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仲裁案例

租船协议争议案

2012-03-20 04:58:16 浏览次数:1714

案例名称:租船协议争议案

案例编号:arb101019cmac2010

案例类型:租船

裁决机构/年份:海仲/2010

关键词: 租船协议 速遣费 滞期费 法定抵消权

案例摘要:

 

    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与香港市LHY有限公司先后签订两份《租船协议》,由香港市LHY有限公司按照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的要求分三船承运铁矿石,并约定了速遣费、滞期费的费率及支付期限。后双方就速遣费的支付发生纠纷,香港市LHY有限公司拒绝支付速遣费,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按照仲裁条款提起仲裁。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请求仲裁庭裁决香港市LHY有限公司支付所欠速遣费及相应利息,并承担案件仲裁费。香港市LHY有限公司认为速遣费应由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所欠的滞期费来抵消,而且速遣费利息、利息起算及利率均存在问题。

 

裁决书内容

(当事人名称已进行技术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人:BG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

    被 申 请 人:香港市LHY有限公司

 

一 案   

    

(一)申请人诉称:

12008l8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一份《租船协议》,约定由被申请人按申请人要求,分两船承运铁矿石。双方在《租船协议》第9条约定“滞期及速遣时间应以船东在装港、租家在卸港委托的代理出具的,并且经由船长及装、卸港港务局共同确认的装、卸货事实记录为依据计算。”第9Bd项约定“滞期/速遣费率:卸港滞期费为USD60,000/天,速遣费为滞期费的一半,不足一天按比例收取”。第11C款约定“如果发生装、卸港滞期/速遣费,在完成卸货并提交相关单据后 30 天内支付。”

随后,双方确定了Ocean Queen轮和Sea Coral轮履行上述《租船协议》项下的铁矿石运输义务,并在卸货过程中产生了速遣费。

200843,申请人依照《租船协议》约定通过电子邮件提交了Ocean Queen轮速遣费相关计算文件,请求被申请人支付速遣费127,124.31美元。2008419日,申请人又通过电子邮件向被申请人提交了Sea Coral轮速遣费相关计算文件,请求支付速遣费111,083.40美元。

22008417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又签订了一份《租船协议》,约定由被申请人按申请人要求承运铁矿石。双方在《租船协议》第9条约定“滞期及速遣时间应以船东在装港、租家在卸港委托的代理出具的,并且经由船长及装、卸港港务局共同确认的装、卸货事实记录为依据计算。”第9Bd项约定“滞期/速遣费率:卸港滞期费为USD45,000/天,速遣费为滞期费的一半,不足一天按比例收取”。第11C款约定“如果发生装、卸港滞期/速遣费,在完成卸货并提交相关单据后30天内支付。”

随后,双方确定了Capitola轮履行上述《租船协议》项下的铁矿石运输义务,并在卸货过程中产生了速遣费。200872日,申请人依据《租船协议》通过电子邮件向被申请人提交了Capitola轮速遣费相关文件,请求被申请人支付速遣费总计113,650.07美元。

32009429日,被申请人函至申请人,就被申请人拖欠申请人的上述两份《租船协议》项下的三笔速遣费提出了付款安排,确认速遣费的金额分别是:Ocean Queen127,124.31美元,Sea coral111,083.40美元, Capitola105,587,57美元。时至申请人提出本仲裁申请之日,被申请人仍未支付上述三笔速遣费总计343,795. 28美元。

被申请人基于上述两份《租船协议》约定就上述速遣费负有给付义务,被申请人的拖欠行为构成对申请人的违约。

4、申请人于2010625日递交的《仲裁请求的补充说明函》对其《仲裁申请书》中所列各项仲裁请求中的拖欠速遣费金额及相关利息计算作补充说明如下:

1)《仲裁申请书》中仲裁请求的第一项:“恳请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被申请人支付拖欠申请人的速遣费,合计343,795.28美元”。此项速遣费是根据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分别于200818日和2008417日签订的两份《租船协议》而发生的三船拖欠速遣费的总计,分别为Ocean Queen轮拖欠速遣费为127,124.31美元,Sea Coral轮拖欠速遣费为111,083.40美元、Capitola轮拖欠速遣费为105,587.57美元。

