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仲裁网 > 人物访谈

费宗掉先生谈仲裁法的修改

2007-04-12 03:22:00 浏览次数:14686

 

 

 

近两年,国内学者及仲裁业内人士的大会、小会都在热议仲裁法的修改问题。本网刊出的有关仲裁法修改、体制创新的文章也经常被众多关心仲裁事业的网友跟贴。因此,为了解更多的关于仲裁法修改的信息以及学者对仲裁法修改的看法,本网利用在长沙召开的中国仲裁论坛的机会,采访了国内资深仲裁专家、现行仲裁法的起草人之一的费宗掉先生。

 
 

 中国仲裁网:现在仲裁界都在谈论仲裁法的修改问题,据您所知,仲裁法修改工作是否已提上日程了?

 
费宗掉(下称费老):现在这个问题讨论得很热闹。仲裁法的修改,据我所知,今年、明年立法机关的日程还没排上。今年颁布物权法之后是修订民诉法,主要是修改在审和执行部分。当然民诉法的执行部分与仲裁有点关系。第二个是侵权行为法。仲裁法的修改没有列入今明两年的立法规划,但不等于大家没有这个呼声。实践部门和理论界都有要求,感觉到有些方面不适应发展。

 
中国仲裁网:您曾是1994年中国仲裁法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对于1994年的仲裁法您有何评价?

 
费老: 1994年颁布的仲裁法在中国仲裁发展史上是一座重要的里程碑,它的重要意义在于:第一,就是否定了原有的行政仲裁。第二总结了贸仲经验并参照国际通用做法确定了仲裁法的基本原则、基本架构。比如仲裁的民间性质,比如以当事人的仲裁协议为基础,或裁或审、一裁终局问题、司法监督等等,跟国际通行做法都是一致的。

 
中国仲裁网:现在对如何修改仲裁法,社会各界的看法差异很大,从您参与1994年仲裁法的起草与讨论看,您对修改仲裁法有何看法。

 
费老:仲裁法是要修改,但是这些基本原则是不能动的,修改了这些东西,即使是一条,也是大改!听说现在有一种说法,仲裁法是不能大改、不能中改、只能小改。大改小改不是数量问题,关键看改什么。例如,将中国仲裁协会从自律性组织改为管理型机构,哪怕就这一条我看也是大改,而不是小改!现在关键问题在于民间性。我是参与了仲裁法的起草和讨论的。在仲裁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之前,全面的一次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和财经委员会联合召开的讨论会中,我提出,第一个,设区的市都可以设仲裁机构实在太多了,没有必要,每个省自治区首府所在地的市,加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就够多了。当时人大主管立法的同志就说为了便民,比如说新疆的边疆贸易纠纷在当地处理就可以了不必到北京来。但他忽略了仲裁机构是当事人选择的,还是在类比法院,没有扭转过来。第二,我提出,我们应当对仲裁机构明确定性是民间组织,当时有位负责同志说,世界各国的仲裁法哪有写这一条的?我说其他国家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国家是从行政仲裁转化过来的,有这个需要。后来经过研究,采取了一个反面的说法,说仲裁机构与行政机关没有隶属关系,仲裁机构相互之间也没有隶属关系,仲裁协会与仲裁机构也没有隶属关系。因此仲裁的民间性问题是确定无疑的,只是换了个表述方法。

 
中国仲裁网:您对修改仲裁法有何具体建议呢?

 
费老:修改仲裁法是要在坚持原来基本原则、根本精神前提下进行。修改仲裁法应当针对实施以来出现的问题,克服已经出现的一些不良倾向,譬如仲裁诉讼化问题、行政化问题,滥用司法监督问题。我提出以下修改建议:

 
第一,关于仲裁机构,为了突出民间性,有几点要考虑保障民间性。1,明确现职行政官员同现职法官、检察官一样不能担任仲裁委员会的成员和仲裁员。2,仲裁委员会成员不是由行政机构聘任、任命,而是由全体仲裁员选举产生的。过去组建初期没有办法,现在仲裁员都有了,委员会由仲裁员产生更能够体现机构民间性。3,仲裁员名册是推荐性,而不是限制性的,当事人有权选择名册外仲裁员。4,仲裁机构强化服务性,淡化管理性。有同志提出应当允许搞临时仲裁,临时仲裁最能体现仲裁的民间性,但在中国实际执行的确有一些困难,但仲裁机构服务性增强了,管理性淡化了,我想这个问题也是可以同样解决。

 
第二,对仲裁协议的限制要放宽。当时仲裁法要求写明仲裁机构名称等是考虑到我国有许多仲裁机构的现状。我认为,只要当事人表达了提交仲裁的真实意思,仲裁协议就应当是有效的,其他内容都属于补充性的,但不能作为是否有效的条件。再一点,仲裁法第20条,关于仲裁协议效力认定问题,我当时就反对。哪有一个案子一方当事人向仲裁委员会就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异议,另一方则同时向法院就仲裁效力提出异议?这种情况实际不太可能发生,实践中,更多的情况是一方向仲裁机构提起仲裁,另一方向法院起诉。我建议将仲裁法第20条第1款后半段改为,仲裁协议包括仲裁协议是否存在、仲裁协议是否有效、当事人是否具备仲裁之法律授权应当由仲裁庭作出决定,仲裁庭作出后,当事人如果认为有异议,可以向法院提出,由法院裁定。以后当事人再不能以仲裁协议效力问题申请撤销或不予执行。

 
第三,关于仲裁庭的组成。强调仲裁员的披露义务。

 
第四,关于开庭和裁决问题。我们在仲裁程序方面不能不受到司法监督影响,法院往往要求仲裁庭开庭程序完全按照法院诉讼的那一套包括证据出示与质证程序来作。仲裁有别于诉讼就在于仲裁的程序比较灵活、尊重当事人的意志、简便易行的特点和优势。仲裁程序应当允许当事人自己的选定,给当事人更大的自主权。对于证据怎么交换,为何质证,书面审理还是开庭审理,都可以由当事人决定,只要能够保证当事人行使正当的程序权利,包括陈述自己意见,进行辩论等等就可以了,不能因为证据没有按照仲裁法第45条关于当庭质证的规定,就撤销仲裁裁决。仲裁法这一条是抄民诉法的,忘记了仲裁和诉讼的区别。这些规定都过于死板,影响仲裁优势的发挥。仲裁法第51条规定仲裁既可以制作调解书、也可以制作裁决书,我觉得即使经仲裁庭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的也以制作裁决书较好。

 
关于多数意见、少数意见问题,我认为仲裁裁决依多数意见作出没有问题,但多数意见不一定就是对的,少数意见不一定是错的。如果占少数的不在裁决书签字的仲裁员要求将其意见向当事人披露,或者当事人要求披露少数仲裁员的意见,我认为应将少数仲裁员的不同意见作为裁决书的附件发送给当事人。

 
第五,司法审查问题。第一,建议涉内涉外撤销和不予执行的标准统一。我主张向涉外标准靠拢,不作实体审查。第二,撤销和不予执行的条件应当统一。第三,建议把现在对于国内仲裁都有两个程序的办法改为国内案件不再有不予执行问题。有异议就纳入撤销程序,撤销的申请被驳回后不能再申请不予执行。对于国外裁决,只有是否执行问题。如果外国仲裁机构选择中国作为仲裁地的话,中国法院可以监督,可以撤销。这种裁决看作什么裁决的问题,我认为应当看作中国裁决,可以撤销。

 
(根据谈话录音整理)

(作者:费宗掉 )
分享到:

新闻表情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共9人参与,点击查看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留言

仲裁调查

您作为仲裁案件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在仲裁案件中选择仲裁员时,您最看重的是什么因素?

仲裁员的知名度;
仲裁员的办案经验和能力;
是否可以和该仲裁员沟通联系;
其他原因.

关于仲裁网|专家顾问|广告链接|合作伙伴|运营团队|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2011仲裁网京ICP备05001915号