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钢铁国际买卖争议案

2013-08-01 08:56:52 浏览次数:1653

案例名称:钢铁国际买卖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30301cietac2012

案例类型:国际货物买卖

裁决机构/年份:贸仲/2012

关键词:国际买卖 合同 质量检验标准 赔偿损失 检验费

案例摘要:

买方与卖方签订了钢材买卖合同。合同生效后,买方如约开立信用证,卖方交付货物并通过议付信用证收到货款。由于发现货物质量有问题,买方向卖方提出索赔。卖方的代理人张一承认交货存在问题,表示愿意赔偿给买方带来的任何损失。买方向卖方提供了检测报告。后双方协商不成产生争议,买方提起仲裁要求卖方赔偿经济损失、检验费用并承担本案仲裁费用。

卖方做出了回应,认为不能确认本案中被检验的产品就是卖方出售的产品;检验机构不符合合同约定且违反了合同当中约定的检验标准,买方存在伪造证据等行为,检验报告不能成为定案依据;张一不是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卖方提供的检测报告已经超过了合同约定的时间,不是有效索赔;申请人的损失额没有法律依据,存在损失扩大的情形。卖方认为买方违反了合同约定,丧失了索赔的资格,应自己承担相应后果。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申 请 人:玛维公司

被申请人:辽宁经贸公司

一、案  情

2009 年7 月1 日,玛维公司与被申请人签订了《钢材买卖合同》具体内容如下:

买方:玛维公司
   卖方:辽宁经贸公司
   商品:扁钢、方钢以及圆钢   数量:1,745.316吨

包装:每捆最大1.2吨,最少5处捆扎。每捆端部加塑料布包裹,塑料布上加双盘条捆扎。每捆2个金属标签。
    质量:Q235钢,(加入至少0.3%的铬),发票以理论重量计算,重量公差4-6%, 尺寸公差标准:扁钢-依据GB/ T 704-88标准,圆钢/方钢-依据GB/ T 702-86;长度允许偏差:0/ + 50MM。

单价:美元/吨FOB ST 鲅鱼圈,卖方承担包括平舱费和理舱费在内的装船费用

付款方式:即期信用证
    目的港:RIO BUENO(里奥布埃诺)/牙买加
    交货期:2009年8月10日
    单据:形式发票、装箱单、原产地证书、工厂验收证书
    索赔:如果质量和/或数量和/或重量与合同不符,买方可在货到目的地后45天内提出索赔。买方应凭借一家享有盛誉的检测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向卖方索赔。

(一)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中称:

合同生效后,玛维公司如约开立信用证。2009年9月9日,被申请人交付货物并通过议付信用证收到货款943,556.04 美元。11月9日货到目的港里奥布埃诺。12月3日,由于发现货物质量有问题,玛维公司向被申请人提出索赔,指出扁钢存在锈蚀和短缺问题。12月21日,玛维公司通知被申请人方钢存在脱方问题。但被申请人一直没有答复。2010年3月,玛维公司通知被申请人货物中的扁钢还存在大量短尺夹杂问题。被申请人于3月22日承认交货存在问题,表示愿意赔偿给玛维公司带来的任何损失。2010年4月16日,玛维公司向被申请人提供了初步检测报告, 4月20日,向被申请人指出货物存在的问题并要求被申请人派人参加检验或自行检验,但被申请人没有给予正面答复。
    2010年5月27日,玛维公司委托检验机构GC出具检验报告,指出被申请人货物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厚度不达标、短尺、扁钢与合同规定标准相比太硬、方钢和圆钢全部货物尺寸超越标准的规定、方钢脱方。

本案钢材买卖合同生效后,玛维公司如约支付了货款,但被申请人交付的货物质量与合同规定严重不符,致使玛维公司遭受严重损失。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称“《公约》”)规定,玛维公司有权利要求被申请人赔偿玛维公司遭受的一切损失。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1、被申请人赔偿玛维公司经济损失276,609.66美元;

2、被申请人赔偿玛维公司检验费用11,000欧元;

3、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费用。

(二)被申请人答辩意见

1、本案的准据法

本案合同双方没有约定适用的法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外民事或商事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当事人未选择合同争议应适用的法律的,适用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或者地区的法律,“(一)买卖合同,适用合同订立时卖方住所地法。”本案卖方住所地在中国,因此应适用中国法律。

2、不能确认本案中被检验的产品就是被申请人出售的产品

综合研究劳尔斯检测报告可以得出:(1)这批货物卸船后都存放于Rio Bueno货运船卸货泊位收货人仓库里,并且处于一种安全的、有保障的状态;(2)劳尔斯对这批货物分门别类进行了检验:这批货物只包括角钢、方钢、扁钢而没有圆钢。

3、GC检验报告不能成为定案依据

(1)GC不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作为注册在比利时的公司,却跑到牙买加去做检测,这个本身就是不合乎法律规范的。在本国有资质,但是跨国到境外执法就是不恰当的。其在牙买加的行为是菲利普.霍尔迈斯(GC报告中所称的检验人员)一个人的个人行为。

(2)GC也不是有声望、权威的公司。若是有声望、权威的公司,其客户群会很多。但在www.google.com上搜不到GC的官网。在中文网站谷歌、百度也没有搜到其官网。客户都无法找的到的公司,根本谈不上权威性。