2)《仲裁申请书》中仲裁请求的第二项系“被申请人支付上述各笔速遣截至本仲裁申请之日201047日的利息,总计34,612.75美元,以及自申请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上述速遣费的利息”。

上述利息的计算方式为:自速遣费确定之日起30日给付期限届满后的次日起,至被申请人实际全额支付拖欠速遣费本息为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1年至3年(含3年)期的同期贷款年利率予以计算,利息计算公式为:利息=每船拖欠速遣费金额×(计息期间÷360)×中国人民银行1年至3年(含3年)期的同期贷款年利率5.4%

为便于确定数额,申请人将该利息计算至本仲裁申请提出之日,即201047日止,具体的各种速遣费利息计算表(货币单位:美元)如下:

船名

速遣费确定金额

速遣费确定日

给付期限

计息起始日

计息截至日

计息期间

利率

利息

Ocean Queen

$127,124.31

2008-4-3

30

2008-5-3

2010-4-7

704

5.40%

$13,424.33

Sea Coral

$111,083.40

2008-4-19

30

2008-5-19

2010-4-7

688

5.40%

$11,463.81

Capitola

$105,587.57

2008-7-2

30

2008-8-1

2010-4-7

614

5.40%

$9,724. 62

合计

 

 

 

 

 

 

 

$34,612.75

 

5、申请人于2010730日针对被申请人《答辩状》提交如下反驳意见:

1 Ocean Queen轮与Sea Coral轮产生的滞期费己经实际支付给被申请人,被申谓人不得用已清偿的债权抵销其对申请人所负的速遣费的债务。被申请人在《答辩状》中主张的Ocean Queen轮与Sea Coral轮产生的滞期费,系两船在巴西的装运港产生的滞期费。依据申请人、被申请人以及巴西供货商(巴西V公司)之间的惯常做法,巴西装港滞期费由申请人向巴西V公司开具发票,指示巴西V公司最终支付给被申请人指定的代理公司,即大连YL船舶代理公司。

200849,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开具发票,指定大连YL船舶代理公司代为收取滞期费。申请人随后向巴西V 公司开具了两轮滞期费的《收款通知》,指示巴西V公司按照被申请人发票指定的账户信息进行汇款。此后,巴西V公司向被申请人指定的上述代理公司支付了Ocean Queen轮的滞期费共计96,674.73美元以及Sea Coral轮的滞期费共计166,526.69美元。

综上,申请人己经向被申请人支付了滞期费,被申请人滞期费的债权己经不存在。依据 《合同法》第99条的规定,只有当事人双方“互负到期债务”的情况下才能行使抵销权。本案中,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不负债务,因此被申请人不得用已经不存在的债权抵销其对申请人所负的速遣费债务。

2)申请人在仲裁请求中列明的速遣费金额、计息期间和利率均正确,被申请人认为前述各项存在错误的说法不成立。

a、计息数额

Ocean Queen轮与Sea Coral轮产生的滞期费已经支付给了被申请人,因而该滞期费不得抵销申请人主张的被申请人拖欠的上述两轮所涉的速遣费。被申请人应当支付的上述两轮速遣费的金额不受影响,因此,计算迟延支付利息的计息数额仍为: Ocean Queen127,124.31美元,Sea Coral111,083.40美元。三笔速遣费计息数额总计仍为:343,795.28美元。

b、计息期间

被申请人称2009429日由其提出的付款计划系双方合意的主张,于事实不符,且没有证据支持。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建议的付款计划只是被申请人单方向申请人发出的信函,仅为其单方的意思表示。其上没有申请人同意延期支付或放弃要求利息支付的表示,被申请人也未提交任何其它证据证明该付款计划为申请人所接受。既然该付款计划没有通过申请人的同意,也就对申请人没有拘束力,因此,不能改变依据《租船协议》而确定的相关速遣费的给付期限。

