托合同》和《补充合同》合法有效,可以作为判定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依据。

(三)关于申请人律师费的支付

仲裁庭注意到,申请人主张,其为本案支出律师费人民币48万元,要求被申请人按照《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的约定予以赔偿。申请人为此向仲裁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资产转让协议》。双方在该协议第16.4条中约定:“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和由该诉讼和程序产生的所有费用,以及所有因为强制执行判决而产生的相关费用。”

2、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合同》。该委托合同显示,双方约定,申请人委托律师事务所并同意律师事务所指派吕飞律师在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关于《资产转让协议》纠纷仲裁案件中担任申请人的代理人,申请人向律师事务所缴纳案件代理费48万元,并预先交纳。办理法律事务中所发生的诉讼费、仲裁费、鉴定费、公证费、查档费、调查取证费、公告费、案件材料制作费等,不属于律师服务费,由申请人另行支付,预计1.4万元。双方协商确定,《委托合同》签订之日,申请人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代理费48万元整。以上所有收费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收取,代理费由律师事务所出据发票,其他费用由申请人按照律师办案的实际支出支付,以单据、凭证冲抵。双方还约定,《委托合同》为双方协商一致的非格式条款合同,如一方要求变更或增减合同约定及重新解释条款含义,须另行协商经对方同意。

3、《补充合同》。双方在《补充合同》中约定,双方确认,申请人的委托授权事项不再包括案件的代理执行、代收执行款及申请撤销裁决或对撤销裁决的应诉。关于支付费用方式,双方约定,因申请人未按《委托合同》的约定及时支付合同约定的律师代理费,经双方友好协商,将合同第八条及第十一条约定的“预先交纳”变更为“案后收费”。对于本案申请人已向律师事务所支付的案件办理费,双方确认已进行了结箅。本案申请人应于《补充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向律师事务所支付48万元律师代理费。除上述内容外,原《委托合同》条款不变。

4、第0302号案裁决书。该裁决书显示,该案仲裁庭就申请人的律师费请求发表了如下意见:申请人主张,其为本案支出律师费人民币48万元,要求被申请人按照《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的约定予以赔偿。《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款约定:“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和由该诉讼和程序产生的所有费用,以及所有因为强制执行判决而产生的相关费用。”就本案律师费支出,申请人仅提供了其与代理律师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作为证据,但未提供相应付款凭证及发票。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因此仲裁庭不予支持。

5、2011年7月27日,由昆明仲裁委员会下达的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该裁决书显示,仲裁庭确认以下案件事实:2010年5月5日,本案申请人因与本案被申请人就其资产出售事宜发生法律纠纷,以合同形式委托律师事务所向本案被申请人提出仲裁申请并代理其参加全部仲裁活动,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对委托代理的主要内容、代理费等作了具体约定。双方约定由本案申请人在合同签订的当日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48万元并由本案申请人另行支付办案费及差旅费4.4万元。《委托合同》签订后,本案申请人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办案费及差旅费4.4万元并提出因资金困难暂缓支付律师代理费,经双方协商,律师事务所同意了本案申请人的请求。在仲裁代理工作完成并收到仲裁裁书后,律师事务所再次向本案申请人提出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的要求,双方并为此而签订了《补充合同》,将《委托合同》第八条及第十一条约定的预先收费变更为案后收费,本案申请人应于《补充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向律师事务所支付48万元代理费用。但本案申请人直至律师事务所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时,仍未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代理费,故律师事务所依据《补充合同》及《协商变更仲裁管辖及确定仲裁程序的协议》的约定,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的仲裁庭意见是:1、律师事务所与本案申请人于2010年5月5日签订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和2011年4月9日签订的《补充合同》是双方当事人在自愿基础上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律师事务所已按约定为本案申请人提供了符合合同约定要求的法律服务,完成了全部仲裁代理工作,实现了合同约定目的,本案申请人应在合同约定的支付款期限内将合同约定支付的款项支付给律师事务所,但本案申请人却未能按照约定支付,已经违反了双方约定,本案争议由此而起。律师事务所要求本案申请人支付律师代理服务费的请求符合国家法律的有关规定,仲裁庭予以支持。2、基于本案申请人的违约事实,律师事务所为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而进行仲裁所产生的仲裁费由本案申请人承担的请求,仲裁庭同样予以支持。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裁决如下:1、由本案申请人自本裁决书下达之日起15日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所欠代理服务费人民币48万元。2、该案仲裁费人民币16,500元由本案申请人承担。