(3)GC报告第四页记载:根据提单信息,材料已于2009年10月装运至“泰安昌”号货轮上。实际上涉案货物是在2009年9月9日装船。对此,玛维公司的解释是笔误。GC报告第四页所列的货物装船时间是“in October 2009”即2009年10月。而不是玛维公司证据目录中的11月9日。况且英文的十月“October”与九月“September”外形差别巨大。不会存在笔误的可能。提单上明确的日期都能失误,又怎能保证其他检测数字不失误?这里绝对不是玛维公司的一句“笔误”就能敷衍过去的。玛维公司第二次提交的证据25经过核对原件,发现:所谓的更正说明,只是在GC报告的复印件上用油笔把“in October 2009”改成了“ON 9 SEPTEMBER 2009”玛维公司说这是原件,但是为了证实更正真实性的GC印章却是复印件。这是明显造假!!况且,报告中说:“卸货完成后,收货人随即报告了各种质量问题”。也就是在2009年11月16日就报告了质量问题。客观事实是:报告封面写得很清楚,这份调查报告的请求日期是在半年之后的2010年的4月22日。GC在2010年的4月22日才接到请求,六个月之前的事情GC并不在场、当时也不可能知情,不可能知道“在2009年11月16日就报告了质量问题”,显然GC没有资格对此作出证明。GC做出这种事情就是为了帮助玛维公司来应付买卖合同中的索赔条款。

(4)GC检测的25×4.5mm 也不是合同中的货物。涉案合同中的货物没有这个规格。

(5)GC检测时,没有描述货物的原始状态,包装唛头等标识,不符合检验常规。根本不能保证被检验的货物就是涉案合同项下的货物。

(6)GC检验报告第四页记载:According to the Bs/L the material has been shipped on board of M/S “TAI AN CHANG” in October 2009.

以上报告内容说明:GC检验的是:根据提单信息,于2009年10月装运至“泰安昌”货轮的材料。本案的涉案货物是在2009年9月装运至“TAI AN CHENG”(泰安城)货轮。不同的货轮,不同的时间。

(7)GC鉴定依据的是GB/T 702-2008,这违反了合同当中约定的检验标准,合同约定条钢标准是GB/T 704-88,方钢/圆钢标准是GB/T 702-86。GB/T 702-2008标准比GB/T 704-88和GB/T 702-86严格很多,具体的检测数据标准差别也很大,根本不是同一个标准,不能互相替代。GC用一个对被申请人不适用的标准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不具有合法性,对被申请人不具有拘束力,不能成为本案定案依据。

(8)玛维公司伪造证据:

玛维公司第二次提交的证据27:是想通过劳尔斯代理人贝克曼迪对GC检验公司的资质予以证明。在对证据原件进行核对时,发现证据原件第一段表述为“hereby certify that CG is a well known and renowned survey and inspection office based at Antwerp.”第三段表述为:“Our company regularly appoints CG.”这个证据原件两次提到的是“CG”而不是“GC”。但是玛维公司把提交给仲裁庭的证据27和通过仲裁庭转送给被申请人的证据27 都进行了伪造,提交的证据把“CG”伪造成“GC”。

综上所述,玛维公司出具的GC检测报告与本案无关,不能成为定案依据。

4、张一不是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张一没有授权委托书,表见代理也不成立

(1)玛维公司与被申请人的确认合同明确记载:Seller: Liaoning economic&trade CO. LTD.  Attn: Mrs. Zhao。在商务函件中Attn是Attention的缩写,意思是与信件内容相关的人或者有能力(职权)处理函件内业务的人。这份合同确定了有权力处理与这份合同相关问题的人是“Mrs. Zhao 赵女士”,对此玛维公司是很明确的。玛维公司不应有其他理解与判断,而把别人当作有权处理这份合同项下事物的人。这里不存在模糊认识的可能性,表见代理根本不成立。

(2)张一是鞍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一与玛维公司在中国的经理李二是多年的生意伙伴,彼此很熟悉。张一给玛维公司、被申请人双方介绍了这笔生意,是中间人。玛维公司多次与张一联系,不能证明张一就是被申请人的代理人,这里没有因果关系,得不出张一是被申请人代理人的结论。

5、关于索赔时效

(1)被申请人没有引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三十八条、三十九条的规定,因此也谈不上适用第四十条的问题。

(2)劳尔斯的标准检测报告1. (c)说明:玛维公司申请劳尔斯检验时有延期现象,原因是货物被其几个客户退货及投诉发现差异后才申请检验。也就是说玛维公司在收到货物、销售货物时,没有发现货物有差异。若是发现有货物差异还仍然去销售,那么玛维公司是故意导致损失扩大,损失自负。报告8. (b)说明:在货物卸货及运往收货人的过程没有被注意到有短缺现象。

综合以上两点,说明常规判断是不能直接得出货物有问题的结论,退一万步讲,即使真的存在规格尺寸问题也不是不经过专业检验就能知道的。实际上被申请人一直认为这批货物是合格的,不存在“卖方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而又没有告知买方的一些事实”。是完全可以引用《公约》第四十条规定的。

(3)合同异议条款中约定:the Buyer may lodge claim ……supported by survey report issued by reputable public surveyor. Claim should be……within 45 days.