事实上,申请人没有与被申请人就速遣费支付的期限另行达成任何协议,也从未放弃对三笔速遣费迟延给付利息的请求权。因此,依据双方签订的并且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的《租船协议》确定的迟延利息的起算点分别为:Ocean Queen轮:200853日,Sea Coral轮: 2008年5月19,Capitola轮:200881日。截至201047日,三笔速遣费的迟延利息计息期间,依次为Ocean Queen轮:704天,Sea Coral轮:688天,Capitola轮:614天。

c、利率

由于三笔速遣费的计息期间均超过1年,因此应当适用中国人民银行1年至3年的同期贷款利率,即5.40%。

d MA200913号仲裁案并未作出任何生效裁决,被申请人主张的“债权”不存在,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抵销权行使的要求,不能抵销本案中申请人速遣费的债权主张。被申请人并不享有其主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99条规定的法定抵消权。作为抵销权行使的第一个前提就是“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这个“债务”必须是确定的、真实存在的并且没有争议的债务。本案中,由于MA200913号仲裁案并未作出任何生效裁决,被申请人主张的申请人对其所负的“债务”仅仅是被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不是事实上确定的真实存在的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债务。因此,被申请人以其不存在的债权抵销申请人在本案中的速遣费债权的主张,不符合《合同法》第99条规定的法定抵销的要件。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1、请求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被申请人支付拖欠申请人的速遣费,合计343,795.28美元;

2、请求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上述速遣费截至本仲裁案申请之日201047日的利息,总计34,612.75美元,以及自申请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上述速遣费的利息;

3、请求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被申请人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用。

(二)被申请人答辩称:

被申请人于201072日提交的书面答辩意见称:

1、针对申请人的第一项仲裁请求,被申请人确认涉案合同项下三个运输航次共产生速遣费343,795.28美元;然而,在Ocean Queen轮和Sea Coral轮运输航次,装港均有滞期费产生,分别是96,674.73美元和166,526.69美元,申请人对滞期费数额无异议,但一直未付。因此,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仅负有80,593.86 美元的支付义务,即(343,795.2896,674.73166 ,526.69)美元。

2、对于申请人第二项利息索赔,“计息数额”、“计息期间”以及“利率”方面都存在错误。

1)计息数额

由于Ocean Queen轮和Sea Coral轮两航次分别存在96,674.73美元和166,526.69 美元的滞期费对冲,因此,计算利息数额应该是抵销后的数额,即80,593.86美元,即[(127,124.3196,674.73) +111,083.40166,526.69+105,587. 57]

2)计息期间

虽然根据双方所签订的《租船协议》第11条第11.C款:“如果发生装、卸港滞期/速遣费,在完成卸货并提交相关单据后30天内支付”,但申请人后接受了被申请人于2009429日提出的付款计划:即127,124.31美元于20097月支付;111,083.40美元于20099月支付;105,587.57美元于200911月支付。因此,被申请人支付速遣费的义务应始于双方合意变更后的付款时间。因此,有关这三笔速遣费的利息计算最早只能始于20098l日、10l日和12l日。

由于前两个航次所产生的速遣费总额完全用以冲抵申请人应支付给被申请人的滞期费,第三笔速遣费的一部分也用于冲抵,因此,申请人有权利索赔的计息期间应始算于第三笔速遣费的付款截止日,即20091131日,因此,计息期间共128天(从200912l日至201047日)。

3)利率由于计息期间为128天,因此,应适用中国人民银行16个月的同期贷款利率,即4.86 %,而非申请人所主张的l3年期贷款利率5.4%

因此,利息数额应为1392.66美元[80,593.86× (128/360) ×4.86%]。

3、就被申请人所确认的上述款项,被申请人依法行使法定抵销权。

申请人于2008825日招标运输进口巴西CVRD矿粉,货量为16万吨,受载期为2008927日至2008106日,被申请人参与竞标,并于2008827日以 USD75.68/MT的价格中标,双方随后达成《租船协议》,约定由被申请人承运申请人散装铁矿总货量为160,000 吨,可依照船东意愿增加10%或减少10%。然而,申请人最终完全毁约,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向被申请人提供任何货物,而是另行招标,将涉案货物交与第三方运输。申请人的这一毁约行为,致使被申请人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约9,468,480.00美元。由于申请人拒绝就被申请人已经实际遭受的上述损失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被申请人就本纠纷已于200987日向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案件号码为XXXX

