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研究

浅论仲裁文书的补正

2012-10-18 06:34:24 浏览次数:4555

 陆春玮[1]

仲裁实行一裁终局制度,仲裁裁决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因此,仲裁裁决书具有终局的效力。然而在仲裁实践中,由于各方面的因素,裁决文书有可能在内容、形式上产生一些错误或疏漏,这样,就有必要对裁决书进行补正。我国《仲裁法》对这一问题的规定较为原则和简单,仅有一个条文涉及裁决书的补正事宜,给仲裁实务操作带来了难度。[2]以下笔者仅就此问题谈一下自己的理解和认识。
一、现行《仲裁法》对补正的相关规定
仲裁文书的补正,又叫修正,指的是仲裁庭作出的裁判文书中,如果存在文字、计算错误或者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仲裁庭可以自行或依当事人申请进行补正。《仲裁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裁决书中的文字、计算错误或者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仲裁庭应当补正;当事人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可以请求仲裁庭补正。”由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就仲裁过程中的补正事宜,法律确定了以下几项内容。1、关于补正的对象仅提及了裁决书,而未涉及其他裁判文书。2、补正的启动程序有两种,一是仲裁庭自行补正,二是当事人申请补正。前者没有时间限制,后者则规定应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申请。3、补正的内容仅限于文字、计算错误或者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4、补正的决定主体为仲裁庭,即仲裁庭有权决定是否予以补正,补正应以仲裁庭的名义作出。
二、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仲裁制度是法律确立的一项纠纷解决机制,它对于程序的要求较为严格,违反法定仲裁程序甚至会导致仲裁裁决面临被法院撤销或者不予执行的风险。[3]而实务中由于主客观原因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裁判文书出现差漏应予弥补,这就需要立法或者司法解释对此作出一个较为系统的制度安排和较为明确的操作程序,以使补正程序能够得到正确行使。但鉴于《仲裁法》对补正事宜仅作了原则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此后就仲裁问题作出的一系列司法解释也未顾及此方面,《仲裁法》所寄望的有权制订全国统一仲裁规则的中国仲裁协会至今仍未开始履行上述职责,导致对仲裁文书的补正问题缺乏统一的认识,法律规定和仲裁实践存在脱节,各仲裁机构在其自行制订的仲裁规则中对此的规定和作法也不尽一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补正的适用对象尚不全面
当前我国的现行相关立法仅规定了对裁决书的疏漏可以进行补正,但事实上仲裁程序中的结案文书还包括调解书和决定书。上述文书是否可作为补正程序的适用对象,法律没有明确。
(二)补正的适用范围较为狭窄
我国《仲裁法》仅规定了对裁决书的文字、计算错误或者遗漏事项应当进行补正,但对上述适用范围却未作具体和明确的界定,导致实际操作中缺乏统一的标准。
(三)补正的操作程序亟待具体和明确
补正是《仲裁法》规定的一项法定程序,因此需要有一个具体和明确的操作程序。但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未规定仲裁庭依据何种程序对裁判瑕疵进行补正,也未明确规定补正文书以何种形式作出,补正文书与原裁判文书的关系,补正文书的法律性质,当事人对补正文书的救济途径等相关事项。
三、补正的原则
笔者认为,在适用补正程序时,我们应把握两点原则。
1、补正系对瑕疵裁判文书的纠误补缺。当事人将纠纷提交仲裁,其最终的期待是得到一个公正合理的处理结果,而该处理结果的有形载体便是一份裁判文书。然而在实践中,由于仲裁庭的能力水平、责任意识存在差异,或者仲裁庭与仲裁机构之间的工作衔接不尽完善,如仲裁委工作人员在打印、校对仲裁庭撰写的裁判文书时出现疏漏,导致最终的裁判文书出现错误。这不仅有损于仲裁机构和仲裁庭的形象,也损害了当事人的合理期待权。因此,通过启动补正程序,给予仲裁庭(仲裁委)一个自我纠错的机会,从而对瑕疵裁判进行纠正和完善。