6、申请人于2011年8月8日致被申请人的函。该函显示,申请人指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0年6月份因履行《关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出售资产转让协议》出现纠纷,依照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3.2条款,该纠纷经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已于2011年4月6日作出了裁决,该裁决结果支持了申请人绝大部分裁决请求,但就《资产转让协议》16.4条款约定的任何胜诉方应当有权自另一方获得其律师费的请求未给予支持,理由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至此,申请人原仲裁代理人律师事务所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请求,经昆明仲裁委员会裁决,申请人向该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48万元,仲裁费1.65万元并裁决申请人在15日内付清。此全部48万元律师费及1.65万元仲裁费系被申请人拒绝履行《资产转让协议》所导致在北京仲裁而给申请人造成的直接损失,根据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4条款约定,该费用应当由被申请人承担。根据双方《资产转让协议》16.3.2条款约定,望被申请人自收到本函件20个工作日内对申请人的支付要求给予明确答复,否则视为拒绝协商解决,申请人将再次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必将导致被申请人相关费用的增加,因此,望被申请人能够主动解决该纠纷。该函邮寄过程经过了公证。

7、申请人支付律师费的两份汇款单据。该单据显示,2011年11月17日和12月5日,申请人分两次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0万元和96,500元,合计支付了496,500元,其中包括在昆明仲裁委员会发生的仲裁费用16,500元。

8、律师事务所开具的发票。该发票显示,2010年5月6日,律师事务所向申请人开具了48万元律师费发票。

基于上述证据,仲裁庭认为,依据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资产转让协议》中的约定,律师费应由败诉方承担,这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效力也得到了第0302号案件裁决的认可。同时,第0302号仲裁案裁决支持了申请人除律师费、差旅费和鉴定费以外的其他全部仲裁请求。依据被申请人的陈述,在第0302号裁决下达后,被申请人已经主动执行了该裁决书,给付了申请人裁决书中认定的款项。按照《资产转让协议》的约定,被申请人显然是该案的败诉方,因此,申请人所发生的律师费应由被申请人承担。但正如第0302号裁决书所述,就该案申请人律师费的支出,申请人仅提供了其与代理律师的委托合同作为证据,但未提供相应付款凭证及发票。因此,该案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也因此,仲裁庭对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索要律师费的请求未予以支持。而从本案申请人提交的上述证据看,昆明仲裁委员会仲裁后,申请人已经履行了昆明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向律师事务所实际支付了律师费48万元,律师事务所也向申请人出具了律师费发票。在这种情况下,依据上述《资产转让协议》中关于律师费承担的约定,该笔律师费仍应由被申请人承担。因此,仲裁庭支持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索要48万元律师费的请求。但仲裁庭也同时注意到,申请人在索要律师费的问题上处理欠妥,存在瑕疵,申请人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因此,仲裁庭认为应从48万元律师费中适当扣减4.8万元。也因此,仲裁庭支持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索要律师费43.2万元的请求。

(四)关于一事不再理

双方的争议:

申请人认为:2009年11月5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昆明签订了《关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出售资产转让协议》,该协议在履行的最后阶段,被申请人却以各种理由拒绝履行支付剩余款项义务。为此,申请人于2010年6月2日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交易对价、支付滞纳金、支付违约金、支付律师费、赔偿解决争议费用和承担仲裁费等六项仲裁请求。仲裁庭于2011年4月6日作出裁决,申请人提出的支付交易对价、支付滞纳金、支付违约金和赔偿解决争议费用的仲裁请求得到了仲裁庭的全部支持并裁决被申请人承担90%的仲裁费。申请人提出的依照上述协议的第16.4条款约定,应当由被申请人作为败诉一方承担申请人为解决争议、主张债权所产生的律师费的仲裁请求,未得到仲裁庭的支持。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因此仲裁庭不予支持。申请人在上述案件中曾委托律师事务所代理申请人全权处理争议解决和债权主张工作并就案件代理费为48万元协商一致。但当时因申请人债务缠身,无力支付代理费,仅支付了承办律师工作杂费。案件裁决后,申请人仍因种种原因无法支付律师费,2011年5月17日,律师事务所向昆明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申请人支付委托合同约定的律师费,2011年7月2 7日,昆明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裁决申请人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48万元,由申请人承担仲裁费1.65万元。