可见买方提出异议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必须在货物到达目的港45天内;第二、根据有威望的相关检测部门的检测报告向卖方提出索赔。

以上两个条件必须同时满足、缺一不可。这是合同当中明确约定的索赔条件,玛维公司必须直接、明确地回答提出的索赔时,是否符合合同中的这个约定,不能回避这个合同约定!很显然,玛维公司在货物到港45天时候还没有相关的检测报告。玛维公司提出申请检验的时间是2010年4月22日。检验的时间是2010年5月11日。检测报告发布的时间是2010年5月27日。货物到港的时间是2009年11月10日。从时间上说,从货物到目的港至申请检测的时间长达180多天。得到检测报告的时间更是超过180天这个时间。更远远超过合同约定的45天时间。

综上所述,玛维公司违反了合同约定,丧失了索赔的资格,并应自己承担相应后果。

6、玛维公司的损失额没有法律依据

(1)关于证据19调查费用问题:我们注意到这张抬头标注有玛维公司的纸张,这个是玛维公司的个人统计表,是一个主张,不是一个证明。玛维公司得提供旅行机票来证明真实情况。

况且,本来在牙买加就可以请当地的检测机构检测,这样可以省去很多费用,最起码也省去了差旅费,但是玛维公司偏要在在比利时请检测机构,然后跨国旅行到牙买加去检测,增加了很多费用,属于损失扩大,应该由玛维公司自负。

(2)玛维公司与三维公司的协商的理赔数额没有计算过程,玛维公司向仲裁庭提供假证已经是不可争议的事实,这个理赔数额真实性无从考证,不应采纳。接近人民币200万的赔偿数额,这涉及到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也关联到数百个企业职工家庭的生活稳定,这是一个应引起关注的问题。中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被申请人在订立合同时根本无法预见这个损失。

(3)本案货物的流向是被申请人卖给三维公司,然后玛维公司直接转手卖给三维公司,三维公司再转售给其他几个客户。在这个过程中,玛维公司、三维公司收到货物后,都没履行对货物的检验义务,就直接转售给下家公司导致了损失的扩大。扩大的损失应自负。中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

(4)保险公司劳尔斯是否支付了保险金?支付给了谁?支付了多少?若是玛维公司赔偿了三维公司,那么玛维公司就获得了保险金请求权,可以在劳尔斯那里获得赔偿,这个有待查清。

7、关于本案证据的公证、认证问题

通过庭审以及第二次证据原件核对发现:

(1)本案中劳尔斯的代理检验机构出证有随意性,而且真实性难以查证。表现为:在证据27中两次使用“CG”字样。若是说一次笔误还有可能、两次相同的笔误就匪夷所思了。只能说明劳尔斯的代理贝克曼迪根本都不知道GC检验机构的名字,但却给了一大堆赞美之词、甚至说是“is a well known and renowned survey(是众所周知的,著名的调查机构)”。这说明在本案中,劳尔斯代理人说谎。因此,其出具的所有证据都不能保证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

(2)本案中GC检测报告更是漏洞百出

《证据规则》第十一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是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形成的,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司法解释将涉外商事案件中境外形成的证据提出了严格的形式要件,即履行公证、认证手续。这一规定的出发点是鉴于人民法院对境外形成的证据难以进行调查核实,因而有必要对境外形成的证据本身施加若干程序或手续上的限制,以增强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在本案中关键性证据都是在境外形成的,而且玛维公司提供假证蒙蔽仲裁庭,这就为判断其境外形成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增加了更大的难度,可以说根本不能客观证实玛维公司提供证据的真实性。

(三)玛维公司补充意见

1、关于本案的准据法

本案合同中没有约定适用法律,鉴于玛维公司营业所在地比利时和被申请人营业所在地中国均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玛维公司与被申请人之间的货物买卖合同关系不属于《公约》第二条、第三条排除适用的范围,则本案应适用《公约》的有关规定。

2、关于合同的效力

本案项下的货物买卖合同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因此真实有效。

3、被申请人业务经理张一的行为后果问题

本案中,被申请人业务经理张一代表被申请人签署并执行合同,包括其代表被申请人向玛维公司提供信用证付款信息,最后代表被申请人就货物质量问题提出处理意见。除张一和赵女士以外,被申请人并未授权或安排其他人与玛维公司接洽执行合同事宜,因此,玛维公司有理由认为张一的行为就是被申请人授权的行为,其构成表见代理,被申请人应当为张一的行为承担责任和后果。

4、关于玛维公司索赔是否有效的问题。

玛维公司是在合同规定的有效期内向被申请人提出了索赔。合同规定:如果质量和/或数量和/或重量与合同不符,买方可在货到目的地后45天内提出索赔。买方应凭借一家享有盛誉的检测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向卖方索赔。根据庭审得知,本案货物所载船只于2009年11月8日到达目的地港口(里奥布埃诺)/牙买加,玛维公司提出索赔的时间是在12月3日,是在合同规定的货到目的地45天内。由于被申请人一直拒不答复,申请人此后连续向被申请人指出了货物存在的问题,并且要求被申请人共同进行商检,解决问题。与此同时,被申请人也认可了玛维公司指出的货物问题,其业务经理张一表示认可货物存在的质量问题,还指出原因出在被申请人备货方面,是被申请人的供货商提供了瑕疵货物,同时张一表示愿意承担损失。因此,被申请人代理人在庭上反悔,概不承认张一的行为,不承认玛维公司的有效索赔,完全是一种抵赖行为,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此外,玛维公司提交的GC检验报告也证明扁钢、方钢和角钢不符合本合同中关于产品规格的规定:扁钢共15个型号,有10个型号的不合格,存在明显的短尺、变形和脆性方面的问题;方钢和圆钢尺寸全不合格。根据庭审,可以看出,货物的质量问题不是因为运输、装卸或者包装不当、化学变化造成的,而是被申请人在备货过程中故意以次充好,以少充多,却故意向玛维公司隐瞒了这一事实。因此,如果退一步讲,即使被申请人主张的玛维公司未能在有效期内凭借商检报告进行索赔成立,那么根据《公约》第四十条规定,如果货物不符合规定指的是卖方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而又没有告知买方的一些事实,则买方无权引用三十八和三十九关于索赔期限的规定。