鉴于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负债务与题述仲裁请求系标的物种类、性质相同,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9条规定,被申请人主张将自己就本案中对申请人所承担的债务与本港国贸的债务抵销。特请求仲裁庭支持被申请人行使法定抵销权,驳回申请人仲裁请求。

4、被申请人于2010727日致函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确认:有关滞期费的内容系被申请人的仲裁抗辩内容之一,而不是正式提出的反请求。

5、被申请人于2010830日向仲裁庭提交的《答辩意见书》称:申请人所举出的三份补充证据并不能证明其已支付有关滞期费。其中,补充证据3既没有原件,也没有经过公证,被申请人对其真实性有疑义,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三)双方的主要争议

1、两份租船协议项下三艘船舶在卸港发生速遣费的给付;

2、同一租船协议项下两艘船在装港发生滞期费,被申请人要求与卸港速遣费对冲;

3、速遣费计息数额、期间和利率方面存在争议;

4、因双方另一租船协议争议案件已在仲裁委员会立案,被申请人请求支持行使法定抵销权。

 

二 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本案的管辖和法律适用

仲裁庭认为,申请人与被申清人分别于2008 l8日、2009417日签订的两份《租船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具有法律效力,也符合国际航运惯常做法。两份《租船协议》均在第25条中约定了仲裁条款:“本协议项下的任何纠纷应被友好解决。如无法达成一致,则该纠纷事件将被提交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按照该委员会的现行仲裁规则在中国北京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各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 双方对仲裁协议没有异议并分别进行了申请仲裁和答辩。据此,该仲裁协议合法有效,仲裁庭对本案有管辖权。

本案当事人双方签订的租船协议中,没有就适用的法律予以约定,但是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主张的请求或反驳被申请人请求时,被申请人在答辩中支持其主张时,引用的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的有关条款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据此,仲裁庭尊重双方的共同选择,本案应适用中国法律。

(二)关于本案两份租船协议下的速遣费

按照租船协议的约定,在双方当事人提交相关文件和计算速遣费的过程中,仲裁庭注意到以下相关事实:

1、关于OCEAN QUEEN

200843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电子邮件,并附上相关速遣费计算结果USD127,124.31,要求被申请人审核并确认该计算结果。200849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确认该轮的速遣费计算书正确无误。

2、关于SEA CORAL

2008418申请人将该轮相关文件和速遣费计算结果USD111,083.40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给被申请人,要求其予以确认。2008419日被申请人回电确认申请人的计算结果。

3、关于CAPITOLA

200872申请人将相关文件和速遣费计算结果USD113,650.07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给被申请人,要求其予以确认。20081230日被申请人回电申请人确认该轮速遣费USD113,650.07,滞期费USD8,062.50。前后两笔费用相冲充抵后,速遣费余额为USD105,587.57。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对此速遣费余额均未表示异议。

鉴于当事双方对上述三轮的速遣费计算金额均已达成一致意见,根据涉案租船协议的约定以及《合同法》第109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应该向申请人支付双方认可的速遣费,它们分别为:USD127,124.31 USD111,083.40USD105,587.57

在涉案的两份租船协议中均在第11C款对速遣费约定“在完成卸货并提交相关单据后30天内支付”。仲裁庭认为,该约定中的“相关单据”应该是当事双方确认的相关计算单据,因此被申请人应该在双方确认速遣费金额以后30天内向申请人支付。它们的付款期限分别为:200859日;2008519日;2009129日。

(三)关于利息以及利息起算问题

由于被申请人未能在约定的付款期限内向申请人及时付清应付的速遣费,这是一种违约行为。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对其违约行为应该承担责任。根据《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当事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它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对于申请人提出赔偿利息损失的请求,仲裁庭予以支持。

