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冷硬钢卷买卖合同争议案

2012-03-20 04:58:59 浏览次数:2076

案例名称:冷硬钢卷买卖合同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10722cietac2011

案例类型:买卖

裁决机构/年份:贸仲/2011

关键词: 信用证 保函 清洁提单 议付 违约

案例摘要:

 

    买方在已知第三方为卖方代理的情况下与第三方签订买卖合同,购买冷硬钢卷,合同中对货物质量及包装进行了详细的约定。货物由第三方办理海运,运达最终购买人时发现部分货物质量有问题,且包装破损。最终购买人在与买方沟通未果的情况下将买方起诉至尼日尼亚XXXX法院。买方遂根据仲裁条款以卖方为被申请人提起仲裁。仲裁中买方认为卖方提供的货物本身存在质量问题且未按照合同要求进行包装致使货物到达最终购买人时出现损坏,而第三方却通过伪造最终购买人出具保函换取清洁提单进行议付。买方据此请求仲裁庭裁决卖方赔偿因货物质量问题给买方造成的损失及议付货款给买方造成的资金占用损失。卖方则认为货物质量与包装符合合同约定且经过第三方机构检验合格,货物到达最终购买人出现的损坏则应归咎于承运人积载不当,且承运人已经与最终购买人达成和解,损失赔偿款项也已经支付给买方,买方没有遭受实际损失,提起的仲裁请求不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人:HD CORPORATION

    被 申 请 人:霸州市SL实业有限公司

 

一 案   

 

申请人与安徽省WK发展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WK”)于2008416日签订了《买卖合同》(Sales Contract)(以下简称“本案合同”)。本案合同约定,安徽WK以每吨1,135美元的单价向申请人提供700吨冷硬钢卷(以下简称“本案货物”),合同总价794,500美元。本案合同签订后,霸州市SL实业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交付了本案货物。但是,在履行本案合同过程中,当事人之间发生了纠纷,申请人遂以霸州市SL实业有限公司为被申请人提起了仲裁申请。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如下: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因货物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而导致的直接损失424,608.04美元,以及间接损失(转售差价)16,834.68美元;

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因其使用保函换取清洁提单议付货款给申请人造成的资金占用损失49,463.65美元(2008年7月1至2009年12月31),以及自201011日起至裁定之日按同等利率计算的利息;

3、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因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律师费44,000美元,以及本案的全部仲裁费用。

申请人诉称:

申请人与安徽WK签订本案合同当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出函件,表示愿意按照本案合同的约定履行合同义务,接受本案合同约束。对此,申请人亦表示同意。本案合同签订后,尽管所有文件及单据上显示的当事人均为安徽WK,但却由被申请人实际履行了交货的义务。可见,安徽WK是作为被申请人的代理人签订并履行本案合同的。

2008422申请人开立了以安徽WK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其后,安徽WK以申请人的下家PGLtd.(以下简称“最终购买人”)为收货人办理了相应的海运手续。最终,安徽WK持承运人于2008613日签发的提单及其他相关单据在银行议付了货款。

 2008年7月26,货物到达目的港尼日利亚拉各斯后,经过一系列报关手续,全部交付给最终购买人。最终购买人收到货物后,发现货物外观存在严重瑕疵,遂于2008年7月29委托检验机构TA对该批货物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申请人交付的货物中,45卷全部毁损,丧失使用价值;2卷分别毁损30%35%。毁损的原因为,卷芯材质使用不当,即包装不良所致。

鉴于货物毁损严重,最终购买人向申请人提出了索赔,申请人遂立即与被申请人联系并提出异议以及索赔,同时要求其立即予以处理,但被申请人却未能在合理的时间内给予申请人满意的答复。尽管,其后申请人又多次催促被申请人,但对于申请人提出的异议与要求,被申请人始终未能提出令人满意的解决办法。

关于货物包装和品质的问题,最终购买人向申请人提供了其与承运人ZY航运股份公司(以下简称“ZY”)之间沟通的资料,包括安徽WK向承运人出具的保函,其伪造的收货人(即最终购买人)请求承运人出具清洁提单的保函,以及装船时SI Co,. LTD对货物进行检验的报告。根据SI在码头和船上检验的结果显示,交付货物中的12卷卷曲变形严重、18卷固定带(securing band)脱落、16卷包装破损。

可见,在货物交付时,不仅是卷芯材质使用不当,同时货物外在包装亦存在重大质量及包装瑕疵。同时,安徽WK在货物包装存在瑕疵的情况下使用保函换取清洁提单,进而向银行议付货款。

综上所述,由于被申请人供应的货物质量不符合约定,致使申请人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具体金额以及计算方法如下:

货物毁损损失:424,608.04美元(包括,全部毁损的45卷合同价格:368.77MT×USD1,135/MTUSD418,553.95,加部分毁损的2卷合同价格:[8.2MT×30%+8.21MT×35%]× USD1,135MT = USD6,054.09)