5、关于鉴定报告的权威性问题

首先,本案合同中没有约定货物品质检验机构的名称,并且玛维公司在事发后提出索赔的同时,一直积极与被申请人沟通关于商检的事,并于2010年4月要求被申请人共同商检,但被申请人拒不回应。在这种情况下,玛维公司选择比利时检验机构GC公司检验并且凭借GC检验报告作为索赔的依据也是有效的。

其次,鉴定机构GC是一家享有国际声誉的鉴定机构,其有资格对本案项下的货物做出鉴定报告。根据玛维公司提交证据27显示,最具权威的国际检验机构英国劳尔斯在比利时的代理公司贝克曼迪公司证明,GC公司是安特卫普享有声誉的检验机构,GC公司的彼尔先生, 即本案中货物的检验者,对于钢铁制品的检验富有经验。其经常被安特卫普法院任命为检验人。同时,GC公司以及彼尔先生经常作为贝克曼迪公司指定的代理人执行检验任务 。

再次,从鉴定报告内容看,其对于检测货物的描述与本案合同项下货物的品名、规格、地点等方面相符,所依据的标准以及鉴定的过程完全合法、透明和公正,有照片和检测数据为证,因此鉴定报告中货物就是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

并且,根据GC报告显示,货物质量缺陷是客观存在。在被申请人提交的货物中,约90%的货物质量都不合格。这已经构成了货物严重不符。

最后,如果被申请人质疑GC检验报告,那么被申请人应提供相应的证据和理由来进行反证。否则,其质疑不能成立。

6、关于玛维公司是否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的问题

玛维公司在合同规定的有效期内及时向被申请人提出索赔和商检,在被申请人拒不回应的情况下,玛维公司本着谨慎处理的原则,委托GC进行检验,在GC检验报告的基础上,玛维公司与客户玛维公司协商处理瑕疵货物。

根据鉴定报告结果,玛维公司完全有理由退货,但考虑到交易成本,为避免损失的扩大,玛维公司凭借和下家三维公司多年的合作关系,说服三维公司接受了瑕疵货物,把原本近70万美元的索赔请求减至27万美元。进而也放弃对玛维公司提出退货的索赔要求,转而要求被申请人赔偿损失。玛维公司已经尽到了防止损失扩大的义务。

相反,被申请人的行为表明其一味逃避责任,拒不回应玛维公司的索赔、商检要求,其行为构成了放任损失扩大。

7、玛维公司提出仲裁请求的计算依据

《公约》第七十四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应付的损害赔偿额,应和另一方当事人因他违反合同遭受的包括利润在内的损失额相等。这种损失赔偿额不得超过该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的合理预期。

第一项仲裁请求是玛维公司的直接损失。玛维公司与下家三维公司签署的赔偿协议,玛维公司赔偿三维公司 283,869.95美元。由于这个赔偿协议是涵盖了本案合同项下的缺陷扁钢、方钢和圆钢,以及上海公司提供的缺陷角钢,那么扣掉角钢的赔偿款7,260.29美元,则剩下276,609.66美元。具体损失如下:

扁钢:155,231.85美元;

方钢:101,703.12美元;

圆钢:19,674.69美元。

第二项仲裁请求是玛维公司的检验费损失。玛维公司支付的GC检验费用共计9,355欧元,GC检验人员差旅费花费为3,471欧元。由于检验报告针对扁钢、方钢、圆钢以及角钢四种产品,角钢检验占了很小的比例,玛维公司扣除了角钢的费用,按照检验费用的80%计算本案有关的检验费用,则为11,000欧元。

二、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本案适用法律

本案中,申请人、被申请人在本案合同中未约定准据法。仲裁庭认为,鉴于申请人为一家营业地在比利时的公司,被申请人为一家营业地在中国的公司,因此,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其性质为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同时鉴于比利时和中国均为《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双方所建立的货物销售合同关系不属于《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二条、第三条排除适用的范围,因此,本案应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

同时鉴于卖方所在地和仲裁地均在中国,根据最密切联系地原则,若《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未作规定的,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二)关于本案合同的法律效力

本案合同系申请人、被申请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具有法律效力,对双方当事人均具约束力。

(三) 关于申请人的索赔是否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的问题

仲裁庭注意到,申请人、被申请人在本案合同中约定,如果质量和/或数量和/或重量与合同约定不符,买方可在货到目的地后45天内提出索赔。买方(即本案申请人)应凭借一家享有盛誉的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向卖方(即本案被申请人)索赔。

仲裁庭认为,根据上述约定,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索赔应当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其一,期限限制。申请人提出索赔的期限为货到目的地后45天。由于申请人、被申请人均认可案涉货物于2009年11月8日到达目的地,因此,申请人的索赔请求应当在2009年12月23日前向被申请人提出。其二,条件限制。申请人应当依据享有盛誉的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向被申请人索赔。