2、避免滥用补正制度。仲裁实行一裁终局制度,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由此,裁判文书从制作到下发都是一件非常严肃、慎重的事。裁判文书一经发出,非依法定程序不得随意改变。如果补正裁定被滥用,前面刚刚发出一份裁决书,之后又紧接着发出一份补正文书改变了此前的裁决结果,或者补正范围明显超出了法定事项,这种朝令夕改、随心所欲的做法在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看来必然是极不严肃的,不仅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使仲裁机构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因此,补正的适用范围应当严格控制在法律规定的事项之内,补正程序的适用也应当谨慎。最高人民法院在2006年1月24日作出的答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是否裁定撤销××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的请示的复函》([2005] 民四他字第51号)中,就某仲裁机构不当补正的做法进行了阐述,其指出,××仲裁委员会就××公司与××公司之间的纠纷于2000年12月26日曾经做出了×仲裁字[2000]第33号仲裁裁决,但又于同年12月28日做出×仲裁补字[2000]第1号仲裁裁决,撤销了×仲裁字[2000]第33号裁决。[4]《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裁决书中的文字、计算错误或者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仲裁庭应当补正;当事人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可以请求仲裁庭补正”。《××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四十六条第三款规定:“仲裁庭做出的补正或者补充裁决,是原裁决书的组成部分”。有关法律与仲裁规则仅授权仲裁委员会可以就程序和遗漏事项做出补充裁决,没有授权仲裁委员会撤销其已经做出、送达且生效的仲裁裁决。××仲裁委员会在对同一纠纷已经做出仲裁裁决的情况下,又做出撤销原裁决的补充裁决缺乏法律依据,也不符合《××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的情况,人民法院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七十条的规定撤销仲裁裁决。鉴于本案仲裁裁决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这种对程序的违反(以补充裁决撤销原裁决)对当事人权利的影响可以以通知仲裁庭重新仲裁的方式纠正。根据本案所涉仲裁裁决的实际情况,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通知仲裁庭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仲裁,并裁定中止撤销程序。仲裁庭拒绝重新仲裁的,应当裁定恢复撤销程序,依法一并撤销该两仲裁裁决。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上述个案复函可以看出,仲裁机构(仲裁庭)未按照法律规定行使补正权的,构成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将在司法监督程序中面临仲裁裁决被撤销或者不予执行的风险。
四、补正程序的制度架构和设想
参考我国国内仲裁实践以及国际商事仲裁的通行作法,笔者对仲裁制度下的补正程序作如下设想和完善。
1、补正的对象。
从我国《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来看,我国仲裁程序中的裁判文书分为三种,即裁决书、调解书和决定书,[5]而在民事诉讼程序中,则分别名为判决书、调解书和裁定书。[6]就仲裁中的裁判文书而言,裁决书和调解书均为包含实体裁处内容的结案文书,一旦败诉方不履行,胜诉方可据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对仲裁申请不予支持的除外)。而决定书则是对仲裁过程中的部分程序性争议所作出的结论,其中有些是阶段性的程序事项,如中止仲裁程序、驳回仲裁员回避申请、驳回仲裁协议效力异议等,而有些则亦为结案文书,如同意撤回仲裁申请、仲裁协议效力异议成立等所作出的决定。考虑到错漏发生的盖然性,与裁决书一样,调解书和决定书亦是由仲裁庭(仲裁机构)所制作,其亦有发生疏漏之可能性,也同等有纠正疏漏之需求。从我国民事诉讼法律的相关规定来看,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40条列举了10类裁定书的适用范围,其中第(七)项为“补正判决书中的笔误”。虽然《民事诉讼法》亦仅提及了补正裁定限于判决书,但最高人民法院在2004年出台的《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6条明确:“当事人以民事调解书与调解协议的原意不一致为由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异议成立的,应当根据调解协议裁定补正民事调解书的相关内容。”而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法院诉讼文书样式》中对民事补正裁定的范围进一步作了扩充,即明确所列的补正裁定书样式系供各级法院对本院制作的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或民事调解书予以补正时使用。由此可见,在现行的诉讼程序中,补正的范围包含了判决书、调解书和裁定书,参照上述作法,笔者认为,仲裁程序中的补正对象也应包含裁决书、调解书和决定书。事实上,一些仲裁机构已经通过自行制定仲裁规则的方式,弥补了仲裁法中补正范围过窄的上述局限。例如,《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五十六条规定:对生效的调解书中的文字笔误仲裁庭应当补正;当事人自调解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可以请求仲裁庭补正。仲裁庭作出的补正决定书,与调解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2、补正的内容