合同履行预期利益:16,834.68美元(毁损货物的转售差价:[368.77MT+{8.2MT×30%+8.21MT×35%}×[USD1,180/MT-USD1,135/MT]USD16,834.68

资金占用损失:49,463.65美元(资金占用损失,按被申请人议付货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6个月至1年短期贷款利率7.47%计算,[USD424,608.04+USD16,834.68]×7.47%×1.5USD49,463.65

共计:490,906.37美元

综上,申请人请求仲裁庭裁定由被申请人承担因交付货物质量瑕疵而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490,906.37美元,为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律师费44,000美元,以及由申请人预付的全部仲裁费。

被申请人答辩称:

1.被申请人所交付的本案货物的包装符合申请人与安徽WK之间签订的本案合同的包装要求。本案合同关于本案货物的包装要求:Packing: Standard Export Package, Packing with PP and Steel Plate. Edge Protected. 本案合同第2.5条进一步规定:Packing: Mill’s Standard Export Packing. 上列约定明确规定了对被申请人所提供的本案货物的包装要求。

为了完成供货任务,被申请人与货物生产厂家霸州市HD冷轧钢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HD”)订立了工矿产品供货合同,由HD负责制作本案货物。供货合同第6条约定:包装标准、包装物的供应和回收:供方标准出口包装:一层塑料薄膜,一层PP防护膜,外加钢质防护板,加里外护角。卷重在6-8.5吨。材料不允许卷边或裂边,包装物不回收。

被申请人与生产厂家所签订的合同中关于货物包装的约定,不仅与所提交的本案合同的约定完全一致,而且更加详细具体,生产厂家更进一步向被申请人提供了详细的包装说明。

2008523,本案货物生产完毕。在进行生产时工厂严格按照双方合同的约定以及该厂本身所制订的出口标准包装方式对货物进行了包装。528日,HD对该批货物的品质和包装进行了检验,检验结果符合合同要求及生产厂家制定的产品包装规范。

不仅如此,本案货物的包装符合合同要求的事实,在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所提交的各种证据中也清楚地显示:被申请人所提供的货物装前照片显示,货物里、外、侧面均用钢制护板包裹,里、外、侧均有钢制护角包边,并以横向捆扎四道钢带,纵向捆扎一道钢带加以固定。

此外,在申请人所提交的相关检验报告中,如装前检验报告也描述了本案货物具有上述包装的事实,尽管其描述的是有关具体的包装物破损的情况,如包角变形、固定钢带断裂、护板破损,但不可否认,该货物显然是以本案合同约定的方式进行了包装;而申请人所提交的卸港检验报告,也描述了货物的包装:Coils of the steel sheets with paper board cores, entire coils wrapped with steel sheets and banded with metal straps. 至于上述检验报告所描述的外表包装损坏,以及钢卷被压扁,其责任并不属于被申请人。

综上,不论被申请人所提交的证据还是申请人所提交的证据,均直接或间接地印证了本案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要求。

2.本案货物已经按照本案合同的约定进行了检验,检验结果表明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的包装标准。根据申请人所提交的本案合同第4条的约定:IVInspection: 4.1 Mill’s inspection prior to shipment. 上列约定可以作出两种理解,一种理解,是按照买卖合同的交易惯例,理解为货物在装船前由买方在工厂进行检验;另一种理解,是按照本条款的语文含义,理解为:装船前由工厂进行检验。而无论哪一种理解,本案货物的质量与包装的检验均已在装船前检验完毕。根据被申请人所提交的证据,本案货物生产完毕后,生产厂家,即工厂已经对货物的品质和包装进行了检验,结果为合格。这意味着货物已经按本案合同约定的检验标准进行了检验,而检验合格的结果,意味着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要求。

3.申请人提交的、唯一证明货损属于包装不良所致的目的港检验报告缺乏客观性。申请人指称本案货物在目的港有45卷压扁,并提交由TA出具的检验报告,用以证明此种被压扁的损失是由于本案货物未安装钢质桶芯所致,属于货物的包装不良。被申请人认为,该检验报告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1)检验报告未能明确货物被压扁的直接原因,其结论缺乏科学性和客观性。检验报告把本案货物被压扁归咎于卷芯的材质,认为The cores were made of paper board instead of very think steel and as a result, could not withstand the rigors of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The core of any coil is the center of gravity on which the weight of the coil is exerted.