申请人主张其索赔请求是在2009年12月3日向被申请人提出的。但是,仲裁庭注意到,申请人于2009年12月3日向被申请人发出邮件,主题为“关于合同号5270-05的质量异议”,指出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已经到达目的港,申请人的客户进行了检验,发现扁钢有部分锈蚀,同时扁钢25×8的5捆没有找到。但上述邮件没有附随任何检测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申请人又于2009年12月21日向被申请人发出邮件,主题为“答复:关于合同号5270-05的质量异议”,指出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方钢10毫米/12毫米共637捆形状成菱形,不是方形,欲索赔,现正申请检验公司检验。同样,上述邮件没有附随任何检测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

因此,仲裁庭认为,尽管申请人于2009年12月3日向被申请人进行了索赔,但是,由于申请人索赔之时并未向被申请人提交检测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因此,该项索赔不符合本案合同关于索赔条件的约定,不能构成有效索赔。

仲裁庭同时还注意到,直至2010年4月22日申请人才委托检验,并向仲裁庭提交了由GC出具的作出时间为2010年5月27日的检验报告。而在申请人于2010年5月27日取得检测报告,满足了双方约定的索赔条件限制后提出的索赔,其时已远远逾越了双方约定的期限限制,同样不能构成有效索赔。

因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的索赔,不符合双方关于索赔时间限制、条件限制的约定。

仲裁庭还认为,鉴于案涉货物到港时间为2009年11月8日,而申请人向检测机构申请对货物质量进行检测的时间为2010年4月22日,其时间间隔已逾5个月。申请人拖延检验货物的行为,不仅直接导致了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索赔不符合双方约定的时间限制和条件限制,而且,也违反了《公约》第三十八条第1款“买方必须在按情况实际可行的最短时间内检验货物或由他人检验货物”的规定。

(四)关于申请人是否有权援引《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四十条的规定,不受索赔期限的限制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对货物不符合合同约定,是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而又没有告知申请人,因此,援引《公约》第四十条的规定,主张其索赔不受约定期限的限制。对此,仲裁庭认为,既然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对货物不符合合同约定是处于一种“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的状态,那么,申请人有义务举证证明该项主张的成立。

本案关于货物质量问题的证据显示:

1、2010年3月22日,申请人发给被申请人(张一)传真,该传真主题为“关于合同号5270-05的质量问题”,指出货物除发现方钢脱方并由申请人的客户正在找专业检验机构进行检验外,又发现扁钢25×4.5毫米存在大量的短尺夹杂问题。例如分销商购买10捆,打开3捆后发现夹杂约589支长度2.34米到5.48米的短尺在捆中间,在捆没有打开前根本发现不了。并要求被申请人查清此问题。

2、2010年3月22日,在收到申请人上述传真后,张一即回复申请人,“非常抱歉,由于二家公司初次合作,在有些方面出现问题给你公司带来诸多问题。请您转告徐总,我司除道歉外愿承担给你公司带来的任何损失。并保证以后决不会出现上述问题”。

3、2010年3月26日,张一再次致函申请人,该函件同时附有货物生产厂家板材公司给张一的函件。板材公司在该函件中表示,“本厂生产4.5×25扁钢没有短尺现象。因为当时修路怕完不成合同,所以在外面购一部分。也许外购部分出现短尺现象。希望贵公司能理解。本厂对出现的短尺现象表示歉意。剩余不存在短尺现象”。板材公司的代表在该函件上签字并加盖了公章。张一在致申请人的函中表示,“这是厂家的答复,按您的意思办吧,有问题在电话联系,可以拆捆”。

4、2010年4月16日,申请人将其客户三维公司委托劳尔斯于2010年1月5日作出的检验报告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被申请人。该电子邮件主题为“关于5270-05的检验报告”,指出具体索赔金额正与客户协商。

5、2010年4月20日,申请人的律师代表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了函件。该函件显示,申请人于2010年4月15日收到了三维公司的索赔函,要求申请人赔偿近70万美元并指出了货物存在的5项问题,申请人将与检验公司人员赴牙买加以澄清三维公司的主张和影响,申请人邀请被申请人作为供货方参加检验。该检验报告也将作为赔偿责任的依据。

6、2010年4月30日,被申请人致函申请人,表示被申请人于2010年4月20日收到申请人律师发来的本案合同涉及的索赔函件,被申请人提出以下意见:“一、该批货物于2009年9月份顺利到达目的港里奥布埃诺,按照订单确认件中的约定,‘买方(贵司)应于货物到达目的港后45天内,如发现质量/数量/重量与订单不符的,可以采用声誉较佳的公共检验方出具调查报告向卖方索赔。’贵司提出索赔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期限。二、我公司出厂的产品检测非常严格,贵司在函件中认为这批货物大部分有质量问题,我公司不能认同。因此,我方提示贵司,在货物到港后是否检查过包装,是否发现存在质量、数量等问题。三、关于贵司提出和我公司去技术人员一同去牙买加查看检验质量一事。我方认为时间太紧(5月9日去牙买加)办理护照、签证等出国手续,此次无法成行,往理解”。张一在该函上签字并加盖了被申请人的公章。

仲裁庭认为,根据申请人提交的上述及其他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被申请人对货物的质量问题是已知的,或者是不可能不知的。因此,仲裁庭对申请人的该项主张难以支持。

(五)关于张一是否是被申请人代理人的问题

申请人认为,张一是被申请人的业务经理,其代表被申请人签署并执行本案合同,并最后代表被申请人就货物质量问题提出处理意见。除张一和赵女士以外,被申请人并未授权或安排其他人与申请人接洽执行合同事宜,因此,有理由认为张一的行为就是被申请人授权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