(1)关于补正内容的界定
我国《仲裁法》对补正的内容列举为3项,即文字错误、计算错误和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笔者认为,对上述内容的理解应注意以下几点。
①文字错误。文字错误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因为任何文字上的不一致都可归类于此,从而导致补正范围可无限扩大。而前文已提及的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40条则用了“笔误”这一字眼。此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六十条又对“笔误”的范围作了界定,即“笔误”为“法律文书误写、误算,诉讼费用漏写、误算和其他笔误”。笔者认为,“笔误”相对于“错误”更适合于补正的范畴。“错误”的外延太宽泛,而笔误则特指因疏忽而导致的书写错误,通常包括比较明显的错字、别字、漏字等,这比较贴切于纠误但不滥用的补正立法目的,也便于实践中对补正的尺度更准确的把握。
②计算错误。顾名思义,是指在数字、金额、计算方法、计算公式上的误写或者误算。例如,合同中约定的价款为100,000元,但裁决书中误写为100,000万元;又例如,裁决书中列举了违约金的计算公式,但根据该公式计算出的金额是错误的。上述情形均属于可补正的范围。
③漏裁。所谓漏裁,是指当事人已经提出仲裁申请,但仲裁庭在裁决书中遗漏处理的情形。我国《仲裁法》规定仲裁裁决须以书面裁决书的形式作出,而裁决书中的主文部分即为仲裁庭的裁决意见,因此漏裁的衡量标志为当事人的仲裁请求与最终裁决书中的主文部分的对应程度。就这点而言,漏裁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仲裁庭原本已经注意到该请求且已形成裁决意见,但在裁决书的主文中遗漏表述了,属于技术性的漏裁;另一种是仲裁庭自始至终忽略了,既没有形成裁决意见,也没有在裁决书中载明,属于实质性的漏裁。从《仲裁法》第五十六条关于“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事项”这一表述来看,法律显然仅赋予前者以补正的机会。而后者,则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仅可以通过裁决作出后司法监督程序中重新仲裁乃至部分撤销裁决来加以弥补。目前,多数国家对漏裁的范围把握的较为宽松,即并不局限于“仲裁庭已经裁决”这一前置条件。如在国际商事仲裁界有广泛影响力的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制订的《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第33条规定:除非当事各方另有协议,当事一方在收到裁决书后30天内可以在通知当事他方后请求仲裁庭对已在仲裁程序中提出但在裁决书中遗漏的申诉事项作出追加裁决。如果仲裁庭认为其请求合理,应在60天内作出追加裁决。笔者也呼吁将来仲裁法修改时对漏裁的范围予以放宽。
鉴于我国仲裁立法的现状,在《仲裁法》和司法解释未予修正的情况下,且《仲裁法》亦未对何谓“仲裁庭已经裁决”作明确界定,这一情形的尺度如何把握?笔者认为,实践中宜有相应的证据证明符合“仲裁庭已经裁决但在裁决书中遗漏”这一构成要件,以在日后可能的司法监督程序中有据可查。包括:1、通过裁决书的字里行间证明。这主要指在裁决书的理由部分,仲裁庭已经阐明了裁决意见,但在主文中却漏写具体的裁决内容。此时可基于裁决书的前后文来印证是否属于法定漏裁的范畴。例如,在一起仲裁案件中,申请人提出了3项仲裁申请。仲裁庭在裁决书的说理部分中,明确了对第一、二项请求予以支持,对第三项请求不予支持。但在裁决书的主文部分,仲裁庭只裁决了被申请人履行第一、二项的支付义务,而忘了写上“申请人的其余仲裁请求不予支持”。当事人提出了三项请求,仲裁庭在主文中只对其中的两项给出了结论,这显然属于漏裁的情形,而从裁决书的整体来看,仲裁庭实际上已经表明了对全部三项请求的意见,只是在主文中遗漏表述,此种情形应当可以补正。2、通过评议笔录或者相关文件证明。例如,仲裁庭在评议时已经对请求事项形成了一致的裁决意见,评议笔录中已经明确记明,但在起草裁决书时遗漏了某项已评议的裁决内容。又例如,仲裁庭提交的裁决书起草稿中写明了完整的裁决意见,但秘书在打印或者制作裁决书时遗漏了。上述情形,鉴于有相关文件可资证明仲裁庭已形成了裁决意见,故笔者认为也属可补正的范畴。
(2)关于裁决书的主文部分是否可以补正。