根据被申请人所提供的产品包装规范,0.3毫米以下的钢板需要加装防塌纸筒。这是由于此种产品较薄,加装防塌纸筒是为了防止此种产品内部塌陷;而0.3毫米以上的产品不需要加装防塌纸筒,这是由于这种产品本身较厚,卷成圆形其自身具有向外的张力。申请人与安徽WK签订的本案合同约定的包装标准为工厂标准出口包装,而工厂对于此种货物的出口标准包装就是加装防塌纸筒,故此种包装并不违反本案合同约定。

此外,只要简单对比一下申请人所提交的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些钢卷的卷芯已经由圆形被压成了一条缝,甚至连纸质卷芯都被压了出来,显然是外力强力挤压、砸压而被压扁,而不是自行塌陷;而且,稍有一点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钢卷被卷成圆形,其本身就具有向外的张力,如果受重力的作用自行塌陷,也只能塌成椭圆形,而不可能扁了,所以,检验报告的上述结论缺乏科学性,是极其荒谬的。

2)检验报告所认定的致损原因与本案货物的毁损状况之间缺乏因果关系。根据检验报告的认定,货物被压扁的这种结果,是由于货物在航次中遭遇了国际运输的艰辛,加上钢卷自身重量压向卷芯,使得防塌纸筒无法承重。然而,被申请人所提供的88卷货物中,有41卷被认定为完好无损,这一事实足以否定检验报告关于受损货物致损原因的认定。本案钢卷同一生产厂家生产,采用同样材质的防塌纸筒,装载在同一货轮,如果钢卷自身重量压向卷芯,则同种材质的防塌纸筒,毫无疑问将承受同样的向心重力;所称的国际运输的艰辛,也必然由所有的钢卷货物共同承担、共同“享受”,出现的结果必然是同一结果,要么全部压扁,要么全都没扁,怎么可能一部分被压扁而另一部分完好?很显然,41卷货物完好无损的事实,足以割裂检验报告对于致损原因和损坏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

4.所发生的货物压扁的损失与货物包装无关。申请人为加强其指称货物包装不良导致货物损失的说服力,还提供了由SI Co.Ltd.出具的装运港检验报告,用以证明本案货物在装运港就存在包装不良的状况。被申请人认为,该材料所描述的外表包装的状况不良,即使属实,也与本案货物被压扁的损害状况无任何因果关系,换言之,即使本案货物确如装运港检验报告所显示的存在外表包装不良,也决不会导致货物被压扁的损失结果发生。

装运港检验报告显示,本案货物有12卷包角严重变形、18卷捆扎带部分脱落、16卷外包装破损。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描述虽然显示有46卷发生损坏,但检验报告未清楚地描述上述损坏是发生在不同的钢卷上,还是相同的钢卷发生了不同的损坏;其次,有必要明确提出的是,本案合同中所规定的包装方式是有其专门的保护作用的:钢卷的包角是为了保护钢卷的底边不卷边、不被磕损;钢卷的捆扎钢带是为了对钢卷自身起束缚和固定作用以防止开卷散落;而钢卷外部和侧面的钢质护板是为了保护钢卷外部不被划伤、刮损。很显然,如果装运港检验报告所描述的上述外包装损坏的状况属实,其进一步恶化发展的结果,是钢卷的底边卷起、钢卷本身散捆以及钢卷表皮因缺乏外包装的保护而被划伤或锈损。但是,以上的这些外包装破损的现状,即使再进一步恶化,也决不会造成钢卷被压扁的损坏状况。因此,目的港所发现的货物被压扁的损失状况与装运港所显示的外包装破损之间,绝无任何因果关系,被压扁的损坏状况,更不是这些外包装损坏恶化后导致的结果。

5.货物压扁系外力所致,是货物在运输途中发生滚舱,互相挤压,属于承运人积载不当,与钢卷卷芯的材质无关。根据卸载港照片所显示的钢卷被压扁的状况分析,该钢卷显然是在航次中因捆扎不牢或积载不当,导致钢卷之间互相挤压而被压扁。根据航运实务,承运人运载钢卷等圆形件货,不仅需要在钢卷底部加以衬垫,防止滚动,还要在各钢卷之间缚以坚实的捆扎材料加以固定,以防止钢卷在长途运输过程中因遭受颠簸而互相挤压变形。此外,根据承运该批货物船舶的积载图的记载,发现本案货物被装载于船舶的尾舱,此舱除装载被申请人的700吨货物外,还装载了其他货物共计2,000余吨,如此多的货物分别装入舱内,显然是货物被分层罗高码放,此种码放方式,如果货物之间的捆扎不牢固,必然会造成钢卷之间受挤压而变形。而本案货物到达卸港被发现压扁,足以推断出货物是因为受到强力的、连续的、直接作用于货物表面的外部物体的强力挤压所致,这很显然是由于船方的积载不当、捆扎不牢所致。

进一步而言,钢卷卷芯以防塌纸筒支撑,其目的是防止钢卷自身向内塌陷,而此种防塌纸筒紧贴于钢卷本身,使纸筒与钢卷进一步形成整体向外张力,足以支撑钢卷本身重量以及陆海运输的风浪颠簸,如无外力直接作用于钢卷表面,最多是造成钢卷向内部成椭圆型塌陷,而决不可能产生被挤扁或压扁的状况。

6.最终收货人所提及的包装要求,与被申请人无关,且在与安徽WK的本案合同中也未载明。在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中,包括一份据称是国外收货人发送给申请人的一份抗议函,其中注明了收货人要求申请人提供货物的包装的规定,抄录如下:Packing-Good export packing to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A. All coils should be packed using steel straps.