而被申请人则认为,有权力处理合同相关问题的人是“Mrs. Zhao 赵女士”,张一是鞍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申请人在中国的经理李二是多年的生意伙伴。张一给申请人、被申请人双方介绍了这笔生意,是中间人。申请人多次与张一联系,不能证明张一就是被申请人的代理人。

仲裁庭注意到,在双方签署的本案合同上,申请人方由徐先生签字,并加盖了申请人的公司印章;被申请人方则是加盖了其法定代表人“刘生辽宁经贸公司”的签名章,签名章下方为张一的签字。在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出的、以被申请人公司抬头信笺纸出具的、加盖被申请人公章的“开证路径”中,发信人为“张一/赵女士”。双方关于货物质量问题的往来函件,部分发给了赵女士,部分发给了张一。由此可见,张一和赵女士同时在处理双方关于本案货物交易的相关事宜。

此外,在对申请人所发质量问题函的回复函中,张一代表被申请人作出的回复注明了“丰久、申才,张一”,并随后发函指示申请人可以对货物拆捆。特别是,在申请人于2010年4月20日向赵女士发送邮件告知其索赔事宜后,被申请人于2010年4月30日作出的回复函则是由张一签字,并加盖了被申请人公章。

被申请人在本案中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张一仅是本案交易的中间人。

从以上种种可以认定,张一是作为被申请人的代表参与/处理本案交易,在交易进行及问题协商过程中双方对此均是认可的。因此,作为被申请人的代表人,由张一签署的文件可以看作是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六)关于货物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根据上文(三)、(四)、(五)所述,虽然申请人未能在合同约定的时间内提出有效索赔请求,并且不能援引《公约》第四十条的规定,由张一签署的文件可以看作是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被申请人在其于2010年3月22日发送给申请人的回复函中表示,“非常抱歉,由于二家公司初次合作,在有些方面出现问题给你公司带来诸多问题。请您转告徐总,我司除道歉外愿承担给你公司带来的任何损失。并保证以后决不会出现上述问题”,以及2010年3月26日指示申请人“可以拆捆”的回复,说明在双方就货物质量问题的交涉中,被申请人知道申请人发现了质量问题,并愿意配合申请人进一步检查货物,赔偿可能发生的损失。

仲裁庭同时注意到,被申请人于2010年3月22日和3月26日的两次回复是针对在此之前申请人就方钢脱方和扁钢短尺所提出的质量问题。对于方钢脱方问题,被申请人未予否认。对于扁钢短尺问题,根据生产厂家的回复,被申请人也认可了外购部分可能存在短尺,并同意申请人拆捆。因此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对扁钢和方钢的部分质量问题构成了自认,可以认定部分合同项下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

(七)关于仲裁请求

1、关于申请人的第一项仲裁请求

由于被申请人货物的质量问题,使申请人遭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这一损失已经实际发生。由于申请人遭受上述损失是因为被申请人提供的货物不符合合同约定所造成,与被申请人的违约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因此,被申请人应就此赔偿申请人。

与此同时,仲裁庭还发现,依据申请人提交的、被申请人也认可的证据,被申请人对其所销售给申请人的扁钢、方钢的存在的部分问题已经予以自认并愿意道歉和赔偿。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的前述表示是真实意思表示,也是真诚的,因此,仲裁庭应当尊重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促成双方纠纷的解决。由此,仲裁庭支持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的索赔 请求。

但同时仲裁庭也发现,申请人向其客户三维公司赔偿的283,869.95美元中包括了角钢的赔偿款7,260.29美元。虽然角钢是与本案合同项下货物同船运抵牙买加并同样是销售给三维公司,但该批角钢不是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因此,涉及本案货物的赔偿不应包括角钢的赔偿款7,260.29美元。又鉴于被申请人认可的质量问题仅限于方钢和扁钢,本案合同项下圆钢的赔偿款19,674.69美元应不包括在内。申请人为扁钢和方钢向其客户支付的赔偿款合计为256,934.97美元。

如上文(三)所述,申请人在履行本案合同的过程中缺乏严肃认真的态度,在发现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后,没有及时按照合同的有关约定将货物提交检验机构进行检验,使双方的纠纷不能及时顺利地解决,申请人对此负有一定的责任。鉴于此并基于被申请人认可了扁钢和方钢的部分质量问题,仲裁庭认为,扁钢和方钢的赔偿款由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共同承担是合理的。因此,仲裁庭支持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13万美元。

2、关于申请人的第二项仲裁请求

根据本案合同的约定以及案涉货物实际到港时间,申请人向检测机关申请检验、取得检验报告,并以该报告为依据向被申请人索赔,这些行为发生的时间均应在2009年12月23日之前。而申请人在2010年4月22日才向检测机关申请对案涉货物质量进行检测,检验报告已无法作为索赔依据。申请人在申请检测之时,对检验报告已无法支持有效索赔的事实是明知的,却依然坚持申请检验,应当自行承担检验费用。

3、关于申请人的第三项仲裁请求

根据上述审理结果,本案仲裁费由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分别承担50%。

三、裁  决

综上所述,仲裁庭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赔偿经济损失13万美元;

(二)驳回申请人赔偿检验费用的仲裁请求;

(三)本案仲裁费6,776美元由申请人承担3,388美元,被申请人承担3,388美元。由于本案仲裁费已由申请人全额预缴,被申请人还应向申请人支付3,388美元以补偿申请人代其垫付的仲裁费。

上述被申请人应支付申请人的款项,应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履行完毕。

(裁决完)