就此问题,实践中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主文部分涉及到当事人的实体权益,一旦允许对主文补正,容易造成随意补正和滥用补正,损害仲裁庭和仲裁机构的威信。另一种观点认为,法律并未明确裁决主文不得补正,法无禁止便可行。笔者认为,揣摩立法精神,仲裁裁决书的补正主要适用于一些较为明显的技术性或常识性的错误,如误写(包括文字误载,文字表述存在语法错误,文义不清产生歧义但对裁判结果正确性不产生重大影响等)、误算(包括金额误算,诉讼费用的误算等)外,部分非主要事实认定错误或法律条文引用不当,但未影响裁判结果的正确性的;裁判项目的技术性遗漏和其他未影响裁判结果正确性和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裁判瑕疵等。对于裁决主文,确实不宜轻易加以补正。但如果符合法律规定的可补正范围,则可以适用之。例如,主文中当事人名称有误,仲裁费金额有误,此时可以通过补正的形式弥补错误。
(3)关于国外法律对补正内容的相关规定
从国外相关的仲裁立法来看,其规定的可补正的范畴基本与我国相似,仅在前文已提及的漏裁范围上相较我国更为宽松。如《英国1996年仲裁法》第57条规定了两种可予补正的情形:A就消除因失误或忽略而引起的文字错误或者明确或消除裁决书中的含糊不清的内容等;B就任何已向仲裁庭提出但未经裁决处理的请求。《德国民事诉讼法典》第1058条规定:任何一方当事人均可请求仲裁庭:(1)更正裁决中的计算错误、誊写、打印错误或其他类似性质的错误;(2)就裁决中特定部分作出解释;(3)就仲裁程序中提出但在裁决中遗漏的请求作出补充判决。
3、补正文书的形式
对于补正文书采取何种形式,仲裁法没有明确规定。由于补正是一种程序事项,参照于法院一律以裁定书的形式进行补正的做法,实践中一些仲裁机构均采用决定书的形式来作出补正。如《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八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书面提出补正申请的,仲裁庭应在十五日内完成审核,认为应当予以补正的,必须作出补正决定书。补正决定书中应写明,补正决定书是被补正的裁决书、调解书的组成部分,与裁决书、调解书同时发生法律效力。然而笔者注意到,《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关于补正的范围有一个区别,就是前者较后者多了关于漏裁的情形,而如果对漏裁事项进行增补,显然是一个新的裁决意见,并牵涉到当事人据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似不宜以决定书的形式作出。从国外相关立法来看,基本上也是将技术性笔误与漏裁加以区别对待,即对技术性笔误采用补正决定的形式,对漏裁事项采用补充裁决的形式。如《1999年瑞典仲裁法》第32条规定:如仲裁庭发现裁决书中含有仲裁员或其他人的打印、计算或者其他类似错误,或者仲裁庭因疏忽对应在裁决中处理的事项未作裁决,则仲裁庭可在裁决书作出之日起30日内决定作出更正或者补充裁决。当前,不少国内仲裁机构亦通过自行制订仲裁规则的方式,对上述操作行为做了明确。如《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08年4月1日起施行)第四十六条规定:对裁决书中的文字、计算错误或者仲裁庭意见部分对当事人申请仲裁的事项已经作出判断但在裁决主文遗漏的, 仲裁庭应当补正。裁决书对当事人申请仲裁的事项遗漏的, 仲裁庭应当作出补充裁决。当事人发现裁决书中有前款规定情形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书面请求仲裁庭补正或者作出补充裁决。仲裁庭作出的补正或者补充裁决,是原裁决书的组成部分。
4、补正的程序和期限
《仲裁法》对仲裁庭实施补正行为的程序和期限均未作规定。对于补正是否需经特定程序方能作出,笔者认为,由于补正主要是对裁判文书中的技术性错误进行更正,并不涉及新的事实需重新查明,此时原审理程序亦早已终结,故通常可径行作出补正决定。但对于当事人书面申请补正但仲裁庭不同意补正的,宜给予当事人书面回复并告知仲裁庭的意见。此外,对于由三位仲裁员组成仲裁庭的案件,无论是否同意补正,仲裁庭对此问题应重新评议并制作笔录归卷。对于补正的期限,宜在立法或者仲裁规则中加以规定,以明确仲裁庭之职责,避免久拖不决之现象。《德国民事诉讼法典(第十编)》第1058条规定:仲裁庭应在一个月之内对裁决书作出更正和解释,在两个月之内作出补充裁决。国内一些仲裁机构在仲裁规则中作了规定,如前文列举的上海仲裁委员会就在其仲裁规则中明确,对当事人申请补正的,仲裁庭应在15日内作出决定。
5、补正的主体
我国《仲裁法》仅规定了补正主体为仲裁庭,而实践中确实绝大多数的裁判文书是否予以补正均由仲裁庭决定,所作出的补正文书也均由仲裁庭签名并以仲裁庭的名义作出。然而,如前所述,仲裁裁判文书包含了裁决书、调解书和决定书这三大类型,其中前两者必定由仲裁庭作出,对该两类文书的补正自然由仲裁庭作出。而决定书则区别两种情况,一种以仲裁庭的名义作出,一种以仲裁委员会的名义作出。例如,仲裁庭组成之前同意申请人撤回仲裁请求的决定书;仲裁庭组成之前当事人管辖权异议成立所作出的决定书;对当事人申请仲裁员回避作出的决定书等等。这些决定书均是以仲裁委员会的名义作出,一旦其中产生错误需要补正,则该补正文书应由仲裁委员会决定,并以仲裁委员会的名义发出。综上,补正的决定主体应与被补正文书的原作出主体相一致,即原裁判文书系由仲裁庭作出,相应的是否补正的决定仍由其作出;原裁判文书系由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补正决定的主体应为仲裁委员会。
6、补正的生效时间