B. All coils should use only steel side covers and top covers (no plastic sheet cover is allowed.)

C. All the coils to be cropped to gauge and all coils should have a min 3mm and above strong sleeve thickness.

提请仲裁庭留意,上列收货人与申请人之间关于包装标准之约定,其A项和B项与申请人及安徽WK、被申请人与本案货物的生产厂家HD所约定的标准完全一致。

然而,收货人所要求的C项,以3毫米厚的钢质套筒作为卷芯,不仅在申请人与安徽WK的本案合同中没有约定,而且,经仔细查阅申请人所提供的与收货人之间的合同,也无此项约定。无庸赘言,合同一方当事人无权将合同没有约定的义务加诸于另一方当事人,加装3毫米厚的钢质卷芯,不仅增加了货物成本,是货物卖方增加了额外的制造费用,同时也起不到卷芯的额外支撑作用。被申请人所使用的防塌纸筒以牛皮纸层层卷粘,厚度约为1厘米以上,其所产生的向外支撑作用,显然不会低于仅有3毫米厚的钢质卷芯。

7.申请人无证据证明本案货物就是其交付给最终购买人的货物,且不能证明其遭受了任何损失,其所提出的索赔,无任何法律依据。

8.根据适用于本案的准据法,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应全部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所提供的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约定,所产生的损失与货物的包装及卷芯的材质无任何因果关系,货物被压扁系承运人积载不当所致,被申请人无任何过错。因此,请求仲裁庭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申请人的代理人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首先,关于本案事实经过。2008年初,申请人为购买冷硬钢卷与被申请人进行了一系列协商,待双方就各项交易条件达成一致后,应被申请人要求,由安徽WK2008416日与申请人签订了本案合同。本案合同关于包装的内容为:包装:Standard Export Packing, Mill’s Standard Export Packing. 本案合同签订后,尽管所有文件及单据上显示的当事方均为安徽WK,但却由被申请人实际履行了交货义务。2008613日至14日,SI根据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委托,在新港码头就An Long Jiang号船舶所载的所有货物,包括本案货物的装船、配载及货物状态进行了例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本案货物:112卷外观严重变形,218卷保护带部分脱落,316卷包装局部撕裂。本案货物共88卷中,在装船离港之前已有46卷的包装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在货物包装损坏严重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出具LOI换取了承运人的清洁提单。本案货物到达目的港后,最终购买人发现货物的外观存在严重的瑕疵,曾试图要求保险公司理赔,并委托第三方检验机构TA在目的港对本案货物进行了检验。保险公司认定货物损坏的原因并非在货运过程中形成而是在装船之前已经形成,而且基于托运人出具的LOI,决定不予理赔。鉴于本案货物损坏情况严重,最终购买人向申请人提出了索赔,申请人遂立即与被申请人联系并提出异议以及索赔。申请人请求最终购买人委托SGS2008822日在最终购买人的仓库对本案货物进行了检验,并出具了检验报告。