本案一仲裁员对本案的不同意见

(一)关于货物的质量

我注意到了申请人关于货物存在大量质量问题的主张以及申请人为此向仲裁庭提交的证据,包括:本案合同也即订货确认书;提单;已进行公证的承运人的邮件;厦门公司的邮件;被申请人出具的发票和装箱单;申请人的付款凭证;GC调查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比利时律师对GC调查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所作见证的文件以及编号为GB/T 702-2008中国国家标准(以下称“2008标准”)、编号为GB/T  700-2006中国国家标准、编号为GB 704-88中国国家标准(以下称“88标准”)、编号为GB 702-86中国国家标准(以下称“86标准”)。

基于上述证据,本人认为:

1、虽然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是本案合同的买卖双方,但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是从中国直接运往牙买加,货物的收货人是三维公司。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显示,运输货物的船只在2009年11月8日到达牙买加目的港,三维公司也接收和提取了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申请人对此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同时,申请人也将本案合同项下的货款全部支付给了被申请人,由此,申请人已经完成了付款义务,被申请人也已经完成了交货义务。

2、依据申请人提交的GC调查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出具的检验报告,被申请人交付的货物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表现在:

(1)物理属性:

依据中国标准GB/T 700-2006,钢的材质为Q235,对扁钢物理属性抽样检验的结果为:某些25×4.5毫米的扁钢由于其脆性造成的破损已回收;25×6毫米的扁钢屈服应力、伸长度和抗拉强度不符合规定;25×3毫米的扁钢屈服应力、伸长度和抗拉强度不符合规定;GC调查有限公司抽取的10种扁钢共15个样品运到安特卫普实验室进行分析,检验结果是大多数样品的硬度过高并且大大高于被申请人检测证书上提到的数值。在3个25×6毫米的尺寸中有2个伸长率不足。这些重量为530.91吨。

(2)货物的尺寸、形状和公差:

依据2008标准对扁钢的尺寸、形状和公差检验的结果为:

在抽检的8包25×4.5毫米和25×6毫米的尺寸钢材中,6包均存在短尺现象,最高为15%,最低为5.8%。同时,还标注除非打开包装,否则从外部无法观察到原始包装内部的短尺问题,显然,它涉及一个蓄意隐藏的缺陷。另外,检验了15种共1,025包钢材的厚度,7种均全部或部分不符合规格。GC调查有限公司对扁钢的结论是:9毫米厚度扁钢(宽度为25毫米、38毫米、50毫米和90毫米)明显存在厚度问题,几乎所有扁钢样品均低于最小公差值。12毫米扁钢存在厚度问题,其测量结果低于最小公差值。在25×6毫米扁钢中,31%存在厚度问题,其测量结果低于最小公差值。25×4.5毫米扁钢短件重量平均值为10.7%,缺损长度/重量为3.2%。基于上述数字判断,短尺数量超过了标准公差值10%。而25×6毫米扁钢短件重量平均值为5.5%,缺损长度/重量为-1.5%。基于上述数字判断,短尺数量低于标准公差值10%。

依据2008标准对方钢的尺寸、形状和公差检验的结果为:

GC调查有限公司对方钢的结论是:依据上述相关标准,通过对本案合同项下的2种方钢即10×10毫米和12×12毫米方钢的A侧厚度、B侧厚度和对角线1、对角线2的检验,基于检验数字判断,由于2个对角线(主)差值过大,侧长小于最小长度以及2个侧长差值过大,所有受检方钢均不符合规格。此外,约80%的受检棒材的弯曲度超过了4毫米/米。约35%的棒材出现了扭转。

依据2008标准对圆钢的尺寸、形状和公差检验的结果为:

GC调查有限公司对方钢的结论是:依据上述相关标准,通过对本案合同项下124包2种圆钢即10毫米和12毫米圆钢的检验,约80包观察到常规轧制缺陷,如裂痕、裂缝和断裂。关于10毫米圆钢的厚度最大值为7.68毫米,这完全低于公差值。关于12毫米圆钢的椭圆度最大值为0.64毫米(不符合规格)。在所有受检包中,变形件和严重轧制缺陷的钢材已大量回收。

同时,GC调查有限公司的对方钢和圆钢最后结论指出,方钢和圆钢均均处于不佳状态,并且显然在公差范围之外。方钢在一个角度方向呈现出各种球状物,这造成两条对角线的长度差过大。所有已交付的包均被视为不符合规格。

基于上述检验报告的分析和结论,被申请人交付的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存在大量质量问题,不符合合同的约定和中国国家标准。

3、检验报告依据的标准与合同约定的标准

本人发现,除材质外,GC调查有限公司的检验所依据的标准是2008标准,但本人注意到了2008标准中标注其取代了88标准和86标准。另一方面,本人也发现,2008标准是中国现行标准,2008标准与88标准和86标准的内容在涉及对本案货物检验标准方面相同,采用2008标准就不会损害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不妥之处。在申请人邀请被申请人赴牙买加共同检验遭拒后,申请人单独委托GC调查有限公司使用2008标准作为检验的标准无可厚非。仲裁庭对申请人提交的检验报告应当予以采纳。

4、本人发现,申请人于2010年3月22日发给被申请人的邮件中已经提出了货物的质量问题并指出发现扁钢25×4.5毫米存在大量的短尺夹杂问题。同一天,被申请人回复申请人表示道歉并愿承担任何损失以及保证以后决不会出现上述问题。2010年3月26日,张一再次致函申请人,该函件同时附有货物厂家板材公司给张一的函件。我认为,从上述往来邮件可以看出,被申请人及被申请人的供货厂家已经承认存在短尺现象。既然被申请人对短尺现象已经自认,同时,检验报告又有明确的结论,因此,被申请人同样要承担违约责任,赔偿申请人的损失。