申请人认为,申请人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理费的债务系因被申请人恶意违约、导致争议所引起,申请人无此专业能力处理争议所涉及的各类法律问题,需要聘请律师代为解决争议、主张权利,该费用支出的损失应当由被申请人承担。另外,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和仲裁庭所作出的申请人胜诉的裁决以及申请人已经向律师事务所履行了律师费的支付义务等,申请人有权就律师费向被申请人进行追偿。第0302号案件仲裁庭是以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因此,不予支持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但没有处理律师费事宜的实体权利。而申请人提交的协议和发票证明了申请人和律师事务所之间有支付律师费的约定,但没有实际支付,现在事实已经发生了变化,申请人有权进行主张,因此,申请人在本案中以律师费已经实际发生向仲裁庭提出请求,不属于一事不再理,本案也不存在一事不再理的问题。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的本次仲裁申请违反“一事不再理”的仲裁原则,且申请人两次仲裁申请的理由相互矛盾,存在提供伪证之嫌。2010年6月2日,申请人就与被申请人之间因《关于昆明新兴影视公司出售资产转让协议》所产生的纠纷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交易对价、支付滞纳金、支付违约金、支付律师费、赔偿解决争议费用和承担仲裁费等六项仲裁请求。仲裁庭对申请人提出的上述六项仲裁请求进行了审理并作出了相应裁决。对于申请人要求支付律师费的仲裁请求,申请人当庭出示了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及服务收费合同》以及2010年5月6日律师事务所收取申请人代理费的发票一张,用以证明申请人已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律师代理费。但是,被申请人在质证认为,申请人提供的发票非正规发票,不能证明上述律师费已经实际发生,因此,申请人的该项请求缺乏证据支持,请求仲裁庭予以驳回。仲裁庭在随后的裁决中接受了被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以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因此仲裁庭不予支持为由,驳回了申请人的该项仲裁申请。由此可见,申请人支付律师费的仲裁请求已经由仲裁庭审理并作出了终局裁决。申请人本次基于同一个合同关系、同一个当事人、同一仲裁请求再次提起仲裁,显然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仲裁原则,属于滥用权利,浪费仲裁资源。在仲裁过程中,当事人如果不能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内提出支持其主张的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申请人在第一次申请仲裁时,因自身原因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律师费已实际发生,就应当接受该项请求被驳回的法律后果。裁决后,被申请人本着尊重法律、尊重仲裁庭的态度,在仲裁裁决规定的时间内,履行了全部裁决内容,然而,申请人却没有勇于承担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的勇气,不仅不能安然接受仲裁裁决,反而绞尽脑汁,与其代理人串通一气,伪造事实,妄图将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推卸到被申请人身上。如前所述,在第一次仲裁时,申请人声称其已经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律师费48万元并且提供了委托合同和所谓的发票作为其已经向代理人支付律师费的证据,但是,本次申请仲裁时,申请人却声称其因债务原因,一直无力支付律师费,直到其代理人向昆明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后才于近日支付律师费。显而易见,申请人关于律师费支付问题的说辞完全是互相矛盾的,其中必有一种说法是虚假的,其提供的所谓证据也必然是伪证,申请人应当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进一步而言,第一次仲裁时申请人关于支付律师费的请求是被仲裁庭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支持的,仲裁庭并末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否定,但如今,申请人却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说辞和证据,以否定其之前的主张及证据,因此,被申请人完全有理由推断,申请人与其代理人是通过向昆明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方式,妄图通过合法形式伪造事实真相,达到推卸其在第一次仲裁时因举证不力而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目的。同时,发票是取得收费的凭证,律师事务所在委托合同签订第二天就开出发票说明已经收取了律师费。裁决下达后,又签订了《补充合同》,时隔很久,有伪造事实之嫌,但没有证据。