第二,申请人认为本案货物包装不当是造成损失的原因。(1)被申请人受本案合同约束,应全面履行本案合同约定的卖方义务。从本案合同签订的过程看,申请人在本案合同签订前,一直与被申请人就本案合同的签订进行协商,双方协商达成一致后,申请人亦是根据被申请人的要求,与安徽WK签订了本案合同。也就是说,在本案合同签订当时,申请人即已获知被申请人与安徽WK间的代理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本案中,作为第三人的申请人,在签订本案合同时,已明确获知被申请人与安徽WK间的代理关系,因此,本案合同应当直接约束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同时,被申请人于本案合同签订日向申请人发出函件,表示其按照本案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接受本案合同约束。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应受本案合同的全面约束,承担相关义务和责任,包括承担受托人安徽WK在履行本案合同过程中的所有行为之结果和相应的责任。(2)标准出口包装,最起码应当采用保全和保护货物的方式包装,且应当适航。关于本案货物的包装,本案合同第1条规定,Packing: Standard export package with PP and steel plate. Edge protected. 同时,本案合同第2.5条规定,Packing: Mill’s standard export packing. 除了上述规定,双方没有在合同签订前进一步约定包装的详细方式,也没有达成其他合意。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除双方当事人业已另有协议外,货物按照同类货物通用的方式装箱或包装,如果没有此种通用方式,则按照足以保全和保护货物的方式装箱或包装;否则,视为与合同不符。本案货物部分损坏的事实也证明,被申请人对本案货物的包装没有能够有效的保全和保护货物,不符合《公约》第三十五条之“按照足以保全和保护货物的方式装箱或包装”的规定。综上,在本案合同双方对本案货物包装没有达成合意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对本案货物的包装既不符合业内通用的包装方式,同时该包装亦未能有效的保全和保护本案货物。因此,本案货物包装不当是造成货物损坏的原因。(3)厂家的《产品包装规范》不符合常识,存在严重缺陷。根据被申请人提供的生产厂家《产品包装规范》,生产厂家对内销产品和出口产品使用的卷芯均为“收卷时在线安放防塌纸筒(厚度小于0.3毫米时安放,厚度大于0.3毫米时不需安放)”,即:出口与内销的包装方式相同。单纯从这一点上,就可以得出该厂家的包装规范不符合常识,不符合国际贸易惯例,是一部不合理的规范。众所周知,内销产品和外销产品在运输距离、运输环境、运输工具等方面均存在巨大的差异。在中国,内陆运输通常使用火车或者汽车,受到运输工具承载能力所限,货物的积载方式往往是单层摆放,且由于是铁路或公路运输几乎没有颠簸,即使有也是暂时和偶发性的,因此钢卷承受的重力非常有限。反观国际海运,由于船舶的承载能力大,货物通常使用多层罗列的方式进行积载,加之远洋运输过程中波浪的颠簸,钢卷承受外界压力远远大于内陆运输。因此,对于厚度较薄(通常是0.4mm以下,本案货物是0.18mm)的钢卷,业内均使用钢质卷芯,这是行业惯例。以江苏苏美达集团为例,该公司于20101015日对申请人职员李江根发出的询价邮件的回复显示,该公司对与本案货物规格相同的货物,使用钢质卷芯;从申请人从北京NDWH精密冷轧板有限公司取得的冷轧钢带包装照片中可以看出,该公司对厚度为0.16mm,单卷自重为8,755千克的冷轧钢带使用的是钢质卷芯;从申请人获取的鞍钢股份公司向台湾地区出口冷轧钢卷时的货物(0.8mmX1,219mm,单卷自重7吨)包装照片及韩国浦项向中国出口镀锌卷板时的货物(Thickness:3.2mm,单卷自重7.12吨)包装照片,可以看出,上述两公司,即使是对厚度远大于本案货物(0.18mm),但单卷自重小于本案货物(8吨),运输距离和运输时间远短于本案货物的同类产品,亦使用的是钢质卷芯。另外,申请人从冶金之家网站上查询到机械科学研究院机科发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于革刚、刘明利、孙瑞涛、柴俊英所著《对钢卷包装中几个关键技术问题的研究》一文中亦明确提到,钢卷的包装材料使用上,即便是短途运输且运输条件较好的钢卷也应当使用内铁皮,那么像本案货物这样,本身自重较大,需要约40天的远洋运输的货物,显然在包装上应当使用钢质卷芯。综上,被申请人对本案货物的包装及生产厂家的包装标准是与冷硬钢卷及同类货物国际贸易中的包装惯例不符的,是不能保护和保全本案货物的,是不适当的,是不符合常识的,是存在严重缺陷的。该厂家规范无视运输环境的巨大差异,出口包装与内销均使用相同的包装方式不符合至少需要保全和保护货物的要求,也不符合行业和国际贸易惯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对已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的,鼓励企业制定严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的企业标准,在企业内部适用”。根据前述规定,企业包装标准,至少不能低于国家和行业标准,在包装标准上至少应满足《公约》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足以保全和保护货物的方式装箱或包装”的要求。基于以上理由,该厂家《产品包装规范》不应被采纳。(4)包装不当是导致本案货物损坏的直接原因。如前所述,冷硬钢卷及同类货物的包装,应当综合考虑货物自重、运输距离、运输环境、运输方式、目的港情况及货物配载情况等因素。未考虑上述因素对货物进行包装,进而使货物包装未能起到保全和保护货物作用的包装,则是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标准出口包装”的要求,也不符合《公约》的规定,更不符合国际惯例。通过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中本案货物到港后的照片可以很直观的看出,由于使用了纸板卷芯而非钢质卷芯,本案货物已经严重变形、损坏,甚至脱落。可见,本案货物包装所使用的卷芯无法承受来自外界的压力,是本案货物损坏的直接原因。并且,从被申请人提供LOI和伪造的LOI的情形来看,对于包装不当的情况,被申请人在本案货物装船发运之前已经知晓,但遗憾的是其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被申请人应当对由于包装不当导致货物损坏的结果负全部责任。

第三,关于三份检验报告能否作为本案事实依据。申请人认为,三份检验报告相互印证,证明本案货物包装不当。本案中,SI, TASGS分别对本案货物进行了检验,并出具了检验报告。不论是在装运港进行的SI检验报告,还是在目的港的TA检验报告,还是在最终购买人仓库进行的SGS检验报告,均表明约4648卷由于包装原因严重损坏,其余则是不同程度的损坏但仍然可以使用。可见,上述三份检验报告对本案货物损坏程度结果几乎一致,相互印证了本案货物损坏情况,在全面综合审核后,存在相互关联关系、互不矛盾、且结论相同的间接证据链可以成为具有强势证明力的认定依据。

第四,关于被申请人提出的船上积载不当、部分货物完好的抗辩。申请人认为,本案货物损坏积载不当与申请人无关,是由于包装不当引起的。部分货物完好不能免除其包装不当引起其他货物损坏的责任。