补正文书构成原裁判文书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一点通常没有异议。但补正文书何时生效,实践中有不同的看法,一种观点认为补正文书与被补正的裁判文书同时发生法律效力;另一种观点认为补正文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笔者认为,我国《仲裁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当事人申请撤销裁决的,应当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因此,法律文书的生效时间关系到当事人救济权利的起算时间,对于补正文书的生效时间,宜根据补正文书的具体内容加以区别对待。(1)如果补正决定只是针对个别文字、数字等轻微错误作出,对原裁决书的裁决内容没有影响的话,该补正决定书应与原裁判文书同时发生法律效力,则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而申请撤销的起算期限应从收到原裁决书之日起开始计算;(2)如果补正是针对漏裁事宜,即以前文所述的补充裁决的形式作出,则此时构成了一项新的裁决,构成了对原裁决内容的改变,此时新的补充裁决书直接影响了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可能对当事人是否采取申请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文书的救济手段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则该文书应自作出之日起生效,当事人自收到该补充裁决书后,如果对其内容有异议的,应当重新计算当事人提出司法救济的期限。(3)如果所谓的补正决定明显超越了法律规定的范围,基于前文所援引的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回复,该行为构成了“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之情形,则此时不管原裁决书的司法救济期限是否届满,当事人自收到补正文书后可以重新提出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例如,某案仲裁庭于2008年7月20日作出裁决,当事人于7月22日收到该案的裁决书。根据仲裁法的规定,当事人申请撤销裁决的期限应截止于2009年1月21日。后该案仲裁庭于2009年3月作出了一份补正裁决,以文字错误为由,对原裁决书中的理由和裁决主文作了截然相反的更正。上述情形明显违反了仲裁法的相关规定,此时当事人自收到该补正裁决后,重新享有了6个月的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期限。而且鉴于仲裁庭对同一案件作出了完全不同的两份裁决,当事人可以对前后两份裁决文书一并申请撤销。
五、相关建议和措施
1、通过立法完善补正制度。法律所具有的重要功能之一是指引作用。依法办事的前提是有法可依。鉴于《仲裁法》对仲裁补正制度的规定太过原则,且《仲裁法》自1994年颁布以来已过去了17年,实践中也出现了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因此希望通过《仲裁法》的修订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出台对补正制度加以明确和完善,以利于仲裁实践中的操作和把握。
2、加强仲裁人员的责任意识,提高裁判文书的撰写水平。裁判文书代表了仲裁庭的水平,也体现了仲裁机构的形象。一份裁判文书如果存在笔误、错漏等情况,即使裁决结果再公正,即使仲裁程序再快捷,总给人以“美中不足”之感。因此,要建立健全裁判文书拟写、核对、复核制度。仲裁庭在撰写、签发裁决书时要严谨负责,仲裁机构工作人员在打印、发送裁决书时要杜绝错误,努力提高法律文书的质量,真正使裁判文书成为展示仲裁公正高效的载体。 
3、加大对差错文书责任人的追究力度。要坚决克服“文书差错无关紧要”的错误观念,真正绷紧文书质量这根弦。要将补正率列为仲裁员和仲裁工作人员考评的重要指标之一,对因责任心不强造成裁判文书差错的,要分清责任,对一般笔误的给予警告,对笔误严重,影响恶劣的,甚至导致裁决被法院撤销或者发回重新仲裁的,要一案一查,予以通报,力争举一反三,并以此来督促仲裁人员勤勉敬业地履行仲裁职责。
  


[1] 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一部部长、金融仲裁院副院长。
[2]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六条。
[3]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 对依法设立的仲裁机构的裁决,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4] 因援引该复函仅为提示不当补正的法律风险,故此处隐去了涉及仲裁委员会和当事人的具体名称。
[5]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中涉及了仲裁裁判文书的种类。
[6]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四十条中涉及了诉讼文书的种类。

 

(作者:陆春玮 编辑:min)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