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闻是评论

一个泛仲裁化的幽灵在中国商事仲裁的上空彷徨

2009-04-14 12:17:23 浏览次数:4956

现代意义上之各国仲裁,究其历史之渊源、现今之运作,所受理、裁决处理的纠纷,我以为莫不是在商事之范围内。此说,亦可从一些著名的仲裁机构,如: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国际商会仲裁院、英国伦敦仲裁院、美国仲裁协会国际争议解决中心、瑞士苏黎世商会仲裁院、日本国际商事仲裁协会、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和新加坡国际商事仲裁中心等,其名称和其权力、意思表示机关的性质可知一二,不用多叙述。


我国现代意义上的仲裁,则从清末的清政府于1904年初颁行了《商会简明章程》规定“凡华商遇有纠葛,可赴商会告知总理,定期邀集各董秉公理论,一众公断”,可知始于此。一些商会还成立了专门的商事仲裁机构如理案处、评议处等,聘请素有名望、公正的会员担任评议员。1909年,成都商务总会首倡成立了“商事裁判所”,旨在“和平处理商业上之纠葛,以保商规,息商累”。其他各地商会亦随之设立了商事裁判所负责受理商事纠纷,并规定“凡商品一切诉讼案件概归商务裁判所办理。民初的北洋政府于19269月公布了《修正商事公断处章程》及其办事细则。此后尽管社会动荡、政权更迭,近代中国商事仲裁制度的演进与商会的发展相始终,而且仲裁组织的发展本身就是商会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最初的评议处至商事裁判所、再到商事公断处的建立,商事仲裁组织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由非正规到正规的发展过程。


新中国建国后,我们的老大哥“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自1956年成立时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对外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至今,不论其几次名称变化,都有“经济贸易”四字。显然“经济贸易”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指的“商事”领域。而从其五十年来受理的案件性质来看,亦是在商事范畴之内。


1995年以来,新组建的一百多家仲裁机构受理案件性质的范围也多是在商事范畴之内。


近年我国大陆地区仲裁界在强调仲裁发展工作机制市场化的思路以来,所有的仲裁人感受到了众多仲裁创新举措的信息。笔者注意到,这些众多仲裁创新举措涉及的领域多已超出商事争议的范畴,它们在突破传统的商事仲裁领域的基础上,已经进入比商事法律关系领域更广泛、更深入的民事法律关系领域,甚至还有触及行政法律关系领域的试图;笔者也注意到这些都还是在实践层面上践行着,而在仲裁法学学术理论界尚未见到系统的阐述。


我国《仲裁法》第二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笔者经与前述创新举措的创新者和积极的推行者讨论、交流过,大多数的创新者和积极的推行者几乎都有以下几点共识:


1、跨出商事争议仲裁范畴之创新举措的法律依据是《仲裁法》第二条中的:“......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注意:都极其惊人地没有提到“平等主体”四字),也有人认为第二条中的“合同纠纷”不能作狭义的商事合同解释,而应当作广义的民事合同解释;


2、仲裁工作不能局限于商事争议范畴,仲裁事业要发展,就必须与时俱进;


3、跨出商事争议仲裁范畴,到更广阔的民事争议领域里开展仲裁工作,完全可以使我国的仲裁事业开创新的天地,并且将使我国仲裁事业第二次创业出现一个崭新的局面;


4、至于跨出商事争议仲裁范畴之创新举措,在仲裁法学理论研究上的问题,那是可以放在“伟大的实践”之后的事情;


5、仲裁界决策高层对创新的实践是支持的。


这种把理论研究放在其后的跨出商事争议仲裁范畴之创新举措,就是先干了再说的“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实践中错了,改过来就是了的践行,可称之为“泛仲裁化现象”。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仲裁界的资深人士在“泛仲裁化现象”面前似乎根本就没有准备;而仲裁学术理论界则保持了沉默,是否在继续观察、思考呢?因此,对“泛仲裁化现象”,我国仲裁界至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地开始认真的、积极的讨论和研究。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决策高层对这样的实践是支持的,尽管这并不意味着我国仲裁界已经对此作出了选择,尽管还远未上升到作出了决策的高度,尽管还只是在探索、在摸着石头过河......


显然,我国大陆地区仲裁界面对近年出现的“泛仲裁化”与传统的商事仲裁这两个方面是应当作出选择的。是商事仲裁领域已经根本不够我们仲裁发展工作创新发展的需要了吗?或者俗而言之:商事仲裁领域已经不够我们吃的了?或者进而问之:我们要跨出商事仲裁领域的创新举措的原始动力是什么呢?这样问之,或许能让我们稍稍冷静一下来思考。


马克思于1848年在《共产党宣言》开篇第一页的第一行写道:“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的上空彷徨......”100多年后的上个世纪中叶,二战后的欧洲成了粉红色的欧洲;40余年后的上个世纪末,两德统一、苏东剧变;记不得是那位欧洲作家面对使他目瞪口呆的变化,忧郁地写道:“:一个欧洲的幽灵在共产主义世界的上空彷徨”。


21世纪第6个年头的初秋,我们也借这个表述的方式来说一下:


“一个泛仲裁化的幽灵在中国商事仲裁的上空彷徨......”


是的,在社会转型期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仲裁人面对自己的仲裁事业、仲裁发展工作的“泛仲裁化”不断升温,迅速变化的现实,应当明白事业、工作和现实已经不容我们停在发展的道路旁冷静下来思考了;我们已经处在丛林里行军的选择、决策之中。


也不记得是那一位诗人写道“丛林中的两条路在我们面前分开,我们选择了一条多年不为人行的路,这将使我们的一切从此与众不同......”


在经济转型期的市场经济大潮下,我国大陆地区仲裁制度的发展之路必然也存在不同路径的选择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截然不同的后果。


水是因为没有退路,才形成了美丽的瀑布,才形成大江大河;才将积压下来的磨难和紧张,骚动着,剧烈地向前,奔流到海不复回;然而却也可能像一条奔向干涸尽头的内陆河流,不再回顾身后的一切。


善良、正直、勤勉、诚实的几代中国仲裁人准备好了吗?


 

(作者:闻思修 )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