被申请人代理人提交了代理意见以及对申请人代理意见的反驳意见:

首先,被申请人重申被申请人所交付的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的包装要求。本案货物已经按照本案合同的约定进行了检验,检验结果表明货物的包装符合合同约定的包装标准。根据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本案货物生产完毕后,生产厂家已经对本案货物的品质和包装进行了检验,结果为合格。这意味着货物已经按照合同约定的检验标准进行了检验,而检验合格的结果,意味着货物的包装符合本案合同要求。申请人所主张的包装不良并无任何事实依据。

其次,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交的三份检验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提交的唯一证明货损属于包装不良所致的目的港检验报告,即TA 出具的检验报告,该报告在形式上不具有真实性,在实质内容上缺乏客观性。检验报告把货物被压扁归咎于卷芯的材质是极其荒谬的。只要简单对比一下申请人所提交的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些钢卷的卷芯已经由圆形被压成了一条缝,甚至连纸质卷芯都被压了出来,显然是被外力强力挤压、砸压而被压扁,而不是自行塌陷;钢卷被卷成圆形,其自身就具有向外的张力,如果受重力作用自行塌陷,也只能塌成椭圆形而不可能扁了。申请人还提供了由SI 出具的装运港检验报告,用以证明本案货物在装运港就存在不良的状况。被申请人认为,该材料所描述的外表包装状况不良即使属实,也与本案货物被压扁的损坏状况无任何因果关系,更不是这些外包装损坏恶化后所导致的结果。本案合同的价格术语为CFR,在该条款项下,卖方将货物交于承运人,即完成了贸易合同的交货义务;该条款进一步规定,自越过船舷时起,货物灭失、损坏的风险由买方承担。货物在承运人的责任期间发生损坏,买方应当向承运人进行索赔,而不应将运输风险转嫁给卖方。申请人不应将本不属于被申请人的责任和义务强加于被申请人。退一步而言,即使被申请人被认定对本案货物在装运港装船后起运前,承担风险责任,被申请人所承担责任的范围,也仅应针对当时所发现的包角变形、钢带脱落、外包装破损承担责任,而决不应对与此毫无因果关系的钢卷被压扁的损失承担责任。为证明被申请人对货物包装不良,申请人提交了安徽WK出具给承运人的保函,并指称安徽WK伪造收货人的保函骗取清洁提单。被申请人认为,清洁提单保函并非被申请人出具,承运人与托运人对外包装的描述及所产生的责任存在争议,由托运人以保函方式换取清洁提单,符合航运惯例,客观上无欺诈的恶意。对于保函,必须结合本案货物运输的实际状况并根据航运惯例来进行分析。本案货物由承运人吊装至船舱,再由叉车来进行摆放。在这一装载过程中,极有可能造成钢卷包角、护板或钢带的损坏。装运港检验报告描述了整船货物装载后的状况,该船装载的8票与本案货物相同的钢卷,无一例外的均发生了包角、钢带和外包装的破损,这就反映了此种货物在装载的过程中发生包装损坏的必然性。由于承运人在签发提单时要将货物的外表状况在提单上进行描述,而一旦对外表状况作出了不良的批注,则提单就成为不清洁提单,影响卖方托运人依据提单结汇。在此情形下,由托运人向承运人出具保函,换取承运人签发清洁提单,这是航运惯例所允许的。此外,最终收货人所提及的包装要求,与被申请人无关,且在与安徽WK的合同中也未载明。

最后,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一直不能举证证明本案货物就是其交付给最终用户的货物,且申请人未遭受任何损失。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赔偿其货款、可得利益、资金占用利息损失,毫无根据。申请人明确确认,其已经收到全部货款,已经实现了订立本案合同的目的,并未遭受任何货款损失或其他任何损失,在此情况下,要求被申请人赔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损失,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适用于本案的准据法,即《公约》和中国法律的有关规定,请求仲裁庭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申请人就被申请人代理意见发表了补充代理意见。对本案货物包装是否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仅凭生产厂家的《产品包装规范》和《产品质检单》,单方主张其包装符合合同约定,不能证明本案货物包装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的标准出口包装,也不能证明其适航。对于TA装箱单显示:“Each coil to carry a sticker showing details: Jade Supplies”。这证明该检验报告检验货物中的88卷即为本案货物。另外,从检验货物的提单编号(TO/0001)也可以看出,该报告所检验的货物中的88卷即为本案货物。同时申请人认为,TA是作为第三方独立检验机构对本案货物作出检验的,其出具的检验报告是具有独立性的。对于SI的检验报告,申请人重申本案所涉三份检验报告的检验结果相互印证了本案货物的损坏情况。对于安徽WK出具的保函及伪造的最终购买人保函,申请人认为本案合同直接约束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安徽WK作为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在履行本案合同过程中作出的出具保函并伪造最终购买人保函换取清洁提单的行为,其法律后果和责任显然应当由被申请人承担。对于本案货物损坏的直接原因,申请人重申包装不当是货物损坏的直接原因,本案货物部分损坏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了本案货物包装是不符合本案合同约定的。对于申请人未遭受损失无权提出索赔,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作为买方,其购买的货物发生了损坏,证明其已经由于被申请人的违约行为遭受了损失。最终购买人已经对申请人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申请人就本案货物的损坏予以赔偿。申请人有向被申请人提出索赔的权利。对于本案货物的残值,申请人认为这不应成为减少被申请人赔偿责任的理由。对于检验期间,申请人认为纵观本案合同没有任何关于申请人或最终购买人应对本案货物进行检验的规定,也就更谈不上关于检验期间的规定了。在本案货物于2008726日到港后,最终购买人发现货物存在严重瑕疵,随即向申请人提出了索赔,申请人亦分别于2008917日和2009428日向被申请人发出信函,对本案货物存在的严重瑕疵提出了异议,并要求妥善解决。