鉴于以上,我认为,被申请人的行为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属违约行为,被申请人应就此承担违约责任,赔偿申请人的经济损失。

(二)关于申请人索赔的效力

被申请人交付的货物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同时,申请人也因此向三维公司进行了实际赔偿,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人是否有权要求被申请人承担违约赔偿的责任应是仲裁庭极为关注的问题。依据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的有关证据,我认为:

1、关于索赔,双方在合同中有明确的约定,即如果申请人在货物到达目的港后发现货物的质量、数量和重量与合同约定不符,申请人有权向被申请人提起索赔并出具有声誉的检验机构出具的检验证书,索赔应在货到目的港45天内提出。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表明,运载本案合同项下货物的船只于2009年11月8日到达目的港,按照合同约定的45天索赔期限,应到2009年12月23日止。而我发现,2009年12月3日,申请人曾就本案货物的质量问题给被申请人发出邮件,邮件主题为质量异议。之后,申请人于2009年12月21日再次给被申请人发出邮件,邮件主题为仍为质量异议。上述2份邮件均是在45天内发出的,也均提出了货物的质量问题。我认为,这2份邮件说明申请人就货物的质量问题明确地提出了索赔要求,申请人的这一索赔要求是有效的。

2、申请人于2010年4月22日向GC调查有限公司提出了检验货物的申请,GC调查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出具了检验报告。该检验报告确实是在45天之后出具的,但并不能因此否定申请人在45天内提出的索赔要求,特别是在—如检验报告所述—涉及蓄意隐藏的缺陷的情况下。检验报告的分析和结论证实了申请人提出的质量问题,也同时证实了申请人提出的索赔要求,即申请人的索赔要求是有依据的、是正当的,并不是虚构的、伪造的。由此,我认为,检验报告是申请人索赔要求的补充和说明,申请人的索赔要求和检验报告是一体的,构成了申请人完整的索赔内容。

3、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索赔应在货到目的港45天内提出的约定,是赋予申请人一个程序上权利,其目的是为了督促合同的当事人及时的行使自己的权利,以使整个合同及履行保持稳定的、可预见法律状态。合同这一约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否定合同当事人的实体合法权利,就本案来说,申请人已经在45天内提出了索赔要求,检验报告与索赔要求相呼应,不能因为程序上的瑕疵而否定申请人的救济手段,从而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这对申请人是不公平的。

4、本人还发现,直到2010年4月30日前,被申请人并没有从法律上界定45天的索赔期限,而被申请人2010年4月30日给申请人的回函与2010年3月26日前被申请人对货物质量问题的认识和主张大相径庭,而被申请人没有提出支持改变自己主张的任何证据。

5、我还发现,申请人于2010年3月22日发给被申请人关于质量问题的邮件。同一天以及2010年3月26日,被张一2次回复了申请人。上述双方往来的邮件和函件表明,在检验报告完成以前,被申请人就已经承认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包括短尺问题并表示愿意承担由此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并保证以后不再发生这种问题。我认为,在合同约定的45天索赔期后3个多月,被申请人自己承认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并表示愿意赔偿,这是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即使没有检验报告,被申请人的上述表示也足以使被申请人承担损失赔偿的责任。

鉴于上述,我认为,申请人的索赔是有效的,检验报告是索赔要求的说明和补充,被申请人自认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并愿意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是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被申请人承担损失赔偿的责任是必然的,不存在超过索赔期限的问题。

(三)关于损失赔偿

本人注意到,申请人就本案合同项下的损失向被申请人提出了损失赔偿的请求并提交了有关证据,包括货物转卖给三维公司的商业发票;申请人与上海公司于2009年6月30日签定的合同;申请人与三维公司的邮件往来。

基于上述证据,我认为:

1、本人发现,申请人与三维公司之间大量的商业往来是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就交易达成一致后,由申请人向三维公司出具商业发票,在商业发票中,申请人将双方通过电子邮件达成的交易的基本情况和交易条件均约定其中,双方照此履行而起到了合同的作用。在本案中,申请人将货物转售给三维公司以及申请人与三维公司就货物质量问题进行赔偿及赔偿的履行方式也均是采用上述形式。因此,应当尊重申请人与三维公司之间的交易惯例。

2、依据申请人提交的上述证据,申请人于2009年9月22日向三维公司出具了商业发票,将本案合同项下的全部货物转卖给三维公司,转卖价格为1,090,416.88美元,三维公司于2009年12月22日将前述货物的款项支付给了申请人,三维公司已经实际收到了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

3、我认为,由于申请人遭受上述损失与被申请人的违约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因此,被申请人应就此赔偿申请人。被申请人对其所销售给申请人的角钢、方钢的存在的部分问题已经予以自认并愿意道歉和赔偿,这是被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仲裁庭应当支持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的索赔请求。但283,869.95美元赔偿款中包括了角钢的赔偿款7,260.29美元,该批角钢不是本案合同项下的货物,因此,涉及本案货物的赔偿不应包括角钢的赔偿款。

(四)关于检验费用

我认为,申请人在解决本案货物质量问题的过程中发生的检验费用11,000欧元应由被申请人承担。

基于上述,我不同意仲裁庭意见和结论。

(本意见不构成本案裁决书的组成部分)

 

(作者:仲裁网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