付款期限是双方约定的最后付款日期。就本案被申请人的付款责任而言,在付款期限内未能及时付清应付款项,则从该期限以后开始他就得承担违约责任。因此仲裁庭认为,上述三笔速遣费利息的起算时间分别为:2008510日;2008520日;2009130日。

(四)关于装港发生的滞期费与卸港速遣费进行冲抵问题

仲裁庭注意到:被申请人辩称Ocean Queen轮和Sea Coral轮在装港均有滞期费产生,分别是96,674.73美元和166,526,69美元;因此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仅负有80,593.86美元支付义务,即343,795.28美元 - 96,674.73 - 166,526.69;由于前两个航次所产生的速遣费总额完全用以冲抵申请人应支付给被申请人的滞期费,第三笔速遣费的一部分也用于冲抵。针对被申请人的辩护意见申请人反驳称:Ocean Queen轮与Sea Coral轮产生的滞期费己经实际支付给被申请人,被申请人不得用已清偿的债权抵销其对申请人所负的速遣费的债务;依据申请人、被申请人以及巴西供货商(巴西V公司)之间的惯常做法,巴西装港滞期费由申请人向巴西V公司开具发票,指示巴西V公司最终支付给被申请人指定的代理公司。 2008年4月9,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开具发票,指定大连YL船舶代理公司代为收取滞期费。此后,巴西V公司向被申请人指定的上述代理公司支付了Ocean Queen轮的滞期费共计96,674.73美元以及Sea Coral轮的滞期费共计166,526.69美元。综上,申请人己经向被申请人支付了滞期费,被申请人滞期费的债权己经不存在。

鉴于被申请人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在巴西装港的滞期费债权依然存在,而双方当事人均未向仲裁庭提出裁决上述两轮在巴西装港滞期费的申请,被申请人在本案中对此也未提出反请求。仲裁庭对被申请人依据《合同法》第99条规定行使债务抵销权的请求不予支持。

(五)关于行使法定抵销权问题

仲裁庭注意到被申请人在答辩书中提出本案所涉及的速遣费与另一份租船协议纠纷案债权行使法定抵销权。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所述另一租船协议索赔案已于200987日向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并已被受理,案号为XXXX;但被申请人未向本仲裁庭提交该案业已裁决及被裁定的具体债务数额的证明文件;被申请人主张的申请人对其所负债务及数额系未知的。因此,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主张其在XXXX案中所涉租船协议债权抵销申请人在本案中的速遣费债权的请求,难以满足《合同法》第99条规定的法定抵销的要件。

 

三 裁   

 

根据上述意见,仲裁庭一致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应当在本案裁决之日起三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本案所涉两份租船协议项下三个航次在卸港发生的速遣费343,795.28美元以及至实际付款之日为止的相应利息。

(二)利息起算日:Ocean Queen 127,124.31美元自2008510日起算;Sea Coral 111,083.40美元自2008520日起算;Capitola105,587.57美元2009130日起算;上述三笔速遣费的利率应适用中国人民银行的同期贷款利率。

(三)本案仲裁费为人民币XXXX元,全部由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在提请仲裁时已预缴仲裁费人民币XXXX元,被申请人应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三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垫付的仲裁费XXXX元。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以下无正文)

评述:

本案是一件航次租船协议纠纷,涉及滞期费、速遣费及法定抵消权。双方对速遣费的存在及利息等争议不大,争议的焦点在于被申请人是否可以行使抵消权。申请人请求被申请人支付速遣费,而被申请人则认主张行使债务抵消权及法定抵消权,以申请人所欠的滞期费债权和双方另一租船协议纠纷案中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享有的债权来抵消速遣费。仲裁庭经审理认为:被申请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享有对申请人的滞期费债权,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在另一租船协议纠纷案件中享有对申请人的债权,并据此驳回了被申请人行使抵消权的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9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该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消,但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合同性质不得抵消的除外。”仲裁庭在查明被申请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对申请人享有债权后,遂做出驳回被申请人行使抵消全的请求的做法于法有据。

                                     

(作者:中国仲裁网 )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