针对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交的部分证据材料,如检验报告等是否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质疑,申请人提交了经过公证认证的检验报告等证据材料。被申请人就此提交了《关于对申请人提交证据材料的意见》,被申请人认为上述材料取之于尼日利亚XXXX法院,属于最终购买人作为原告在XXXX法院对申请人等提起诉讼所提交的证据材料。申请人所提交的上述经过公证认证的材料系这些诉讼材料的复印件。因此,上述经过公证认证的材料仅能证明这些材料与最终购买人向法院提交的材料是一致的,不能证明上述材料经过XXXX法院的认定是真实的。被申请人对于上述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同时,被申请人称,最终购买人已经与本案货物承运人达成和解,由承运人向最终购买人赔偿货物损失10万美元,案件经上述赔偿已经全部了解,并提供了相关和解协议的证据材料(以下简称《和解协议》)。此后,被申请人又提交了《代理词暨补充质证意见》,综述了被申请人对本案的立场,再次要求仲裁庭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申请人针对被申请人《关于对申请人提交证据材料的意见》,提交了《关于对被申请人〈关于对申请人提交证据材料的意见〉的意见》,重申了其提供的检验报告的真实性,并主张上述报告可以作为证据证明本案货物的损坏原因和损坏情况,要求被申请人就本案货物的损坏予以赔偿。同时,申请人对最终购买人的《和解协议》提出了质疑,并指出本案最终购买人对申请人的索赔诉讼依然在进行之中,本案最终购买人从未放弃任何索赔事项。

 

二 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本案合同的法律适用

本案合同并没有约定合同应适用的法律,但本案合同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中国和韩国均为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缔约国,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营业地所在国分别为韩国和中国,而且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仲裁程序中均选择了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仲裁庭应尊重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事实上的选择,本案合同适用《公约》,在《公约》没有相关规定的情况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二)关于本案合同

经过对本案的开庭审理和审阅本案证据材料,仲裁庭发现,本案合同不存在违反适用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也不存在法律规定的无效的情形。因此,仲裁庭认为,本案合同合法有效,本案合同当事人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违反本案合同约定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仲裁庭注意到安徽WK为本案合同的卖方签署方。对于本案合同的当事人,申请人诉称,在本案合同签订当时,申请人即已知道被申请人与安徽WK之间的代理关系,本案合同应当直接约束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被申请人应当承担本案合同的义务和责任。被申请人辩称其并非本案合同的当事方,本案合同项下有关货物卖方的义务并不由被申请人全部承担。经过审阅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和庭审,仲裁庭查明,被申请人作为本案“合同项下的供货方”,履行了本案合同项下的供货义务;并依据本案合同的仲裁条款的规定接受了本仲裁管辖;在本案仲裁程序中,被申请人未提出任何不受本案合同约束的证据。因此,仲裁庭认定本案合同对被申请人具有约束力。

(三)关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仲裁庭将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分述如下:

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因货物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而导致的直接损失424,608.04美元,以及间接损失(转售差价)16,834.68美元。

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因其使用保函换取清洁提单议付货款给申请人造成的资金占用损失49,463.65美元(2008年7月1至2009年12月31),以及自201011日起至裁定之日按同等利率计算的利息。

3、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因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律师费44,000美元,以及本案的全部仲裁费用。

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称,由于被申请人供应的本案货物质量不符合约定,致使申请人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具体金额以及计算方法如下:

货物毁损损失:424,608.04美元(包括,全部毁损的45卷合同价格:368.77MT×USD1,135/MTUSD418,553.95,加部分毁损的2卷合同价格: [8.2MT×30%+8.21MT×35%] ×USD1,135MTUSD6,054.09)

合同履行预期利益:16,834.68美元(毁损货物的转售差价:[368.77MT+{8.2MT×30%+8.21MT×35%}×[USD1,180/MT-USD1,135/MT]USD16,834.68

资金占用损失:49,463.65美元(资金占用损失,按被申请人议付货款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6个月至1年短期贷款利率7.47%计算,[USD424,608.04+USD16,834.68]×7.47%×1.5USD49,463.65