 仲裁庭注意到了上述双方的不同主张,依据本案证据和当事人的陈述,仲裁庭认为,在第0302号案中,申请人确实提出了关于由被申请人承担该案仲裁费用的请求,也提交了《委托合同》和发票作为证据,但该案仲裁庭的裁决书认为,就该案律师费支出,申请人仅提供了其与代理律师的《委托合同》作为证据,但未提供相应付款凭证及发票。因此,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律师费已实际发生,也因此,该案仲裁庭对申请人的这一请求没有予以支持。但在第0302号案件的裁决书下达后出现了新的事实,包括: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签订的《补充合同》,确认将《委托合同》约定的“预先交纳”变更为“案后收费”;昆明仲裁委员会于2011年7月27日下达的昆仲裁第189号裁决书认定了律师事务所参加了全部仲裁活动,但申请人仅支付了办案费及差旅费4.4万元并提出因资金困难暂缓支付律师代理费,并裁决申请人自本裁决书下达之日起15日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所欠代理服务费人民币48万元;申请人于2011年11月17日和12月5日分两次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0万元和96,500元了,包括了在昆明仲裁委员会发生的仲裁费用16,500元;律师事务所开具了48万元律师费的发票。上述在第0302号案件裁决书下达后发生的新的事实足以使申请人按照《资产转让协议》第16.4条的约定向被申请人索要律师费,申请人在本案中提出的仲裁请求也是基于这些新的事实,而在第0302号案裁决时,这些事实还没有发生。同时,仲裁庭还需要指出,被申请人在签订《资产转让协议》时,对该协议的约定包括律师费的承担是十分清楚的,而作为《资产转让协议》的违约一方,被申请人在申请人律师费已经实际发生的情况下,应当履行《资产转让协议》的约定,而不再拥有其他选择权。至于被申请人关于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串通和伪造事实的主张,在庭审时,被申请人已承认没有证据,属于推断。由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在本案关于由被申请人承担律师费的请求是基于新事实提出的,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围,仲裁庭对被申请人关于一事不再理的主张无法予以支持。

(五)关于申请人的差旅费用

仲裁庭也注意到了申请人关于由被申请人承担本案申请人差旅费的请求以及为此向仲裁庭提交的证据。仲裁庭发现,申请人提交的机票、首都机场发票和两张出租车票与本案有关,合计7,724.55元。除前述外,申请人提交的一张出租车票无法辨认金额,不再予以考虑。申请人提交的其他费用单据没有证据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因此,仲裁庭无法予以考虑。基于上述,仲裁庭支持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索要本案申请人因本案发生的差旅费的7,724.55元的请求。

(六)关于申请人的公证费用

仲裁庭也注意到了申请人关于由被申请人承担本案公证费621元的请求。仲裁庭发现,申请人为此向仲裁庭提交了2011年8月15日由云南省昆明市中衡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该公证书后附有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的要求按照约定支付律师费的函、昆明仲裁委员会昆仲裁[2011]189号裁决书、邮寄前述文件的快件单据和邮寄该快件收费21元的收据以及由云南省昆明市中衡公证处开具的对前述内容和过程进行保全的费用发票600元。仲裁庭认为,上述行为是申请人在《资产转让协议》项下主张债权的行为,与本案有关联性,由此发生的费用应由被申请人承担。因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由此发生的621元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七)关于仲裁费用

仲裁庭认为,基于本案情况,本案仲裁费用应由申请人承担10%,由被申请人承担90%。

三、裁  决

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仲裁庭经合议,依法裁决如下: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律师费人民币43.2万元;

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差旅费人民币7,724.55元;

3、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公证费人民币621元;

3、本案仲裁费用计人民币39,175 元(已由申请人全额预缴),由申请人承担10%,即人民币3,917.50元,由被申请人承担90%,即35,257.50元。

上述由被申请人承担的仲裁费用由被申请人直接支付给申请人。

上述被申请人应支付给申请人的款项,被申请人应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完毕。

     本裁决为终局的,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裁决完)

 

(作者:仲裁网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