共计:490,906.37美元

申请人请求仲裁庭裁定由被申请人承担因交付货物质量瑕疵而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490,906.37美元,为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律师费44,000美元,以及由申请人预付的全部仲裁费。经过庭审,仲裁庭查明,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交付了本案货物,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支付了本案货物的货款并无异议。在本案中,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争议的焦点在于被申请人是否应赔偿申请人因本案货物毁损造成的经济损失。

请人提出上述仲裁请求的主要理由是,最终购买人收到本案货物后,发现货物毁损严重,向申请人提出了索赔。申请人遂立即与被申请人联系并提出异议以及索赔,同时要求其立即予以处理,但被申请人却未能在合理的时间内给予申请人满意的答复。在此期间,最终购买人在与申请人协商解决未果的情况下,在尼日利亚XXXX法院对申请人提起了索赔诉讼。因此,申请人提起仲裁,要求仲裁庭支持上述仲裁请求,裁决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因本案货物质量问题遭受的损失。

被申请人否认本案货物存在任何质量问题,并认为申请人未遭受任何损失。被申请人辩称,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赔偿其货款、可得利益、资金占用利息损失,毫无根据。申请人已明确确认,其已经收到全部货款。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已经实现了订立本案合同的目的,并未遭受任何货款损失或其他任何损失,在此情况下,要求被申请人赔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损失,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仲裁庭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根据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仲裁庭注意到,最终购买人为了向申请人索赔,在尼日利亚XXXX法院提起了诉讼。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了经过公证和认证的最终购买人对申请人提起索赔向尼日利亚XXXX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复印件。

被申请人对于上述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同时,被申请人称,申请人已经收到全部货款,并且最终购买人已经与本案货物承运人达成和解,由承运人向最终购买人赔偿货物损失10万美元,案件经上述赔偿已经全部了结,并提供了相关和解协议的证据材料。申请人对最终购买人的《和解协议》提出了质疑,并指出收到货款与本案无关,本案最终购买人对申请人的索赔诉讼依然在进行之中,本案最终购买人从未放弃任何索赔事项。

仲裁庭经过庭审,并审阅了申请人、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仲裁庭发现,根据现有证据材料,本案货物最终购买人已经向申请人提起了索赔诉讼,但无任何证据证明该索赔诉讼已经结案。申请人主张的索赔金额是根据最终购买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中有关货物毁损的情况计算出来的,但迄今为止,申请人已经收到了全部货款,申请人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因最终购买人索赔而使其遭受了实际损失。

综上所述,仲裁庭认为,根据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最终购买人向申请人提起的索赔诉讼尚在进行中,申请人未能证明其因向最终购买人提供本案货物遭受了实际损失。同时,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关于申请人已经收到全部货款的主张也未提出异议。根据《公约》第七十四条、《合同法》第一百零三条关于损害赔偿的规定,仲裁庭认为在申请人并未遭受其主张的实际损失的情况下,申请人提起本案仲裁,请求赔偿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仲裁庭对申请人的请求不予支持。

仲裁庭作出本案裁决不排除申请人将来因上述本案货物交易的诉讼而遭受实际损失时另行就此提起仲裁。同理,仲裁庭对于申请人关于被申请人交付本案货物存在瑕疵的主张和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主张的答辩在此不作论述。

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应自行承担其支出的律师费和本案仲裁费。

 

三 裁   

 

根据上述意见,仲裁庭裁决如下:

(一)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二)本案仲裁费人民币XXXX元,全部由申请人承担. 并与申请人已经预缴的仲裁费人民币XXXX元冲抵。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裁决完)

 

评述:

本案是一件买卖合同纠纷案,争议的焦点为被申请人是否应当赔偿货物损毁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本案中,最终购货人收到货物后发现货物有部分损毁,遂起诉申请人。申请人则以包装不符合要求及质量存在问题为由提起仲裁,请求赔偿损失。被申请人则认为货物质量及包装没有问题,损失的责任再承运人。仲裁庭经质证、辩论,认为截止至仲裁之日止,最终购买人起诉申请人的诉讼案并未审结,且最终购买人索赔的金额已经由承运人全额赔付给申请人,申请人并未有任何实际损失,据此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本案的亮点在于,仲裁庭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关于损害赔偿(即无损失则无赔偿)的规定驳回申请人仲裁请求的同时,没有排除申请人将来因其与最终购货人的诉讼而遭受实际损失时另行提起仲裁。同时,仲裁庭对于申请人关于被申请人交付本案货物存在瑕疵的主张和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主张的答辩在也没有在裁决中论述。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请求赔偿需有损失的存在,本案仲裁庭的审理围绕“实际损失”这个关键点,排除了 “货物质量及包装瑕疵”等其他问题的审理,裁决的公正和效率也体现了仲裁作为解决国际商事纠纷这一争议解决机制的优点。

(作者:中国仲裁网 )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